館 藏 編 號 :DV03413
音樂出版號:CMD2289
演 出 者:

Yavuz Bingol
Hatice Aslan
Rufat Sungar
Ercan Kesal
Nuri Bilge Ceylan

Title 
3隻猴子
Three Monkeys


2008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獎
土語發音 ; 中英文字幕

摘自 3隻猴子官方網站

《3隻猴子》(Three Monkeys)是土耳其大師努瑞貝其錫蘭(Nuri Bilge Ceylan)的最新作品,電影在一片好評聲中,勇奪了今年坎城影展的最佳導演獎。它無疑是錫蘭從影以來最具野心、最挑逗人性的極品,也是今年坎城影展最令觀眾、媒體及影評人同感讚嘆的奇作。精采的轉折、悲涼的自嘲、慾望的挑動刻劃,以及對道德的反諷,在在都能在片中明顯感受到。

《3隻猴子》片名語出日本著名的「三不猿」,即三隻分別捂住眼睛、耳朵和嘴巴的猴子,意喻不看、不聽與不說。導演錫蘭以「3隻猴子」為片名,譬喻了電影中這個三人小家庭,總是不聽、不看、不說地逃避現實,不願面對真相地故意忽略掉他們不想在乎的事,僅汲汲於眼前的欲望!

本片劇情以一起意外命案作為開端…,一個駕車肇事的老闆,一個替人頂罪的男子,一個情慾出軌的女子,一個目睹真相的學生…,僅僅四個簡單的角色,就將欺瞞、貪婪、癡迷、情慾,放縱到一種不堪收拾的局面,並逐步考驗著片中本應親密袒裎的一家三口。而結束前所發生的另一起命案,表面看似化解了危機,卻更是對他們的另一波嚴峻考驗的開始,更將這個三人家庭逼近了崩解的邊緣…。

《3隻猴子》於是從〝慾放難收〞,陷入到〝慾罷不能〞的地步…。

劇情簡介

老闆賽維特在深夜裡開車回家,卻不慎在滂沱大雨中撞死了人。驚魂甫定的他,立即打電話叫醒他的司機尤波,要求尤波為這起意外命案來頂罪。由於此時正值老闆競選之際,他若出了事,尤波也會跟著丟工作。尤波只好一肩扛起刑責,代替老闆入了獄,並交代妻子哈瑟不要將實情告訴兒子…。

沒想到尤波一入獄,老闆便勾引了他的妻子…。

導演簡介

打從年輕時,一直令我好奇、疑惑並且同時感到驚嚇的,就是人類那無法預期的心理活動。看到人們心裡同時存在著統治的慾望與寬恕的潛力;又同時崇尚最神聖的事物,並汲汲於陳腐無比的俗事;嚮往愛情的不可捉摸,卻又臣服於命運的不可動搖…;這一切的一切,總是令我感到震驚不已。因此,處理人們這無法被確切描述與理解的內心世界,就成了我拍攝《3隻猴子》的最根本動力。

這部電影企圖以圍繞在四個角色間、複雜又暴力的連串事件,來呈現我上述所提及的獨特情緒與心理狀態。我們試圖將那些佔據在腦海中抽象的想法、信仰以及觀念上的衝突,藉由角色的刻劃,來使它們更具戲劇性。其中最令我著迷的,是那些偏離了原途、不經意摧毀一切的「脫軌」--好比一位勇敢的人,突然恐懼地跪倒在地;抑或是一位膽小的懦夫,在頃刻間變得無比勇猛。我們試圖藉由這樣的意外偏差,來理解並且呈現屬於我們、以及人性上的奇妙特點。

努瑞貝其錫蘭(Nuri Bilge Ceylan)可說是當今最重要的導演之一。他的作品經常以日常生活的繁瑣與人際間的微妙互動,呈現出現代特有的疏離冷漠。力行極簡主義的錫蘭,時常一人身兼影片的編導與攝影,甚至親自演出,抑或情商自己家人參與,也因此使他的電影充滿著極濃厚的生活感,以及那屬於錫蘭的獨特味道。

1959年出生於伊斯坦堡,擁有電子工程學位的努瑞貝其錫蘭,因於軍中服役時讀了羅曼波蘭斯基的自傳,而立下從影的決心。退伍後,錫蘭進入伊斯坦堡的 Mimar Sinan University攻讀電影,卻於兩年後輟學,直接以攝影師的身分踏入了電影圈。「我認為實踐,比在課堂上學習更為重要…」錫蘭表示,而事實也證明如此。歷經多年紮實的基礎訓練後,努瑞貝其錫蘭於1995年所拍攝的短片《繭》(Cocoon),一鳴驚人地入選坎城影展的短片競賽;而在繼之的幾年裡,影展的榮耀─特別是坎城影展─似乎與錫蘭再也分不開。

1997年,錫蘭的首部劇情長片《小鎮》(The Small Town),榮獲柏林影展「青年導演論壇」最佳影片;99年的《五月雲》(Cloud Of May)則更進一步地入選為正式競賽片。2002年的《遠方》(Distant),是錫蘭首度叩關坎城影展的重要之作,並一舉奪下了評審團大獎與最佳男演員兩項大獎。2006年的《適合分手的天氣》(Climates)則獲得了坎城影展影評人費比西獎。而今年,錫蘭的新作《3隻猴子》則似乎以總結了他近年旺盛藝術創作力的氣勢,將他一舉推上了生涯的新高,奪下了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的殊榮。

努瑞貝其錫蘭在《3隻猴子》裡,以日本「三不猿」的意涵,暗喻了現今社會冷漠與汲汲近利的短視心態。錯綜的人物關係,以及充滿衝突的戲劇張力,彷如一把垂懸桌邊的利刃,教人看得膽顫心驚。電影以極簡的意涵,大膽犀利地揭露了性別待遇、階級貧富、道德考驗與偽善充斥等社會現象。而從震撼的劇情與絕美的影像相互輝映中,更可看出了努瑞貝其錫蘭對個人、乃至對社會最深沉的省思。

演員簡介

尤烏斯賓各(Yavuz Bingol)生於1964年,是土耳其知名的民謠歌手與演員。有著粗獷外型的他,於25歲時與友人組成樂團「Umuda Ezgi」出道,憑藉著獨特的曲風,獲得了歌迷的愛戴。六年後,尤烏斯賓各選擇了單飛,並陸續發行了數張暢銷的個人專輯。他同時也是位知名的演員,並參與過多部土耳其電視影集的演出。

尤烏斯賓各在《3隻猴子》裡,飾演丈夫尤波。奉老闆之命入獄頂罪的他,期望能以自己小小的犧牲,為長久經濟拮据的家庭換來一絲溫飽。沒想到,當他在獄中艱苦度日時,他所心寄的妻兒卻因為無法抵擋心中的慾望,而以各式的謊言矇蔽、欺騙,令他心寒不已…。

土耳其性感女星哈提婕奧獅蘭(Hatice Aslan)於1962年出生於土耳其的馬拉蒂亞(Malatya),大學時就讀於安卡拉大學的音樂與表演學系,之後並進入伊茲密爾音樂學院攻讀碩士。畢業後,哈提婕奧獅蘭則進入了「伊斯坦堡國家劇院」擔任舞台劇演員,同時並參與多部電視戲劇的演出,亮眼的表現吸引了導演努瑞貝其錫蘭的目光,於是欽點她出任《3隻猴子》女主角。這也是哈提婕奧獅蘭所主演的第一部電影作品。

哈提婕奧獅蘭在《3隻猴子》裡,飾演妻子哈瑟。丈夫不在家的日子,努力維持表面平靜的她,卻因空虛寂寞而禁不住老闆的引誘而出軌…。對哈瑟來說,偷情不僅讓她獲得了肉體的滿足,更使她得以逃離長久以來令她沮喪的現實。卻不料她所追求的肉慾,竟將這平凡的家庭捲進了一場始料未及的風暴…。

魯法特松格爾(Rufat Sungar)1983年出生於伊斯坦堡,畢業於伊斯坦堡大學的戲劇系。有著帥氣外型的魯法特松格爾,因為試鏡時表現優異,而被導演努瑞貝其錫蘭拔擢為片中的主角之一。在片中有超齡及成熟演出的他,不僅精湛演技博得了國際影評人的讚揚,就連《3隻猴子》在坎城宣傳時,身為評審之一的好萊塢女星娜塔莉波曼,都特地前來向這位年輕的小帥哥致意。

魯法特松格爾在《3隻猴子》裡,飾演兒子伊斯麥。面對父親的入獄、母親的偷情,將一切的虛假與謊言都看在眼裡的他,理應挺身戳破這些偽善,然而伊斯麥卻保持緘默,並且將所有的秘密,一一換成了自己手中的籌碼。他更為了滿足物慾,開始對人予取予求…。

艾爾森凱索(Ercan Kesal)1959年出生於土耳其的阿凡諾斯(Avanos),畢業於Ege University的牙醫系。長期以來對探索各種社會現象極有興趣的艾爾森,曾將自己年輕時於各地行醫的所見所聞紀錄成文字出版,而他對土耳其本地的關注最是熱衷。才華洋溢的艾爾森,不僅是個仁心仁術的醫生,同時也是個演藝精湛的演員,曾演出錫蘭的獲獎電影《遠方》。《3隻猴子》則是他二度參與、並與錫蘭夫婦共同編寫劇本的代表作。

艾爾森凱索在電影《3隻猴子》裡,飾演老闆賽維特。開車意外肇事的他,因擔心即將到來的選舉會受到波及,而以他的金錢和權勢,來交換司機尤波代他頂罪入獄。原本答應一肩扛起照料尤波家人責任的他,卻意外地與尤波的妻子產生了一段地下情…。色慾薰心之下,果然為他帶來了難以收拾的局面…。

聞天祥影評

如果只把「故事」擺出來,土耳其導演努瑞貝其錫蘭的每一部電影恐怕都沒有什麼吸引力,但他真的懂得怎麼「拍電影」。給他一個平凡的三口之家加上丈夫的老闆,他就能端出《3隻猴子》這部重擊心靈的作品,證明他在國際影壇備受器重的實力何在。

電影一開始,光看他怎麼處理肇事逃逸的車禍場面,大概就察覺得到這個導演的不尋常。不再是刺眼的光芒、尖銳的煞車聲加上旋轉的鏡頭,而是縮在角落驚魂甫定,卻又不敢置信、暗自啜泣的大男人。每個人都有想要逃避的事情,然而當你以為處置得當後,卻沒想到可能要付出更大的代價。

肇事男子正準備要參選,如果他被抓了就前功盡棄,於是用錢讓不在場的司機頂罪。司機答應了,因為家人不但可以照領她的薪水,服刑完畢後還有一大筆錢拿。誰知就在這段時間,老闆和司機的老婆發生了關係(而且讓女方認為這才是她所等待的真愛),無意間得知真相的兒子儘管狠狠斥責了母親,但母親幫他跟老闆預支的那筆買車錢,要不要拿呢?出獄後的丈夫發現了事實,他要怎麼面對這個難堪的局面?然後一個三人都可能涉嫌的命案發生了,厲害的不是找出誰是真正兇手,而是要怎麼解決這件事?一如當初老闆的息事寧人。於是《3隻猴子》不僅從片名援用了日本著名的「三不猿」典故,以三隻分別捂住眼睛、耳朵和嘴巴的猴子,比喻不看、不聽與不說,諷刺地道出這個家庭的問題。甚至在它的結尾展現出一種有如輪迴卻緊迫逼人的氣勢,揮之不去。

相較於過去的作品,《3隻猴子》已經是努瑞貝其錫蘭最鮮明也最容易看的電影,他不僅成功逼現出道德的複雜性,更鬼斧神工地以鏡頭捕捉自然景象卻用作直指人心。那嘈雜的畫外環境音、不時把窗簾吹進屋裡的風、甚至天際雲彩陽光陰影的變化,都充分達到弦外之音。放眼當今影壇,鮮少有人比得上他以景喻情的神乎奇技。

而更令人驚訝的是個濕淋淋的小鬼!他令人摒息的出場方式,證明了努瑞貝其錫蘭場面調度的精準外,選這家人最脆弱的時刻分別出現在不同成員面前,似乎象徵了另一個說不出口的傷痕。他擴大、蔓延了痛楚,甚至切破了這個原本看似封閉的結構,讓你多一些疑惑、多些想像,並意在言外地暗示這個家庭逃避的不只是我們目睹的事件而已,更早之前,他們即已是《3隻猴子》。

簡簡單單的故事、角色,開啟的卻是一點都不簡單的內涵與創意。而且一旦進入到精心佈局的電影語言裡,就毫無枯燥可言。那扇在同個屋簷下卻隔出不同空間的門、那個既寬敞卻也讓人擔心角色會想不開而加以利用的天台,總能讓你感受到意想不到的張力,拉扯著你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