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3891
音樂出版號:075 077-2
演 出 者:

賈第納
革命與浪漫管弦樂團

Title 
白遼士
幻想交響曲


VCD


摘自 亦軒耳機音樂世界網站

白遼士的幻想交響曲解說
一般初聽古典音樂的人,最害怕的莫過於面對一堆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的音符。音樂的抽象性可以嚇跑許多想要親近古典音樂的人。當一部作品具有強烈故事性、敘事性時,往往就能夠輕易引人入勝。就這一個觀點來看,Berlioz的「幻想交響曲」就成為一個不錯的選擇。對於剛步入古典音樂殿堂的人,「幻想交響曲」的故事性,使這首曲子比Brahms或Beethoven的交響曲更容易親近。

Berlioz 應該是音樂史上的一個異類,因為他並沒有受過多少正式的音樂教育,但奇的是他的作品總是有著極為豐富的管絃樂色彩。或許就是因為不嫻熟任何一種樂器,管弦樂團就成為他唯一寫作的媒介,他最擅長操弄的,就是一整個管弦樂團。這一點,似可以充分說明Berlioz作品中處處顯現在管弦樂配器與色彩上的天才靈光。「幻想交響曲」雖然不是他最早的作品,但肯定是他最早的成熟且成功之作。幻想交響曲一出,Berlioz 的音樂地位才算確立。

Berlioz 是個對藝術有高度敏感的人物,他24歲時醉心於Beethoven與Goethe的「浮士德」,當英國戲劇團到巴黎演出「哈姆雷特」後,他又成為莎翁的狂熱追隨者。「哈姆雷特」也帶給他一段意外的遭遇:他開始迷戀當劇中主演女主角的Harrit Smithson小姐。他的愛情是如此這般的狂熱,可惜我們的女伶卻絲毫不知。狂熱的單戀,加上「浮士德」這部作品帶給他的影響,他竟然墮入了自己的幻想世界--可貴的是他把這樣的情感發之於音樂,譜成這首充滿自傳意味的奇特交響曲。他曾經自費開了場音樂會,曲目全是他自己的作品,當然也是為了獲取名伶的注意,可惜伊人不但沒有出席這場音樂會,連報導都是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才讀到的。

對於當時所有醉心於浪漫主義的知識份子而言,「幻想交響曲」所代表的意義是很鮮明的:當文學與藝術作品對一般人來說過於大膽與狂幻時,它們所能真正表達「人類靈魂本身」的能力仍力有未逮,唯獨音樂可以辦到。浪漫主義最鍾愛的題材:悲戀、激情、昇華式的柔美、絕望、死亡、夢魘與超自然力,全部在Berlioz的手上出現。經由「幻想交響曲」,浪漫主義的活躍份子終於發現:音樂應該是一種浪漫藝術,它所能表達的遠遠超出所有人的想像。

「幻想交響曲」本身有一些很重要的特質。首先,它是一首非常標準的標題音樂,所有的樂章完全按照著標題的內容往下演進。在它之前的作品,也有加標題的,但是十之八九不是作曲家親提,同時曲子內容與標題也沒有多少關係。『命運』、『英雄』、『合唱』乃至於『朱彼得』、『月光』、『哈弗納』都是如此,而海頓的作品則是標題與曲子完全沒有關係。另外,它的五樂章結構也和傳統的交響曲背道而馳--海頓曾經有過六個樂章的交響曲(第六十號『愚笨之人』),但那畢竟是特例。曲子使用了大編制的樂團,用了一些以往少見的樂器: 土巴低音號--一種大而笨重的樂器; 豎琴、降e 調豎笛與鐘琴。其間的管絃樂法大膽而畸型變則,是古典交響曲中所罕見的。曲子中所包含的強烈而不曖昧的情感與焦躁不安更是古典時期很少見的。

不過,真正讓當時的音樂學者懷疑的是:Berlioz捨棄了自Haydn以降,到Beethoven為止,發展已經十分成熟的奏鳴曲式。五個樂章,沒有一個固定的曲式在主宰:沒有輪旋曲,沒有奏鳴曲式,更別提什麼「呈示、發展、再現」,任何想要在曲子裡找到一點「古典規則之蛛絲馬跡」的音樂學者,到後來都發現他們是白忙一場。讓Bach等諸前輩更嚇出一身冷汗的是:Berlioz並沒有預設調性,各個樂章全然按照最適合所設定情景的調性鋪呈。Berlioz當然還沒有「天才」到像Arnold Schoenberg那樣支手推翻十二平均律的能力,但他視傳統交響曲的調性規則如無物卻是不爭的事實。

說這交響曲「沒有規則」倒也言過其實。這首曲子最重要的「規則」是「固定樂念」的使用,這個特質可以說是後來華格納「主導動機」的始祖。所謂的「固定樂念」是指一個特定的樂句,不論它在哪裡出現,代表的人或事物都是一樣的,而且這個樂念貫穿了各個樂章,使全曲有機的連接起來。在「幻想交響曲」中,這個固定樂念所代表的就是戀人,貫穿五個樂章,雖然出場的表達方式或有不同。就這一個面向上來看,「看似沒有規則的規則」卻強化整部作品的一致性,這使得「幻想交響曲」成為一部「五樂章形式的戲劇交響曲」,簡直就是後來Romeo et Juliette的先聲。

在1832年出版的總譜上,Berlioz 自己加了一段自白性的序言,大意是: 「某一具有病態感受性與豐富想像力的青年音樂家,為了不堪激情的折磨而吞服鴉片自盡,但因藥量不足未能將他致死。他陷入了昏迷狀態中,夢見了奇形怪狀的各種幻象。在夢幻中,他的官能、感性與回憶,形成音樂的影像與思想出現在病態的腦海裡。他所戀慕的女性,化成一個旋律型態,猶如固定觀念不斷的浮現出來。」這裡所謂的「青年音樂家」,我們毋寧看作為Berlioz 自己,而這位戀慕的女士當然就是Smithson小姐了。這首曲子是在1830年完成,當年十二月五日正式公演。據說有些部份他寫的辛苦異常,苦思數日猶無法寫完一個樂句,而有些部份卻單憑靈感,三兩下揮就而成。首演當天「舞會」、「向刑場前進」與「妖魔祝日夜之夢」大獲喝采。Berlioz絕大部分的作品在生前演出時幾乎都遭到惡評,「幻想交響曲」倒成了一個例外。

第一樂章「夢與熱情」,這是一個由慢轉快的樂章,但是千萬不要拿海頓的交響曲來比較這首交響曲。這個樂章的標題: 「最初,心理狀態不穩的青年音樂家,在回憶邂逅愛人以前所經驗到的心理上倦怠、漠然的憧憬以及黯淡的憂鬱。後來,由於遇見了愛人而突然點燃了熾熱的戀火。然而狂亂的苦惱、忌妒的憤怒接在後頭。戀情再度增強,但是不久又恢復了原來的平靜。最後,音樂在宗教性的慰藉中結束。」長大而緩慢的序奏與後半部的激情形成強烈的對比,而「固定樂念」則有轉化音樂的作用。這個樂念由裝了弱音器的小提琴吟唱出來。樂章尾奏部分,本該是以激動的強總奏結束,Berlioz卻反其道而行的以緩慢又具有冥想氣質的旋律為這個樂章打下句點。

第二樂章「舞會」,三拍華爾滋,但是這個樂章的舞曲是不能拿來跳的,雖然明寫是八分之三拍,但是這個舞曲有點像吃了迷幻藥的感覺,有一腳是踏空的。這個樂章的標題: 「在喧鬧狂歡的節日舞會上,他再度見到了愛人。」戀人的主題夾雜在歡樂的圓舞曲之中,由木管吹奏,悄悄的露臉,又被人潮擠散而消失。這個樂章最引人注意的是豎琴的使用,以及木管與弦樂之間天衣無縫的交錯,鮮明的刻畫出舞會上衣香鬢影,燈火樓台的情景,代表戀人的雙簧管更傳神的傳達出戀人忽遠忽近的意象。

第三樂章「野景」,是個音畫樂章,描繪出幽靜恬淡的原野風光,由英國管與雙簧管的應答開始,看似平靜的原野,其實暗潮洶湧,與「田園」中的閒適味道大異其趣。樂章標題: 「夏日黃昏,青年音樂家在田野漫步,他聽到兩個牧童交互對吹牧笛。牧歌的雙重奏,迎風沙沙作響的樹林,還有最近因某種理由所感到的明朗的憧憬....,此情此景,使他內心恢復了難有的寧靜。忽然,戀人倩影又在他心頭浮現,假使她不忠實的話....,內心的疑懼,使他陷入不祥的預感中。一個牧童又吹起牧笛,但另一個已不再應答。夕陽西下....,遠處傳來雷鳴....,孤獨....,靜寂....。」這樣的不安在樂章終了前的雷鳴中埋下了悲劇的伏筆。這幾下由定音鼓刻畫的雷鳴讓人不寒而慄。

第四樂章「向刑場前進」,這個樂章的狂亂與喧騰前無古人,全樂章幾乎以銅管樂主奏,支配了所有的樂章內容,咆哮而不斷的開展,低音樂器也不安的低鳴,雖然這個樂章費時最少,但達成的效果卻非常驚人。樂章標題: 「音樂家夢見自己殺了愛人,因此被判死刑押赴刑場。刑場進行曲由陰慘轉為狂暴,由莊重變成恐怖,打擊樂器也加入,隨著沈重的腳步延伸直到爆發性的騷動。忽然他又見到了她的陰魂,好似愛的回憶,固定樂念閃現了一瞬間,但終被斷頭台無情的一擊而告粉碎。」這裡可堪稱Berlioz 管絃樂技法的高度完美呈現,不論是何種樂器都發揮了它最大的功能。固定樂念由單簧管孤單的呈現則有著諷刺的對比,最後斷頭台的一擊震撼人心。

第五樂章「妖魔祝日夜之夢」,雖然註明著C 大調,但是它的音樂內容很容易誤以為是無調性。這個樂章的怪異為之前樂曲僅見,管絃樂手法之奇特與氣氛的陰森怪異都是一絕。樂章標題: 「青年音樂家掉進了地獄,參加妖魔的祝宴。幽靈鬼怪為了參加他的葬禮群集起來,呻吟、咆哮、叫囂、獰笑,此起彼落....。突然,『戀人的旋律』又一次浮現,但是已經失去了昔日高貴的氣質,而淪為鄙俗怪誕的舞蹈旋律。她也來參加地獄的祝宴。迎接她的來臨,激起了一陣狂喜的叫喚。不久,喪鐘鳴響....,接著是聖詠歌『神怒之日』滑稽的狂詩,魔女的狂舞。最後,輪旋曲與『神怒之日』的旋律交纏展開。」這個樂章中「固定樂念」被整個扭曲,變得極為滑稽,醜陋。神怒之日的旋律與先前的魔鬼旋律交纏,精準表現出「邪惡的宗教儀式」與「惡魔的輪旋舞」等令聞者咋舌的景象。總而言之,這個樂章的怪異已經到了當時最高的容忍極限。

還是Hugh Macdonald:「音樂史上有一條不言自明的道理:要邁出決定性步伐的人,是天才,而不是狂熱的發明家。」Berlioz在這裡探索交響曲無人探索的領域,運用全新的管弦樂語言,將自己心中的狂熱情感如水銀洩地般的傾倒出來,使得「幻想交響曲」成為具有樂史里程碑意義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