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4121
音樂出版號:PTS1101002
演 出 者:

魏海敏

Title 
魏海敏古典劇場
大師經典.極致綻放



中英文字幕


摘自 博客來DVD館網站

台灣第一京伶魏海敏領銜主演四天四場精彩好戲∼《生死恨》梅派、《鎖麟囊》程派、《坐樓殺惜》荀派、《狀元媒》張派,一次演盡經典女性形象的百媚千嬌,此番“跨流派”壯舉乃憑藉魏海敏累積數十年的雄厚實力與舞台經驗,在兩岸京劇界創新紀錄。

本專場力邀台灣第一京劇團『國光劇團』支援演出,並特邀請梅蘭芳大師之子梅葆玖擔任藝術總監,和大陸名角高彤(老生)、葉金援(武生)、仉志斌(小生)、范永亮(老生)等參演,樂隊則由琴師徐靜琪帶領『北京京劇院梅蘭芳京劇團』文武場全程伴奏,忠實呈現“正宗經典”的原汁原味,在台灣戲曲界展現一次醇厚動人的古典盛宴!

梅派嫡傳人梅葆玖的肯定推薦:『十多年來,海敏由於自身努力,北京和上海的梅派愛好者都認為她“中規中矩,很有梅門風範”,專家也認可說,她已經有一點“梅派無形—其最大特點就是沒有特點”的哲學理念了。』

梅葆玖簡介
1934年生於北京,是梅蘭芳大師之幼子,也是梅大師子女中惟一承傳梅派的京劇表演藝術家。梅先生無論音色、相貌和表演風格,都與父相似,尤在唱腔方面時有創造和新意,展現梅派唱腔精髓。

10歲在上海首次登台,16歲正式參加梅蘭芳京劇團和父親到各地巡演,累積舞台經驗,梅大師的言傳身教和蕭長華、姜妙香、?振飛以及王少卿等一流名家合作指點,漸漸提昇了梅先生的舞台造詣。就在梅先生的舞台演出漸入佳境之際,遭逢父親辭世與文化大革命之打擊,被迫退居幕後,直到1978年才再度登台。之後短短幾年,他恢復上演《西施》《洛神》《鳳還巢》《貴妃醉酒》《霸王別姬》《穆桂英掛帥》等梅派經典劇目,深受各方肯定,同時應邀出訪世界各地發揚梅派藝術,其努力與成就獲得了「亞洲最傑出藝人」之榮譽。

梅先生現為梅蘭芳京劇團團長,梅蘭芳文化藝術研究會會長。演出之餘,目前已收10餘位後輩優秀演員為徒傳承梅派藝術。

「京劇發展至今約莫兩百年。當時的封建體制社會中,看表演是唯一的生活娛樂,也因此造就京劇的蓬勃發展。早年劇團多屬私人經營,為了票房和演出機會的競爭,每一個劇團都有當家名角做為號召,由名角主導表演風格、形式走向,帶領著劇團其他邊配演員,自成一格,這也是當時流派興起的主要原因。

流派在二○到四○年代發揮到最極致,這次『大師經典。極致綻放』所演出的劇碼,都是當年的經典好戲。這些戲經過了千錘百鍊,還是一樣精采。透過多位名角的詮釋,我們從他們身上學習到不同的表演方式和特色。雖然近代的新編京劇非常有新意,卻很難真正的傳承下去,並不是新編戲不好,而是大環境的改變和影響,卻也更突顯了經典戲碼的彌足珍貴。

這次的演出我們花了很長的時間來準備和排練,除了讓喜歡魏海敏的觀眾朋友可以欣賞我努力的成果,也希望流派之美更為大家所認識。京劇藝術能夠成為世界級的瑰寶,都是大師們當年的努力,他們的突破與創新,讓京劇藝術成為美麗豐厚的文化遺產。『大師經典。極致綻放』是我對於大師們的景仰,也是一番敬意。他們的藝術成就已經是登峰造極,我們後生晚輩也難以超越,但是我們可以做的是將他們的創作介紹給更多人認識和欣賞,並學習他們的精神、態度與風範,把文化藝術的美好繼續推廣、傳承,以表達最崇高的敬意。」

《生死恨》
1936年2月於上海天蟾舞台首演。是梅蘭芳大師晚期代表作。1931年,日本侵華爆發“九一八”事變之後,梅大師深感戰亂時代中百姓飽受顛沛流離之苦所編,劇中女主角韓玉娘即是如此一生苦難,象徵當時廣大人民的遭遇,但她高尚氣節卻是支撐她度過滄桑磨難的動力。梅大師為韓玉娘設計的唱腔充分展現梅派的大方氣派,梅韻飄香深遠,述說韓玉娘平凡中見偉大的生命特質。以一生一死的悲劇為終,突破團圓結局慣例,增強戲劇張力,提升了這齣戲的內涵,更獲得了觀眾的共鳴。

北宋末,金人南犯;士人程鵬舉與韓玉娘被擄為奴,並強令婚配。韓玉娘力勸程鵬舉逃回故國,事洩後玉娘被賣給瞿老丈,瞿憐之,送其入庵為尼。後程鵬舉殺敵立功升任襄陽太守,命趙尋持當年失散之鞋遍訪玉娘,始悉玉娘歷盡磨難,寄居義母李家,程聞訊趕來,玉娘已一病不起,終成永別。

《狀元媒》
『四小名旦』之張君秋大師代表名作,1960年葉德霖改編。情節取材家喻戶曉的楊家將故事,由旦角領銜,小生、武生、老生、大花臉等行當各有發揮,戲劇氣氛熱鬧活潑;在音樂編排上,充份展現張派“花腔女高音”之特色,是集張派唱腔之大成。張君秋大師的唱腔結合了許多地方戲曲,甚至西洋樂曲,獨樹一幟,別出心裁,字就腔,腔成韻,字與腔和諧,華麗見長。

柴郡主隨宋王至潼台行圍射獵,不料番將巴若里犯駕,宋王落馬,柴郡主被擄往北番,適逢楊六郎延昭探母路過潼台,救了宋王,託付援將傅丁奎,旋即追趕囚車,單人獨騎,殺退賊兵,救了柴郡主。郡主見六郎儀表堂堂,武藝高超,一見傾心,告以老王遺詩並贈珍珠衫,囑其向八賢王求計。六郎回朝至南清宮請教八賢王,始知老王曾留遺詩『天子作主,狀元為媒,寶衫為聘,鳳凰於飛』,八賢王遂請新科狀元呂蒙正為媒,請宋王賜婚,孰知宋王誤認救駕小將是傅丁奎,並許以郡主為婚,於是產生爭端。於是鑒請命楊、傅二人當殿陳述救駕經過,最後真相大白,六郎與郡主有情人終成眷屬,締結良緣。

《鎖麟囊》
程硯秋大師獨創“腦後音”發聲,唱腔風格幽咽婉轉,蕩氣迴腸。在表演方面也突破了京劇原有的一些程式,尤擅長以“水袖”表現人物情感,令觀眾印象深刻。本劇是程大師1940年所編演。他生性嫉惡如仇,其作品透露出對困苦遭難、受壓迫的人民充滿關懷與憐憫,本劇把一個富家千金遭逢變故,卻因秉性善良,匿名助人結下善果,而重獲新生。劇情旨在頌揚好心好報的生活價值,非常平易,在唱腔及身段表演上,設計得十分完整,西皮二黃的慢板、原板、二六、流水板等旦角主要唱腔幾乎都包括在內,而且安排妥適,很能表現薛湘靈大起大落的人生際遇。本劇是最受後人喜愛、傳唱最為廣泛的程派劇目。

薛湘靈乃登州富戶之女,出閣日近,母特贈裝滿珠寶之“鎖麟囊”,取 “早生貴子”之意。出閣日忽遇大雨;當時,另一貧士趙祿寒之女趙守貞亦出閣,同至在春秋亭避雨,守貞自憐身世放聲悲啼。湘靈問明情由,深表同情,慨然匿名贈以鎖麟囊,雨停各自離去。6年後登州發大水,湘靈和家人失散,流落萊州,遇見舊僕胡婆,引至盧家所設之粥廠領食果腹,適盧家正為兒子天麟僱用褓姆,湘靈得入府中,伴天麟玩耍。一日,天麟把球拋進樓中,指使湘靈拾回,湘靈上樓看見當年的鎖麟囊,百感交集,不覺感泣。原來盧夫人就是趙守貞,見狀加以盤問,才知湘靈就是當年贈囊之人。

《坐樓殺惜》
京劇中對於反派女性角色的塑造,向來十分扁平與刻板,箇中原因與京劇形成於封建時代有著直接關聯,中國社會男尊女卑觀念,對女性要求的是三從四德,女性自覺尚未啟蒙。但是看看明代章回小說《水滸傳》,就已經把女性自覺的這一面給體現出來了,潘金蓮嫁給身量矮小的武大郎卻心儀小叔武松,而沉溺於花花公子西門慶的存心勾搭,閻惜姣嫌惡年長的宋江而私通年輕的張文遠,早期戲曲舞台慣以潑辣旦來表現此種敢愛敢恨的女性,極容易演得“扁平”,意在否定批判。時至今日,這齣《坐樓殺惜》,卻是京劇劇目中難得一見的寫實精采小品、千錘百鍊的警世好戲,極為生動地刻劃人性的愛恨情仇,承小翠花大師及荀派名家童芷苓的花旦戲路,與老生之間展現深厚精湛的“唱唸做打”功夫,展現京劇演員演技實力,淋漓盡致。

宋江為鄆城縣書吏,收留賣身葬父的閻惜姣母女,安置在烏龍院中。惜姣年輕好玩,愛慕宋江學生張文遠年少風流,有意共結連理,對宋江日趨疏遠。一日,閻母馬二娘強拉宋江與惜姣共處一晚,期盼二人言歸於好,一夜無言。清晨宋江離去,丟失隨身招文袋,內有梁山晁蓋與宋之書信,惜姣以此要脅宋江寫下休書,完成後惜姣卻不肯交出書信,直言要把書信送交縣令,置宋江於絕地。宋江隱忍憤怒苦苦以求,但閻惜姣置之不理,不為所動,宋江怒不可遏,遂拔刀刺死閻惜姣,取書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