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4248
音樂出版號:SKD2299
演 出 者:

Wendy Whelan

Title 
The Rain


中文字幕


摘自 博客來DVD館網站

倫敦國際舞蹈電影節 - 最佳影片、最佳攝影

洛杉磯西岸舞蹈電影節 - 最傑出編舞貢獻獎

哥德堡國際影展 - 特別提名獎

《The Rain》是一部詩意盎然、充滿感性且觸動人心的現代舞蹈電影。透過不同的舞者在雨中漫舞的詩意意象,演繹出在不同人生的軌道上相遇抑或分離的戀人絮語,舞者在充滿超現實主義的雨中街景、酒吧中或在雨中的臥室、客廳裡漫舞,永無休止的暴雨如瀑布傾瀉,一切的平凡的事物突然變得感性,當中更道出一個個關於愛與拒絕的激情故事。魔幻寫實的舞台場景與翻轉流暢的舞步,將戀人的情意纏綿;愛情韶光流轉的動人詩意,透過大銀幕直擊觀眾的靈魂深處。

本片為瑞典知名現代舞編導龐德斯里德堡(Pontus Lidberg)首度嘗試用將現代舞拍攝成電影的執導作品,並找來包括曾榮獲普立茲獎的名作曲家大衛朗(David Lang)、以超絕琴技享有大提琴女神稱號的知名大提琴家馬雅貝瑟(Maya Beiser)、以及紐約巴蕾舞團的首席舞者溫蒂韋倫(Wendy Whelan)等黃金團隊攜手打造。


摘自 光點台北網站

導演簡介About Director
瑞典出身的龐德斯里德堡(Pontus Lidberg),自小便展現出他的舞蹈天分,從瑞典皇家芭蕾舞團受訓結束後便成為駐團舞者,同時他也是挪威國家芭蕾舞團、哥德堡芭蕾舞團等許多芭蕾舞團的常駐舞者,2001年更獲得了諾基亞傑出青年獎以及斯德哥爾摩文化獎金,成為年輕一代中備受矚目的舞者之一。

由於龐德斯在瑞典及世界範圍內具有影響力的成功,2002年他被瑞典媒體評價為最出色的編舞人才。更在2003年時受到瑞典國家電視台的邀請,創作了舞蹈電影《鏡子》,這部作品在包括紐約“鏡頭中的舞蹈”影展和洛杉磯的西部舞蹈影展等多個國際性舞蹈影展播放並獲得許多好評,也為他之後創作舞蹈電影奠定了基礎,自此開始受邀為許多舞團編舞、演出。但提到真正讓他一躍成為全球重要編舞創作者的作品,就非《The Rain》莫屬了,本片不僅榮獲許多重要舞蹈影展的肯定,也讓他成為國際炙手可熱的舞者及編舞家。

幕後花絮The Making of “The Rain”

在電影的拍攝過程中,所有內容都必須被分解成一段段看似無關的元素,等候導演將組合成一幅完整的拼圖。而《The Rain》這部電影,所有元素早已存在導演龐德斯里德堡(Pontus Lidberg)的腦海超過十年,一直到工作團隊及舞者報到後,這部電影的拼圖才初步成形,而這些籌備完整的元素也幫助了這位年輕導演在排演時,便展現出了令人欽佩的組織能力,讓舞者得以準備好面對即將到來的緊湊拍攝期。導演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建構每支舞碼,然後再依照攝影、場景排定所需將舞碼拆解後再重組,大至舞者在街上漫步的遠景,小到舞者臉部表情、手部細微動作的近景,將所有動人的片段,重新建構成具有電影語言的美麗舞蹈。

因為有著嚴格音樂訓練的背景,龐德斯精準地在每段樂曲章節中,編寫了一些詞句,讓舞者之間更能藉此對拍排舞,實際拍攝時舞者並不會真的吟唱出聲。由於所有拍攝的影像事後在剪接室,都會配上音樂節奏後重新剪接,而且只有在拍攝某些室內場景時,才能用小型錄音機播放背景音樂讓舞者跳舞,在大部分戶外場景,舞者都只能靠記憶中的樂曲節奏來舞動他們的身體,因此這些詞句可說幫助舞者不少。

電影所需要的表演方式與以往舞者所接受的舞臺訓練大不相同,舞者必需要用誇大的姿態及動作才能讓整間劇院的觀眾感受到他想表達的情緒,而電影卻非如此。導演希望從更細微的拍攝角度,來帶出舞碼中角色的性格,於是他找來的舞者不只是著重於舞蹈技巧,而是更成熟、更富有直覺性,能將角色賦予個性的舞者。因此導演從不同管道(瑞典卡爾柏格芭蕾舞團、挪威國家芭蕾舞團、瑞典皇家芭蕾學校等)極力尋找這些萬中選一的舞者,只為了呈現出最完美的專業效果,而這也成為影片拍攝前期最艱難的挑戰。

正式拍攝

街道漫舞篇Night Street Scenes
舞者 海達史達佛庫克Hedda Staver Cooke, 伊凡奧薩利Yvan Auzeli

所有劇組工作人員在晚上十點集合,在夏日夕陽遺留的溫度下,遠端教堂的尖塔影子向下延展到這條復古的鵝卵石街道。工作人員穿上全套消防員裝備,抓著水管爬上至高點,要把這溫暖的夏日夜晚浸溼成大雨磅礡的寒冷冬夜─整部電影都會是這樣。要在早上五點前拍完24場戲,而且每個鏡頭都必須在導演所指定的“黃昏/黎明”自然光或是“夜晚”環境下拍攝(在七月的瑞典,夜晚非常短暫,只有短短幾小時可以拍攝夜景),時間對所有人來說非常緊迫。拍攝現場更充滿許多出乎意料的挑戰,像是得擔心工作車非法臨停在馬路中央、改道標示等等,最麻煩的是面對整排敞開的民宅窗戶,只要劇組一灑水就可能會讓別人家裡成了水災現場!一位可憐的老太太就因為這樣在半夜兩點被吵醒,工作人員衹得拼命地把老太太家中地板擦乾、再三向她道歉才得以平息她的怒氣。而拍攝的那條街道也無法申請封街,劇組必須每拍攝半小時就暫停,疏通等候的車陣,此時工作人員就得像小時候在街上玩丟球遊戲一樣,沿著街道站成兩排面對面等候,看起來還真有點好笑。

接近清晨時分,舞者們穿著普通皮鞋,要在淋了幾小時的濕滑石道上順利跳舞成了一道難題,雖然劇組已經盡可能排除掉會干擾舞者的因素,但拍攝進度還是落後,然而導演可不會為了妥協而刪減任何舞步,所有人聚精會神拍攝直到凌晨五點半,終於順利捕捉到那瞬間爆發的能量及浪漫至極的瞬間。雖然後製剪接時得花點時間修掉舞者們凍的發紫的唇色跟最後的僵硬動作,但他們專業的工作態度贏得了在場所有工作人員的尊敬與肯定。那些曾對導演拍攝這部影片抱持著懷疑態度的人,也在看過這場戲的一些拍攝畫面後開始改變了他們的想法。

公園漫舞篇The Park
舞者 海達史達佛庫克Hedda Staver Cooke
此場景是在北歐最古老的公園拍攝,海達在高達300年樹齡的樹木環繞下漫舞著最重要的一支主要獨舞。公園管理處原先擔心劇組大量灑水會傷害到草皮,但劇組最後用消防水管從公園中的湖泊汲水,再透過灑水車作高空平均灑水,成功說服了公園管理處核准拍攝。

這天的拍攝工作展開得相當緩慢,由於一些技術上的因素,第一個鏡頭一直到下午才開拍,那是海達在樹下獨舞的開場鏡頭,要拍到陽光灑下、四周水滴被陽光照射的閃閃發亮的效果。雖然前幾天都是晴空萬堙A拍攝當日天空卻佈滿烏雲,中途雖出現過短暫陽光,但最後只能用打燈來加強此部分,拍攝出來的效果並沒有想像中完美。雖然天公不作美,海達的舞姿卻如此狂放不羈,讓人完全無法想像上一秒鐘濕漉漉的她還躲在毛毯內不停顫抖,而兩個月後,她寫信給劇組的工作人員報喜說她已有了四個月身孕,令人難以想像在拍攝當時有身孕的她如此配合淋雨受凍,但這也使她在電影中看起來閃耀著獨一無二的光芒,海達與她的丈夫也在2007年3月迎接了他們的第一個小孩誕生。

男子雙人舞Men’s Duet
舞者 龐德斯里德堡Pontus Lidberg、喬凡尼普切利Giovanni Bucchieri

這天是室內拍攝的第一天,地點是在瑞典電影中心,原先預期在較無外力影響的室內場景下,拍攝難度應該會比先前兩天簡單些,但灑水車一啟動後便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地板變的又濕又滑,要捕捉龐德斯與喬凡尼兩位男舞者的細微舞蹈動作變的更加困難,每一個舞步都必須拍好幾次,尤其是抬舉動作,每個鏡頭至少都得拍十次以上,才能拍到他們順利將對方抬起而不打滑的畫面。工作人員也是一刻都不得閒,場務組在每次鏡頭拍攝空檔,就得將積水的地板拖過一次;攝影師得仰賴多年經驗來精準捕捉快速舞蹈動作;道具組得時刻盯著場景內所有道具情況,只要一有道具被翻滾中的舞者踢倒或是泡水太久損毀就必須立即替換以免不連戲;甚至還有一次,龐德斯跳到褲子都破了,現場所有人得停機等服裝組將他的褲子縫好才能再開始拍攝!就在這樣又濕又滑地纏鬥了好幾個小時之後,這兩位從小就認識的舞者終於找到了某種方法來支撐彼此,將NG無數次的挫折感轉化成幹勁十足的舞蹈,最終使得這齣雙人舞碼成為電影中情感最強烈的一場。

臥室舞劇Bedroom Duet
舞者 菲利浦高芬Filip Gauffin、愛莉西雅薇坎德Alicia Vikander

這支關於愛侶的雙人舞是由菲利浦高芬(Filip Gauffin)及愛莉西雅薇坎德(Alicia Vikander)擔綱演出,在這支舞裡,全新的光滑臥室地板再度成了劇組的棘手難題。這支舞的舞步在又濕又滑的地板上根本無法赤腳完成,只能穿著附有橡膠底的特製襪子來跳,但對電影畫面的呈現來說,襪子又成了令人尷尬的存在,於是導演決定只讓舞者在簡單舞步的拍子時赤腳跳,然後用遠鏡頭來拍攝,一些高難度的動作則只近距離拍攝腳部以外的肢體延展動作,如此一來就能避開襪子的存在,但也因此每個舞步都必須精準計算且重複拍攝多次,最終使得這場舞展現出更多純真、親密的感覺。

瑞典證券交易所外Outside the Swedish Stock Exchange
舞者 海達史達佛庫克Hedda Staver Cooke, 伊凡奧薩利Yvan Auzeli

這是讓劇組所有人都感到最放鬆的一場戲,沒有太多設備道具要佈置,也不需處理太多繁雜細節,選在午夜拍攝甚至連交通問題都輕鬆解決了。唯一的問題就是午夜的證交所內卻依然是燈火通明,為了不讓背景鏡頭裡的窗戶出現桌子、電腦破壞影片的浪漫氣氛,攝影只好不停的調整鏡位。在有限的空間內,導演更在每個窗台下方設置了聚光燈,當伊凡在燈下舞動時,便能營造出他所謂的短暫“黑暗電影”的懸疑閃爍效果。

而有了前一場“難忘”的拍攝經驗,伊凡想出了一個聰明點子,他在劇組準備的西裝裡面又多穿了一套衣服,讓他不至於受凍,而且也省去了在每個拍攝空檔還要穿衣取暖的麻煩。可憐的海達就沒那麼好運,從頭到尾都得在淋雨的狀態下拍攝,整個人就像浸泡在水中,還得克制顫抖、柔情似水地撫摸伊凡的臉頰。

再者,這裡的水泥地板是所有場景中最適合跳舞的,伊凡可以盡情的跳完整支舞而不受打擾,也因此這是唯一一場在拍攝當時就能看出完成後的端倪的舞蹈。在這天凌晨僅存的幾小時拍攝時間裡,所有人聚集在一起看著這齣令人敬佩的舞蹈,看著伊凡的肢體延展至整個空間,心思隨著樂曲的終章而蔓延、流連,在各自記憶中描繪這美好的一刻。當表演的背景音樂即將結束時,空氣中不自覺瀰漫著淡淡的感傷,所有工作人員都意識到,在這刻的工作結束之後,大家就要分離。

當然,殺青那天,導演逃不過被所有工作人員以水槍襲擊的下場,策動這場“叛變”的主謀海達雖然好心地給了導演一支水槍自衛,但結果那支水槍射出的根本不是水,而是泡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