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4254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布列茲
巴黎管弦樂團

Title 
羅浮宮的火鳥
向布列茲致敬
法國羅浮宮博物館音樂會


全區
中英德文字幕


摘自 博客來DVD館網站 / 徐鵬博

2008年12月2日於羅浮宮博物館演出

布列茲在1952年第一次與《火鳥》的創作者史特拉汶斯基會面,兩位作曲家的相遇激起充滿靈光的音樂火花,兩人也隨即成為了好友。在半個多世紀之後的今日,布列茲詮釋史特拉汶斯基的作品,以著重細膩變化、優美而精煉,同時使人深感顫動著稱。因此當2008年,羅浮宮企劃一系列向布列茲致敬的音樂會之際,他們將這一項盛會的高潮交棒給布列茲本人,邀請他指揮演出史特拉汶斯基的芭蕾舞劇《火鳥》,以及史氏另一部較少見的管弦樂作品《煙火》,是非當恰當的。這場音樂會在羅浮宮著名的透明金字塔內舉行,兩千多名觀眾全神貫注、如痴如醉地聆聽著布列茲的音樂魔術,的的確確是一次極不尋常的音樂體驗。在布列茲令人安穩的指揮之下,巴黎管弦樂團,這個以優雅高貴的音色、多樣化的樂風以及精準的反應著稱的樂團,在當天晚上給予觀眾一場充滿活力與熱情的精彩演出。

本片另一個令人著迷之處,是除了音樂會本身之外,也附上一段布列茲介紹《火鳥》,並且也談到他自己是以何種角度詮釋這首華麗的高難度作品。這一段節目是在巴黎古典音樂會的聖地之一-普耶廳(Salle Pleyel)錄影的。在帶著管弦樂團一段段地示範演出之前,布列茲花了相當多的篇幅描述這齣芭蕾舞劇的起源,為我們了解這部複雜而完美的作品,帶來一個相當獨特,而且至關重要的視野與角度。

史特拉汶斯基在1882年夏天出生於俄國聖彼得堡附近的橘樹城(Oranienbaum),靠近波羅的海的芬蘭灣。史特拉汶斯基的父親是聖彼得堡馬林斯基劇院的駐院男低音,小史特拉汶斯基在家排行老三,在他的幼年時期,並沒有展現特殊的音樂天分,但是他仍然向林姆斯基-高沙可夫(Rimsky-Korsakov)上私人課程,林姆斯基-高沙可夫對他的影響至深,尤其是在他向來相當專橫跋扈的父親於1902年去世之後。史特拉汶斯基在1905年完成法律學位,隔年結婚,之後逐漸從事音樂活動。

史特拉汶斯基母親那一邊的遠房親戚,也就是駐在巴黎的俄羅斯芭蕾舞團經紀人、十九世紀俄羅斯芭蕾之父戴亞吉列夫(Sergei Diaghilev)委託史特拉汶斯基譜寫芭蕾舞曲《火鳥》(The Firebird),1910年在巴黎世界首演,因此史特拉汶斯基在音樂事業上第一次獲得巨大成功。很快地,史特拉汶斯基便與戴亞吉列夫成為好友,戴亞吉列夫在1911年繼續委託史特拉汶斯基完成俄羅斯風格極濃的芭蕾舞曲《彼得洛希卡》(Petrushka);接著便是1913年的芭蕾舞曲《春之祭》(The Rite of Spring),此曲的世界首演鬧得滿城風雨。雖然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史特拉汶斯基與戴亞吉列夫的合作受到限制,但是史特拉汶斯基依然完成了《普欽奈拉》(Pulcinella)如此精彩的芭蕾舞曲。《普欽奈拉》是一首根據裴高雷西(Pergolesi)的音樂為基礎所創作的樂曲,同時也是史特拉汶斯基邁進新古典主義時期的開始。和戴亞吉列夫合作的最後時期,史特拉汶斯基最著名的作品即為以劇作家柯多(Cocteau)的劇本為內容而創作的《伊底帕斯王》(Oedipus Rex)。

史特拉汶斯基早年的音樂創作,本質上大多以俄羅斯風格為靈感,之後則主要向18世紀的音樂類型取材,間或點綴一些其他形式的音樂語彙。史特拉汶斯基所謂的「新古典主義」萌芽的當下,正是他的音樂事業開始在國際上大放異彩之時。1917年俄國革命一開始所造成的狂熱,甚至使得戴亞吉列夫將芭蕾舞劇《火鳥》裡的王冠與王位換掉而以紅旗取代;然而不久後,史特拉汶斯基即對新政權表示厭惡,並且決定這輩子再也不回俄羅斯。

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步步向歐洲進逼,史特拉汶斯基於是移民到美國,在那裡他已經是一位相當有知名度的人物,也由於音樂出版商Boosey and Hawkes大量發行史特拉汶斯基的樂譜,使得史特拉汶斯基的收入頗豐,因此在1945年,史特拉汶斯基決定歸化為美國公民。1951年,史特拉汶斯基完成了英文歌劇《士兵的故事》(The Rake’s Progress),並且舉行世界首演。《士兵的故事》的劇本是劇作家奧登(W. H. Auden)與卡爾曼(Chester Kallman)兩人根據18世紀英國畫家霍加斯(William Hogarth)的版畫改編而成的,而這也是史特拉汶斯基的最後一部新古典主義作品。

在史特拉汶斯基音樂生涯的最後一個時期,他將目光朝向音列主義,作曲技法由荀白克(Arnold Schoenberg)開創與發展的一個新風潮。1962年,史特拉汶斯基還是回到了俄羅斯,這次回鄉受到凱旋式的歡迎,他參與了一系列為了慶祝他的80大壽所舉行的音樂會。在史特拉汶斯基最晚期的作品中,1966年創作的《安魂頌歌》(Requiem Canticles)是相當重要的一闕作品;在這首樂曲之前,他為了詩人艾略特(T. S. Eliot)的去世而譜寫了《安魂進堂曲》(Requiem Introitus),而此曲多少也在預示他自己的死亡。史特拉汶斯基於1971年去世,下葬於威尼斯的聖米蓋爾島(San Michele),他的墓碑旁即是戴亞吉列夫的墓,正是戴亞吉列夫在60年前把史特拉汶斯基帶入樂壇,讓史氏成為了不起的古典音樂家。

《火鳥》創作始末
《火鳥》是戴亞吉列夫所設計的,以斯拉夫古老傳說為背景的芭蕾舞劇,由弗金(Michel Fokin)負責編舞。原來音樂部份是委託李亞道夫(Anatole Liadov)譜寫的,但因為遲遲沒有完成,戴亞吉列夫於是轉向委託史特拉汶斯基,由於時間匆促,而且那時候史特拉汶斯基其實已經著手譜寫戴亞吉列夫委託的另外一齣芭蕾舞劇《林中仙子》(Les Sylphides),在戴亞吉列夫的請求之下,史特拉汶斯基於是先中斷《林中仙子》的寫作,在1909年12月開始動筆《火鳥》,並快速地在1910年5月完成,以趕上1910年6月25日《火鳥》在巴黎歌劇院的首演。

王子伊凡(Ivan)在卡斯契(Kastchei)的魔法花園裡抓住了狂舞中的火鳥,王子放了火鳥,而火鳥則回贈王子一支有魔法的羽毛,王子一旦遇到了危險,便能使用魔法羽毛召喚火鳥求救。王子在13位公主繞著一顆金蘋果樹跳舞之際,愛上了其中最美麗的莎莉芙娜(Tsarevna),她告訴王子,她們都被囚禁在卡斯契的城堡中,王子想將這些公主救出來,於是召喚出火鳥,在火鳥的幫助下,打敗了卡斯契。音樂變化萬千,在「卡斯契與其手下之舞」之後出現的,是火鳥的搖籃曲,而最後盛大的歡欣,則代表王子伊凡與公主莎莉芙娜結合在一起。

詼諧風的管弦樂作品《煙火》-副標為《為管弦樂團的幻想曲》,是史特拉汶斯基於1908年所寫的作品,1909年修訂後發表,而在1910年1月在聖彼得堡首度正式公開演出。這首曲子是史特拉汶斯基為了他的恩師之女,林姆斯基-高沙可夫的女兒娜迪茲妲(Nadezhda)與作曲家史坦堡(Maximilian Steinberg)兩人的婚禮所寫的。雖然曲子簡短,但和弦與音色的輪廓相當強烈,精妙的旋律與令人刮目相看的管弦樂配器,讓史特拉汶斯基受到樂壇廣泛的注意,光是從這一首早年作品的質感,就能理解他後來寫出許多偉大的作品,並成為偉大的作曲家,絕非僥倖與偶然的。

指揮家布列茲Pierre Boulez
布列茲是法國作曲家、指揮家,也是一位著名的音樂理論學者,被視為是後魏本時期序列音樂(serialism)最重要的作曲家,而他的創作之中同時也具有即興音樂(aleatory music)與電子音樂的元素。自孩提時期開始,布列茲對於數學即有過於常人的悟性,1942年他考取巴黎音樂學院,在那裡唸書時,他經常遇到困擾,倒不是因為他跟不上進度,而是他直率而大膽激進的革命性思維,把周圍同學們的所學都視為陳舊的傳統。不過他依然在這所高等學院吸取了重要的音樂養分:梅湘(Messiaen)的樂曲分析課程,與萊布維茲(Rene Leibowitz)對序列音樂的介紹,都成功地形塑了布列茲未來的音樂特色。

1940年代,布列茲就開始以相當前衛的整體序列音樂(total serialization)技巧創作樂曲。第一首讓布列茲受到樂壇矚目的作品是1948年完成的第二號鋼琴奏鳴曲,梅湘的妻子羅瑞歐(Yvonne Loriod)對此曲甚為鍾愛。布列茲在1954年創作《無主之鎚》(Le Marteau sans Maitre),獲得音樂界相當高的評價,這首為聲樂家與室內合奏團所寫的曲目,具有奇特的打擊樂聲響,也有更高難度的聲樂技巧,旋律時而尖銳,時而抒情。嚴格說來,《無主之鎚》甚至已經超越了序列音樂,而更有布列茲自己的風格。1950年代晚期,布列茲嘗試在創作裡給演出者更多的自由空間,代表作即為《馬拉梅即興曲》(Improvisations sur Mallarme)。1957年,布列茲譜寫生涯代表作,為女高音與管弦樂團所寫的五樂章管弦樂作品《層層疊疊》(Pli selon Pli)。有趣的是,布列茲經常會改寫他自己的作品,他常說自己在寫的作品一直是處於「進行中」的狀態。2000年,布列茲因為他的作品《切割》(Sur Incises)獲頒葛洛麥爾獎(Grawemeyer Award)。

布列茲也是二十世紀最重要、最具影響力的指揮家之一,他尤其以指揮巴爾托克、李格替、梅湘、瓦瑞斯等人的許多當代作品聞名。1968年他同時接任BBC交響樂團與紐約愛樂管弦樂團的音樂總監,1969年,克里夫蘭管弦樂團邀請他擔任首席客席指揮。法國總統龐畢度宣布由布列茲擔任聲學與音樂研究所(Institut de Recherche et Coordination Acoustique/Musique,簡稱IRCAM)的所長一職之後,布列茲暫時退下指揮的舞台。1975年,布列茲也成立了當代樂集(Ensemble Inter Contemporain),一個以演奏當代音樂為職志的合奏團。在退下所長一職後,布列茲於1995年擔任芝加哥交響樂團的首席客席指揮,除了當代音樂之外,布列茲也在幾齣他鍾愛的歌劇裡留下經典的演出,包括華格納的《帕西法爾》與《尼貝龍根的指環》、巴爾托克的《藍鬍子的城堡》、德布西的《佩利亞與梅麗桑》、貝爾格的《伍采克》、荀白克的《摩斯與亞倫》。在錄音方面,布列茲同樣著作等身,1966年,他指揮克里夫蘭管弦樂團的德布西《海》錄音獲得了葛萊美獎,史特拉汶斯基與巴爾托克的作品錄音是他這幾十年指揮生涯中最受好評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