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4333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舊金山芭蕾舞團
譚元元

Title 
新小美人魚

藍光版 ; 中英文字幕


摘自 博客來DVD館網站

創造多項記錄的華人首席舞者 ─ 譚元元

「到我現在這個程度,已經不是用身體跳舞,而是用靈魂來跳。」

11歲考入上海芭蕾舞學校,她的芭蕾舞蹈造詣堪稱芭蕾界的神話,精湛的芭蕾舞技驚動全世界:她是唯一擔任美國三大芭蕾舞團之一,舊金山芭蕾舞團首席演員中的唯一華人。

《新小美人魚》編導John Neumeier:譚元元把我的靈魂都跳出來了

改編自安徒生童話故事「小美人魚」,編導John Neumeier在2010年讓新小美人魚一劇重新搬上舞台,由「舊金山芭蕾舞劇團的黃金女郎」譚元元領銜主演,《新小美人魚》是一個自我犧牲、為愛情無條件付出全部的主題,女主角譚元元幾乎投入所有情感甚至生命,享受其中。劇中美人魚為了王子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成為愛情祭品,譚元元精湛的舞藝運用手臂優美擺動,後段為愛失去魚尾得到雙腳後在陸地上兩腿不聽使喚的疼痛、狼狽笨拙樣子詮釋的絲絲入扣。


摘自 中國網網站

對於許多人來説,這個剛剛過去的週末只是個平常日子。但在美國舊金山芭蕾舞團首席演員譚元元眼堙A卻不能輕易忘記。代表她最高藝術成就的安徒生童話作品《小美人魚》經美國公共電視臺PBS拍成高清DVD,連續兩天黃金時段在藝術欄目播放,讓她成為舊金山芭蕾舞團唯一一位3部作品被PBS錄製後全美播放的首席舞者。

1933年成立的舊金山芭蕾舞團是美國最早的芭蕾舞團,與紐約市立芭蕾舞團和美國芭蕾舞團並列美國三大芭蕾舞團,1994年11月從上海來美的譚元元是唯一來自中國的華人首席。

譚元元11歲在上海舞蹈學校學舞,15歲參加國際比賽,以連年奪取比賽唯一金獎為人矚目。在法國巴黎參賽時獲評委烏蘭諾娃滿分,在日本名古屋獲頒尼金斯基大獎。2000年,日本《舞蹈》雜誌評選出百年101位世界著名舞蹈家,譚元元是唯一入選的華人。2004年10月獲選美國《時代》週刊亞洲版的“亞洲英雄”並成為當期封面人物。

18歲正式加盟舊金山芭蕾舞團,她又為舞團增添榮譽並創下數項記錄:從獨舞升首席只花1年半時間,打破該團記錄並成為最年輕首席;長年領銜季演首場或壓軸,演技無人能出其右;舞團成立78年來錄製3部DVD,2002年《奧賽羅》、2007年《胡桃夾子》和2011年《小美人魚》均由她主演,分別在PBS藝術欄目中播放。

譚元元以一個東方女孩面孔在西方傳統藝術舞臺上獨領風騷,她的身影遍佈世界各地,成為連結、傳播東西方藝術的使者。

《小美人魚》去年在舊金山季演首次推出大受歡迎,又成為今年季演的壓軸重頭戲。譚元元在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時説,“《小美人魚》是一個自我犧牲、為愛情無條件付出全部的主題, 我好像前輩子跳過一樣,她把我的心都掏空了,幾乎投入所有情感甚至生命,但我卻那麼享受。音樂響起時,我在舞臺上,那是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刻。”

譚元元把《小美人魚》視為超越自我的挑戰,因為“我跨越了許多原以為不可能的界限:4個星期學完兩個半小時大劇,第一次光腳大段跳,第一次把原不知曉的內心潛能全部挖掘釋放出來。演出當天腰部舊傷再遭新創,動彈不得,連打3針止痛針跳完全場。”

每場謝幕時,身心完全投入的譚元元都是淚水漣漣,深陷劇中不能平靜。“那一刻我感受到對芭蕾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完美主義是譚元元的最大“敵人”。“每場演出完了,我都會一遍遍回想今天的舞步,哪些不夠滿意,哪些需要下次做得更好。”

譚元元回憶2010年3月,《小美人魚》在舊金山戰爭紀念歌劇院首演謝幕時,著名編舞大師、應邀與舊金山芭蕾舞團合作的德國漢堡芭蕾舞團藝術總監約翰•諾伊梅爾衝上舞臺把她緊緊抱住喊著,“你把我的魂都跳出來了!”倆人相擁喜極而泣,觀眾的掌聲和歡呼聲是對他們完美合作的最好評判。

今年11月18日,《小美人魚》高清DVD在德國電影院世界首映,之後又在日本公映。諾伊梅爾淩晨1時打電話向舊金山芭蕾舞團報喜。漢堡芭蕾舞團明年6月上演該劇,譚元元是當仁不讓的客座主演。

同樣追求卓越完美的諾伊梅爾認為,一個超凡的芭蕾舞表演藝術家不是簡單地把舞步串在一起,而是從內心和靈魂讓觀眾感受到芭蕾的魅力和精髓,譚元元做到了。

在湯馬森眼堙A譚元元幾乎就是為了芭蕾才來到這個世界,她對芭蕾藝術無條件的愛和奉獻,就像小美人魚為了表達對王子的愛戀,毫不猶豫捨身蛻變成人形。

湯馬森接受中新社記者訪問時説起與譚元元結緣,“她在巴黎獲金獎時,我就期待著她到舊金山,我一直等到她18歲。”

合作了15年的湯馬森不吝嗇對譚元元的喜愛:“她有頎長美麗的四肢,富有激情和表現力的身體,準確細膩傳遞編導意圖。她在過去十幾年中已經向我證實了她能夠演繹內心豐富情感變化大角色的能力,她不僅只有美麗舞步,更有內在的藝術修養和表現力。”

有人説譚元元是湯馬森的創作靈感,他回應説,“我一點都不奇怪有人這樣説。我給了她一個舞臺,幾乎演遍傳統和現代不同類型的角色。她正處於最好的黃金時刻,特別是《小美人魚》更超越她自己達到頂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