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4340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范德米爾卡普斯丁
安娜米亥科夫
盧米菈蒂拖娃

Title 
跳芭蕾舞的男孩

中文字幕 ; 俄語發音


摘自 愛評網網站

俄羅斯電影「跳芭蕾舞的男孩」(My Dad Baryshnikov) ,與其說是一部少男懷春狂想曲的喜劇電影,不如說是反映了蘇聯在1980年代改革時期時,真實的社會與人民生活現象,這樣一部其實帶著反諷意味的電影,能在去年十月在俄羅斯一上映,就連擒俄羅斯影展的大獎肯定,證明了如今的俄羅斯,的確是真正改革開放了!

電影故事本身改編自導演的半自傳故事,很難相信這是狄米崔•波羅斯基(Dmitry Povolotsky),俄羅斯新銳導演,身兼本片編劇的第一部長片處女作,電影獲得了下列大獎的肯定。

故事發生在1986年,蘇聯大改革時期(Perestroika era,1980年代),一位在俄羅斯Bolshoi 芭蕾舞校就讀的波波(Boris Mikhailovich Fishkin,由Dmitry Viskubenko 飾演),生長在一個俄羅斯的平常家庭,父親離家多年行蹤未明,全靠波波媽媽身兼英文家教,還有一些外國觀光客的一夜露水之歡,賺取一些額外的生活費用,勉強維持生計。

波波雖然似動未動男女情事,也隱隱約約知道媽媽會做這一切是為了愛他,所以他也努力跟好友Vovan(由Mark Ganeev飾演),對方利用他年少嬌小的身軀,不容易引起一般人的戒心,而跟西方專門跑單幫的觀光進行販貨,藉機換取在惡倫斯買不到的美國香煙,然後在走後門換到當時難得買的當的肉品。

幸好波波還有一對疼她的祖父母(爺爺由伊亞•盧伯格 Ilya Rutberg 飾演,祖母由瑪莉娜•波立切馬可 Marina Politseimako 飾演),總是鼓舞著他,給了他許多信心,開朗的媽媽開啟了波波對芭蕾的興趣,進了芭蕾舞校更是有增無減,但受限於個頭矮小,難以找到合適的配對舞者(跟女芭蕾舞者身高過高,找不到男舞者的困擾剛好相反),無法在眾多同學之中脫穎而出。

這部電影中都可以看到威權體制下,人民是如何透過不同光怪陸離的門道,賺去額外的收入,即便是一舞劇的選角上,往往還有著居多貧富差距愈身家背景的因素,但讓原本能跳的舞者可能因此失去了機會!

波波想配對搭檔演出的富家女同學Marina(由莉爾亞•雅瑪達 Lilya Yamada飾演),但對方還是瞧不起波波,總是對他若即若離,而偏偏喜歡的波波的舞伴Kyata(由卡尼亞、蘇可夫 Ksenia Surkova飾演),波波卻又瞧不起, 也因為力氣不夠舉起女舞伴,所以即便他有著還不錯的芭蕾基本功,對於跳躍騰空、連續轉圈等高難度動作,都跳得輕鬆自如,還是沒法受到指導老師的青睞,參與舞劇擔綱演出雙人舞的演出機會。

直到有一天,波波在媽媽Larissa送給他的一只錄影帶裡,看到了俄羅斯芭蕾天王巴瑞辛尼可夫( Mikhail Nikolaevitch Baryshnikov)在舞劇「白夜」(White Nights) 與Vysotsky 的歌曲「馬(Horses)」的現代舞演出,從此就深信不疑自己的老爸就是巴瑞辛尼可夫。

俄羅斯芭蕾天王巴瑞辛尼可夫(1948年生,現年64歲,俄文名為Михаил Николаевич Барышников,英文名翻成 Mikhail Nikolaevitch Baryshnikov),1960 年開始學舞,天賦聰穎,1974年為尋求更多自由演出的機會,在一次隨團至加拿大多倫多演出時叛逃。

一開始加入了皇家Winnipeg 芭雷舞團,後來輾轉加入了紐約市立芭美舞團(New York City Ballet) 與美國芭雷舞劇團(American Ballet Theater),成為首席舞者,跟Vaslav Nijinsky 與 Rudolf Nureyev並稱為20世紀最偉大的芭雷舞者,對於現代舞的貢獻良多。

波波,堅信他身上流傳著蘇聯芭蕾世家的血液,有朝一日必能成為波修瓦劇院的首席頂尖舞者,電影裡波波從不放棄對自己的信念,某次公演前夕,首席男舞者因為前一天跟他借巴瑞辛尼可夫的錄影帶,卻不幸受傷了無法出長,波波自告奮勇充滿信心陣前換將,他的演出司雖然沒有時分出色,但落幕後他一人獨向台前行裡,贏得來訪西班牙皇后的掌聲與笑聲,因此贏得前往莫斯科波修瓦劇院舞台演出的機會,卻又被身邊的抓耙子以他經營黑市生意的照片交叫了上級,他的表演之路又蒙上了陰霾。

就在這時,因進行黑市交易而遭判刑,關了幾年牢之後的父親回來了,發現自己的生父是另有其人,而不是他心目中的舞神巴瑞辛尼可夫,這樣轉折讓波波既驚又氣,但父子之間的愛是天生,父親決定出馬,為兒子的芭蕾前途爭一口氣,看看能否改變這一切的不公平! 讓長久以來的心願能否美夢成真?

故事結局發人深省,很多時候,我們窮其一生都追求我們喜歡的,卻未必是我們擅長的,出人意表的結局,讓人們重新去思考一個人生存真正價值與戰力的所在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