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4406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巴倫波因
拜魯特節慶管弦樂團

Title 
華格納
尼布龍根的指環 - 諸神的黃昏


2345區
英法德西意文字幕


摘自 博客來DVD館網站

拜魯特音樂節只有每隔六年才會推陳出新,舉行一套新的「尼布龍根指環」的全套演出,歷來唱片界真正進到拜魯特音樂節錄下的指環聯作非常的稀少,巴倫波因在九零年代初的這份現場演出,當時不僅錄下了錄音,也進行了錄影,成為歷史上第三套正式在拜魯特音樂節錄下的指環聯作(第二套錄影)。

這份錄影是巴倫波因在一九九一和九二年間前往拜魯特音樂節所指揮的指環聯作全集。拜魯特音樂節只有每隔六年才會推陳出新,舉行一套新的“尼布龍根指環”的全套演出,歷來唱片界真正進到拜魯特音樂節錄下的指環聯作非常稀少,巴倫波因在九零年代初的這份現場演出,當時不僅錄下了錄音,也進行了錄影,成為歷史上第二套正式在拜魯特音樂節錄下的指環聯作錄影。

本片這整套錄音就是在這套製作演出的過程中費心錄成的,整份演出被德國鏡報讚為:“無法超越的成就”。為了這次重新整理的發行,華納特別在第六片DVD,邀請巴倫波因和歌唱家乓姆林森談Kupfer這份新指環製作所要表達的概念。

素來崇拜福特萬格勒的巴倫波因,在指環這樣福氏最拿手的曲目中,當然無不處處向大師看齊,但他也不忘讓樂團盡情展現出豐富的音色和效果。採用John Tomlinson飾演沃坦、Anne Evans演唱布倫希爾德、齊格菲耶路撒冷飾齊格菲,這份製作被視為立體聲時代最出色的指環錄音,也是立志作為當代德國浪漫傳統首席指揮家的巴倫波因生平最自豪的作品。而樂評人也一致稱讚這套錄影可以說是歷史上指環聯作錄影中最出色的。

製作人庫佛將全劇的時間設在過去、現在和未來的三叉路口,讓全劇的時間交代得以不受到限制。全劇不管在舞台、服裝設計上都對日後二十年間的文化起了很大的作用,像日本卡通大師宮崎駿的動畫【神隱少女】中的無臉男造型,就取材自此劇中的Nornen。


摘自 輔仁大學網站 / 羅基敏

劇情大意:
序幕:
夜晚裡,大地之母艾爾達的三個女兒─命運之女(Die Nornen)─一邊織著智慧之繩,一邊敘述著佛旦付出一隻眼睛為代價,取得統治世界的矛,這隻矛如今被砍斷,諸神將被毀滅。在談到阿貝里希取得萊茵的黃金以及被詛咒的指環時,她們發覺繩子被岩石割鬆了,想要搶救已來不及,繩子斷了,她們亦無法再知道其他的事,匆忙回到大地之母那兒去。

天亮了,齊格菲和布琳希德話別,他打算去看一看這個世界,布琳希德雖不捨,但亦不願違逆齊格菲的願望。她將馬兒送給齊格菲代步,並警告他不忠會帶給他不幸。齊格菲則將手上的指環送給她,兩人依依告別。齊格菲漸行漸遠,沿著萊茵河而下。

第一幕:
在季比宏族(Gibichung)的大廳裡,統治者昆特(Gunther)、古德倫(Gudrun)和他們同母異父的兄弟哈根(Hagen)在聊天。昆特和古德倫對這位兄弟的才智都很佩服,唯言是聽。哈根表示這兩位兄妹都尚未成親是一大缺憾,並向他們推薦布琳希德和齊格菲為理想的對象,但是只有齊格菲的英勇才能穿過火牆,得到布琳希德。他並建議讓齊格菲去為昆特得來布琳希德,以藥酒讓齊格菲愛上古德倫,兩兄妹都覺得這個建議很好,急於見到齊格菲。哈根告訴他們,齊格菲正在來此地的路上。說著說著,齊格菲就到了。

昆特向齊格菲表示歡迎之意,哈根則打探尼貝龍根寶藏的情形,齊格菲表示他身上只有頭盔,哈根問起指環,齊格菲答以一位女士保管著,哈根立刻知道指環在布琳希德處。言談間,古德倫進來了,手上拿著以牛角裝著的藥酒,請齊格菲用,齊格菲輕聲地遙祝布琳希德後,將藥酒喝了。當他的眼光再度掃過古德倫時,立刻愛上了她,並向她求婚。齊格菲問昆特結婚否,後者答以尚未,但心目中已有對象,只是要贏得她,必須穿過火牆。齊格菲表示願意為昆特去得到布琳希德,只要昆特答應將古德倫嫁給他。昆特問齊格菲要怎麼做,齊格菲表示可以用頭盔變化成昆特的模樣,即可以昆特的身份得到布琳希德。兩人於是歃血為盟,結為兄弟,哈根則託辭自己血統不純,不好加入。齊格菲和昆特約好一天後將人交到昆特的船上,由昆特將布琳希德帶回來。兩人就立刻出發了,留下哈根看家。

布琳希德一人在家,看著齊格菲留下的指環,想念著他。突然聽到曾經很熟悉的女武神的聲音自遠而近,原來是一位女武神姐妹瓦特勞特(Waltraute)來拜訪她。布琳希德見到故人,又驚又喜,前去歡迎,卻沒有注意到瓦特勞特的形色倉皇。布琳希德想起諸多往事,敘述著過去的事,漸漸地,她注意到瓦特勞特的臉色不對,於是問起來此的原因。後者告訴她,佛旦自從處罰了布琳希德後,再也不派女武神們出任務,自己則以流浪者的姿態漫遊各地。最近他回到神殿,手上握著的是被砍斷的矛。他召集眾人聚在廳中,囑人砍下橡樹,堆在神殿中,一言不發地坐著。大家都嚇壞了,在瓦特勞特苦苦哀求下,佛旦才說,只有布琳希德將戒指還給萊茵的女兒,諸神才得免於毀滅。因此,瓦特勞特才不顧佛旦的禁令,前來找布琳希德。布琳希德聽得一頭霧水,瓦特勞特看到布琳希德手上的戒指,知道就是她要找的,要布琳希德將它還給萊茵的女兒。布琳希德不願意將齊格菲給她的信物隨便處理,怒斥瓦特勞特,後者只好怏怏而去。

布琳希德又回到一人的世界裡,突然她聽到齊格菲的號角自遠而近,高興地上前迎接,看到的卻是昆特的模樣。布琳希德驚駭地問他是誰,來人答以是昆特,要娶她為妻。布琳希德試圖藉指環的力量趕走來人,卻亦無用,化成昆特的齊格菲看到指環,即以暴力將它取下,做為布琳希德和昆特成親的信物,並逼布琳希德進房。為了維持並證明自己對兄弟的義氣和清白,齊格菲決定將寶劍豎在二人中間過夜。

第二幕:
睡夢中,留守的哈根看到父親阿貝里希前來,囑他不要忘了自己的任務,謀害齊格菲,取得指環。

齊格菲興高采烈地先一步回來見他的新娘,並告訴哈根和古德倫如何得到布琳希德的過程。遠處已可以看到昆特的船,於是古德倫囑哈根喚來眾人,準備婚禮。

昆特牽著布琳希德上了岸,後者臉色蒼白,腳步搖晃。當布琳希德看到齊格菲和古德倫這一對時,臉色大變,當她發現齊格菲竟然不認識她時,心中更是惶惑,差些昏倒。齊格菲忙著扶住她,布琳希德看到齊格菲手上的指環,雖然不知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但是很確定當晚自她手中取得指環的應是齊格菲,而不是昆特。昆特對指環之事茫然不知,齊格菲則表示指環係他殺死大蟲得到的。布琳希德於是控訴齊格菲當晚和她燕好,眾人大驚,責怪齊格菲。齊格菲則辯稱他是清白的,有當晚橫在兩人中間的寶劍為證。哈根建議以他的矛起誓,齊格菲誓言,如果布琳希德控訴為實,將死於此矛之下。布琳希德則反控齊格菲已違背誓言,將死於此矛之下。齊格菲要昆特好好安慰布琳希德,擁著古德倫,帶著眾人離去,繼續準備婚禮。哈根向布琳希德表示,願意為她效勞,洗刷恥辱,憤怒的布琳希德接受了哈根的建議,告訴他只有由背部下手,才能殺死齊格菲,兩人並邀昆特加入行列,三人結盟,要除去齊格菲。

第三幕:
三個萊茵的女兒在萊茵河邊嬉戲,齊格菲追一頭野獸追到河邊,看到她們,於是向她們詢問是否看到這頭野獸。萊茵的女兒向他要手上的指環,齊格菲作勢要給,在萊茵的女兒告訴他指環會帶給他不幸後,齊格菲又將指環帶回手上,無視於萊茵女兒的警告,萊茵的女兒表示就在今日,會有一位女子得到此指環,並交還她們後,又消失在水中了 。

打獵的隊伍追上了齊格菲,眾人坐下休息進食。哈根問起齊格菲以前的事情,齊格菲看到兄弟昆特臉色不好,於是敘述自己以前的故事來取悅他。自迷魅養大他說起,到殺了大蟲,懂得鳥語,又說起小鳥告訴他取指環和頭盔,又警告他小心迷魅,之後,哈根遞給他下了解藥的飲料,於是齊格菲想起了穿過火焰,找到布琳希德之事。就在昆特大為驚訝之時,天上飛過兩隻烏鴉,哈根問齊格菲那兩隻烏鴉說些什麼,齊格菲驀地起身,背對著哈根,尚未回答,哈根即將矛刺進他的背,昆特和眾人均來不及阻攔。垂死的齊格菲唱出對布琳希德的愛之後,闔然長逝。

眾人將齊格菲的屍體帶回季比宏大廳,在廳中焦急地等待著的古德倫見到齊格菲的屍體,暈厥過去。再度醒來後,埋怨昆特等人殺了齊格菲,昆特表示是哈根,哈根亦承認是他下的手,並表示指環應屬於他。昆特認為應是古德倫的,和哈根爭奪之下,昆特亦遭毒手。哈根再度要取得指環,齊格菲的屍體卻自動舉起手,不讓哈根拿指環,眾人大為驚駭。布琳希德安靜地現身,表明自己才是齊格菲真正的未亡人,古德倫才知道受了哈根的騙,布琳希德正是齊格菲喝了藥酒後忘記的髮妻。布琳希德命人堆起柴堆,將齊格菲的屍體放在上面,自己則帶上指環,燃起柴堆,火葬齊格菲,並帶著愛馬一同殉情陪葬。火焰愈燒愈旺,突然間,萊茵的河水高漲,河水中出現了三個萊茵的女兒,一直在旁觀看的哈根急著跳入水中,試圖取回指環,卻被萊茵的女兒一同帶入河底,指環則又回到萊茵的女兒手中。河水逐漸退去,火則燒上了天,火光中,可以看到諸神聚集在神殿中,神殿正逐漸為火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