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4571
音樂出版號:OA 1095B D
演 出 者:

Gerald Finley
Marco Jentzsch
Johannes Martin Kranzle

Title 
華格納
紐倫堡名歌手


全區
英法德文字幕


摘自 博客來DVD館網站

在華格納多首重量級的樂劇或歌劇作品中,《紐倫堡名歌手》算是比較獨特的一齣歌劇。劇中角色已經不再神話故事中的神祇,而是有血有肉的市井升斗小民,也不見荒誕不稽的情節,而是真實發生在人間的故事。劇中的「名歌手」指的是學有專精,卻也精通歌曲創作演唱的工匠師傅。故事敘述通曉音樂的名歌手工匠們,周旋忙碌在歌唱比賽與女人之間的故事,情節十分有趣,在加上華格納擅常的音樂鋪陳技巧,使得整齣歌劇顯得趣味盎然,引人入勝。


摘自 輔仁大學網站 / 羅基敏

劇情大意:

第一幕:
在教堂裡,夏娃(Eva)和女伴瑪達蓮娜(Magdalene)正在做禮拜。夏娃注意到一位年 輕的外地人騎士華爾特(Walter von Stolzing)一直注視著她,芳心甚悅,兩人眉目傳情。禮拜結束後,眾人散去。華爾特攔住夏娃,想問她一句話。夏娃藉口忘了披肩和別針,先後兩次支開瑪達蓮娜,之後,瑪達蓮娜發覺自己忘了聖經,再度回去找。雖然如此,夏娃一直沒機會和華爾特講話,後者的問題:夏娃是否已許配人家,係由瑪達蓮娜以間接的方式回答:夏娃將嫁給次日在歌唱大賽上獲勝的名歌手(Meistersinger)。因此,想要娶夏娃,必須先成為名歌手。在瑪達蓮娜敘述當中,夏娃的插話清楚地表明非華爾特不嫁。為了達到這個目標,華爾特必須在當日取得名歌手的資格,這個任務就交由正好進來的瑪達蓮娜的男友大衛(David)來完成。交待過後,夏娃和瑪達蓮娜就離開了。臨走前,夏娃和華爾特約定當晚再見。

在和其他學徒們忙著準備名歌手的聚會的同時,大衛試著完成瑪達蓮娜交待的任務。他先要華爾特唱首歌,卻發覺後者一無概念。大衛於是以自己為例,向華爾特解釋什麼是「名歌手」。要成為名歌手必須拜師,一邊學手藝,一邊學吟詩唱歌,大衛自己則是紐倫堡最偉大的名歌手鞋匠漢斯.薩克斯(Hans Sachs)的學生。大衛解釋了一大堆,華爾特依然不進入狀況。此時,大衛發覺學徒們的佈置不合當天名歌手聚會的需要,趕緊糾正大家,學徒們亦稱贊大衛的聰明伶俐。

學徒們剛完成佈置,名歌手們就先後進來了。最先進來的兩位是夏娃的父親金匠波格納(Pogner)和書記官貝克梅瑟(Beckmesser),後者向前者表明打算在次日參加歌唱大賽的心意,並央求波格納在女兒面前為他美言,波格納答應了。此時,華爾特湊上來,向波格納致意,並表示自己自遠地來到紐倫堡,實因仰慕該地的藝術,前一日忘了向波格納說明,今天一定要表明自己想加入名歌手的心願。波格納一面和陸續進來的名歌手們打招呼,一面表示願意推薦華爾特接受測驗,以評定他是否有資格成為名歌手。另一方面,貝克梅瑟的第六感讓他對眼前這位陌生的年輕人沒有好感,在聽到華爾特希望能以名歌手的身份參加次日的歌唱大賽之後,貝克梅瑟更對他產生了敵意。名歌手先後進來,最後一位是薩克斯。柯特納(Fritz Kothner)逐一點名後,就開始當日的聚會。波格納正式宣佈要將女兒嫁給次日在歌唱大賽中獲勝的名歌手,眾位名歌手即是裁判。女兒可以拒絕名歌手的決定,但今生即不能嫁給別人。眾人皆表肯定,薩克斯獨持異議,認為女孩的心和名歌手的藝術是兩回事,建議除了名歌手外,其他的老百姓亦應加入裁判的行列,這個建議卻被其他的名歌手否決了。

緊接著,波格納向名歌手們推薦欲加入名歌手行列的華爾特。貝克梅瑟雖表反對在當日還處理此事,其他名歌手則對一位騎士竟想加入名歌手的行列頗感好奇,一致接受其接受鑑定。貝克梅瑟只好勉為其難登上監督者(Der Merker)的位子執法。在柯特納宣讀過規則後,貝克梅瑟即宣佈開始。華爾特的歌曲令名歌手感到陌生,一段未完,已被判定有許多錯誤。貝克梅瑟要他閉嘴,因為黑板上已經無處可畫記號。華爾特則反唇相譏,言自己至少有將全曲唱完的權利。除了薩克斯外,所有的名歌手都和貝克梅瑟看法一致。在意見相左的兩方爭執之下,華爾特雖繼續唱他的歌,卻也無濟於事,終於被判失敗,悻悻離去。

第二幕:
學徒們為即將到來的約翰日(亦即是仲夏日,一年最長的一天)而歡唱,大衛亦然。瑪達蓮娜手裡提著籃子,前來向大衛打聽白天那位年輕騎士是否通過名歌手的試驗。當她得知答案是否定之後,氣得立刻收回原本給大衛做獎賞的籃子,轉身回家。學徒們見狀,取笑著大衛,大衛生氣地反擊,卻被薩克斯看到,挨了一頓罵,並要他進去工作。

波格納和女兒散步回來,前者原打算和薩克斯談白天的事,想想作罷。夏娃則探著父親的口氣,是否一定要一位名歌手做他的女婿。兩人談話間,瑪達蓮娜出現,向夏娃做著手勢。夏娃一方面提醒父親進晚餐時間到了,一方面又提及白天的年輕人。波格納感覺到什麼,卻又不肯定,嘟噥著進屋去了。瑪達蓮娜告知夏娃年輕騎士失敗的消息,建議她向薩克斯求救,並告訴她貝克梅瑟拜託自己一件事,夏娃心煩地隨瑪達蓮娜進屋去了。

薩克斯檢查大衛的工作後,表示滿意,讓他休息,並要他將工具擺在門前,自己好繼續工作。但是大衛走後,薩克斯卻陷入了沈思。在這一個季節裡,丁香盛開,空氣中充滿了丁香花的香氣。薩克斯為丁香花的香氣吸引,挑起心事,想著自己如果只是一個很簡單的人多好,只管做鞋,管什麼詩不詩的。但是,他試著將精神集中在手上的工作上,卻不成功。於是乾脆放下工作,想起白天發生的事情。這個外地來的年輕人唱出的歌曲雖然很不傳統,惹得大家生氣,可是以他的直覺,其中必然有些什麼不一樣的、有價值的東西令薩克斯喜歡。想到此,他又能工作了。

夏娃由家中出來,看到薩克斯,上前攀談。薩克斯恭喜她次日要做新娘,夏娃卻並無笑臉,並且明示,希望薩克斯能參加比賽,必能獲勝娶她。薩克斯笑著拒絕了。夏娃又向他打聽白天年輕騎士的事情,薩克斯逐漸由夏娃言語中察覺了其中的緣由。正在此時,瑪達蓮娜急促地催著夏娃回家,並告訴夏娃,貝克梅瑟晚上要到窗口唱次日打算在歌唱大賽唱的歌曲給夏娃聽,以得知她是否喜歡,夏娃更加心煩,又唸著心上人怎麼還不出現。夏娃一方面拖延時間,一方面交待瑪達蓮娜待會代替她坐在窗前來應付貝克梅瑟。瑪達蓮娜原本懊惱著先前對大衛太兇,聽到夏娃此言,心中歡喜,因為大衛的房間正對著巷子,會看到她坐在窗口,進而一定會吃醋。夏娃聽到腳步聲,希望是心上人來赴約。另一方面,波格納又催兩人回家,但是這和瑪達蓮娜的催促一樣,都對夏娃無效,因為她已看到來人正是華爾特。

華爾特為白天的失敗而喪氣,在和夏娃說話之間,巡夜人(Der Nachtw踄hter)來了。華爾特本能地打算拔劍,卻為夏娃阻止,兩人決定私奔。夏娃回去換穿瑪達蓮娜的衣服,再出來和在樹下等她的華爾特會合,準備逃走。這一切卻被薩克斯看在眼裡,決定阻止,他將室外的燈火弄得透亮,照亮道路,打算澈夜工作,讓兩人無法逃走。

華爾特和夏娃正在懊惱之時,貝克梅瑟提著魯特琴出現了。華爾特衝動地恨不得立刻上前殺了他,又被夏娃阻止。貝克梅瑟打算向夏娃獻唱,看到薩克斯,自是大為掃興。此時,薩克斯又大聲唱起歌來,歌詞中有夏娃和亞當。躲在一旁的夏娃自然明白其中的意思,華爾特則不明白其意,只焦急著時間的逝去。貝克梅瑟向薩克斯搭訕,希望他能保持安靜,鞋匠卻表示要趕工,必須唱歌提神。貝克梅瑟看到夏娃的窗口出現身影,心中焦急,只好好言和鞋匠打商量。躲在暗處的華爾特得知窗口的是瑪達蓮娜時,幾乎忍不住要大笑,夏娃的情緒卻是錯綜複雜。

薩克斯向貝克梅瑟提建議,讓兩人均能完成各自之事。薩克斯讓貝克梅瑟唱歌,他來執法,以敲槌為記,標明錯誤,如此,他亦可完成要趕的工作。貝克梅瑟無奈,只好答應。貝克梅瑟的歌聲不時被鞋匠的敲槌聲打斷,正如同白天華爾特那一段的翻版。最後,薩克斯高興地表示自己的鞋子完成了,貝克梅瑟才知上當,憤怒地愈唱愈大聲,終於驚醒了街坊鄰居,穿著睡衣跑上街來抗議。另一方面,大衛亦被吵醒,向窗外一望,看到瑪達蓮娜的身影在窗口,立刻醋勁大發,衝上街來,抓著貝克梅瑟,飽以老拳,於是引發一場混戰。混亂中,華爾特試圖帶著夏娃逃走,卻被薩克斯阻止。後者一方面將夏娃推回她家,一方面將華爾特拉入自己店中。被驚醒的女人們則自樓上向下潑水,一場混亂才逐漸平息。當巡夜人再度巡查時,一切又歸於平靜。

第三幕:
清晨,薩克斯坐在桌前,翻著書,陷入沈思,完全沒有注意到大衛的來到。大衛興高采烈地自手上的籃子中翻出好吃的東西,顯然地,他和瑪達蓮娜已言歸於好。薩克斯終於回過神來,測驗大衛學到的東西,後者唱著唱著,才注意到該日亦是師傅的聖名日(Namenstag)。大衛希望師傅能參加比賽,打敗貝克梅瑟,並告知薩克斯,全城的人都這麼希望著。薩克斯笑著要大衛去裝扮自己,待會要風風光光地陪他出席盛會。大衛離開後,薩克斯繼續他的沈思,想起前晚之事,慨嘆「瘋狂」會驅使人做出多少不可能的事,前晚之事亦然。仲夏夜過去,仲夏日到來,薩克斯要將這股瘋狂轉化為一門傑作,而這也得要「瘋狂」之助。薩克斯正想著,華爾特進來了,表示自己做了一個好夢。在薩克斯鼓勵下,華爾特將夢化為詩,唱了出來,薩克斯隨手記下,表示讚賞,並半指點、半鼓勵地讓華爾特再接再厲,逐步完成一首完整的詩。薩克斯表示欣賞之餘,要華爾特務必記住旋律,才能證明是他的作品。最後,薩克斯要華爾特好好打扮,隨他赴盛會。

貝克梅瑟進入薩克斯店中,看到桌上一首情歌,字跡是薩克斯的,立刻想到必定是薩克斯也打算參加歌唱大賽,難怪前一晚如此修理自己。正在生氣時,薩克斯進來了。貝克梅瑟對他大加撻伐,薩克斯卻不知其所云。待明白其意後,薩克斯表示他並無意爭取夏娃,那首情歌大可送給貝克梅瑟,只是不容易唱,薩克斯提醒貝克梅瑟要留心。後者獲得薩克斯的一再保證,歡天喜地的帶著這首歌走了。

貝克梅瑟才走沒多久,夏娃出現了。她明顯地心情不好,表示鞋子不合腳。薩克斯正在檢查鞋子時,華爾特穿戴整齊地進來了。夏娃的注意力立刻轉移到華爾特身上,兩人四目相對,無限深情。薩克斯假裝未看到任何異樣,邊處理鞋子,邊發牢騷,怨嘆著鞋匠的工作,又說今天已經聽到一首好歌,但不知第三段怎麼樣了。說到此,華爾特望著心上人,高亢地唱出第三段,完成全曲。薩克斯一邊修理著鞋子,一邊告訴夏娃,這是一首傑作(Meisterlied,亦可說是名歌手級歌曲)。夏娃感動之餘,撲入薩克斯懷中,良久,薩克斯感慨地掙脫夏娃,將她交給華爾特,自己繼續抱怨著自己的工作。夏娃對薩克斯表達了自己的感謝,薩克斯說明自己早已想過這一切,要為她找個好歸宿。薩克斯喚來大衛和瑪達蓮娜,要他們為這一個新生的嬰兒─一首新歌做見證。由於小學徒不能做證人,薩克斯將他升為出師的學徒(Geselle),這一首新誕生的曲調被命名為〈神聖的清晨之夢的清新曲調〉(die selige Morgentraum-Deutweise)。之後,眾人歡喜地啟程,分頭赴會。

紐倫堡的人民聚集在郊外的一塊草地上,各個不同的職業工會先後舉著他們的旗幟,唱著歌進場,學徒們和大衛也來到此,最後,名歌手們在大家的歡呼下進場。薩克斯則在眾人的歡呼下,為當日盛會的開始發表演說,謝謝大家對名歌手的看重和支持,並宣佈只要大家認為唱得好的人,就可以獲勝。眾人皆為其肺腑之言感動,波格納更是難以言語表達心中的感激。薩克斯走向一旁緊張萬分的貝克梅瑟,調侃他兩句。之後,比賽在柯特納主持下開始。貝克梅瑟站上擂台,民眾對其並不表欣賞,議論紛紛。他很緊張地開始唱著自薩克斯處取得的詩句,卻因錯認其中一些字,加上旋律亦不合詩句,詩和曲都顯得零亂不堪,招致眾人的譏笑,連名歌手們都大為搖頭。貝克梅瑟最後唱不成句,在眾人暴笑中,憤怒地指著薩克斯大罵,說是被他陷害。薩克斯則為自己辯護,說明該詩並非出自他手,而是另有其人,為了證明他的清白,請原作者來唱這首作品。華爾特穩健地走進來,站上擂台,輕鬆地唱出全曲,獲得全場民眾和名歌手一致的肯定,他應是比賽的獲勝者。名歌手亦授權波格納授予華爾特名歌手的頭銜,波格納高興地如言進行,卻招來華爾特激烈地拒絕。此時,眾人又望向薩克斯,後者走向華爾特,對他曉以大義,告訴他〈不要輕視我們名歌手〉(Verachtet mir die Meister nicht),而引申出來藝術傳承、演變、一脈相傳,是一個民族的命脈,是維繫一個民族不致滅絕的所在。最後,他說「神聖羅馬帝國煙滅了,我們卻還有神聖德國藝術」(zerging' in Dunst / das heil'ge rom'sche Reich,/ uns bliebe gleich / die heil'ge deutsche Kunst)他的話語引來民眾的歡呼,稱頌著名歌手,重覆著薩克斯的話,頌讚著薩克斯,全劇就在這一片盛大的歡呼聲中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