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4836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喬凡尼阿庫利
薩爾瓦多斯特利安諾
安東尼法拉斯卡
柯西默雷加

Title 
凱撒必須死:舞台重生
Cesare Deve Morire


中英文字幕


摘自 開眼電影 網站

2012柏林影展金熊獎
義大利奧斯卡五項大獎


2012柏林影展金熊獎、獲義大利奧斯卡「大衛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劇本等五項大獎,年過八旬的資深導演塔維安尼兄弟(Vittorio &Paolo Taviani)將莎士比亞名劇「凱撒大帝」大膽改編,推出睽違影壇四年新作。

在羅馬一座高度安全戒備的監獄中,關著許多10年以上乃至終身監禁的重刑犯。當中有一群人正排練著莎士比亞的名劇「凱撒大帝」,準備在一個月後公演,然而特別的是,這些上台演出的演員並非赫赫有名的明星,全是正在獄中服刑,來自五湖四海、貨真價實的重刑犯。

這些囚犯在導演的安排下,經過試鏡與排練,在監獄中找到了他們的舞台,卻也模糊了真實與虛幻的界限。看這些「老江湖」熟練而真情地在鏡頭「演」出自我,人生境遇與陰謀悲劇中的「凱撒大帝」相互呼應,進而漸漸在舞台上重獲自由及新生。

本片所有場景、地點都非虛構,演員也全是「黑手黨」犯人,電影完成後他們仍持續在獄中演出,並開放給民眾欣賞,真情演出據說讓觀眾也深深為之動容。

導演塔維安尼兄弟說:「凱撒大帝的經歷就是他們的經歷」,因為他們都有過戲劇化的人生,其間充滿了背叛與謀殺。而本片在現有的電影創作形式上大膽突破,讓演員處在真實與戲劇之間,藉此深刻寫實地將人物面對困境時的勇氣與人性紀錄下來,因而獲國際媒體的高度評價。

導演簡介
義大利大導演維多里奧塔維安尼(Vittorio Taviani)和弟弟保羅塔維安尼(Paolo Taviani)是影史上著名的兄弟檔導演,不僅在義大利影壇享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更向來是國際大影展的常客。唸大學時,哥哥維多里奧主修法律,弟弟保羅 則專攻藝術,兩人被義大利新寫實主義大師羅塞里尼(Roberto Rossellini)的《游擊隊》(Paisa)深深打動後,決心一同闖蕩影壇,自此以「塔維安尼兄弟」闖出名號。

塔維安尼兄弟的電影總帶有濃濃的人道思想,並兼具詩意美感和歐洲藝術的水準。他們自1960年代開始縱橫影壇,至今總計共20部經典作品問世:如反映了當時社會父與子、貧與富、工業文明與民族傳統之間衝突的電影《我父我主》(My Father My Master),就替他們贏得了坎城影展最高榮譽金棕櫚獎和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之後他們又再以《疾走繁星夜》(Night of the Shooting Stars)獲得坎城評審團大獎。

塔維安尼兄弟過去4年沒有推出新作,但今年一出手便驚動天下:以電影《凱撒必須死:舞台重生》(Caesar Must Die)奪下今年柏林影展最佳影片「金熊獎」,隨即更包辦了義大利奧斯卡「大衛獎」最佳影片、導演、製作、剪輯及音效等五項大獎!該片首創先例將莎翁名劇 【凱撒大帝】搬上無比奇特的舞台-羅馬專關重刑犯的「雷比比亞監獄」(Rebibbia Prison)拍攝,並費時半年、將這群「重刑犯演員」一一訓練成具有迷人魅力的「刑男」明星…。該片創意既大膽、新鮮又令人震撼,贏得了路透社、美聯社 等國際各大媒體的驚天好評!


摘自 KingNet影音台 網站

聞天祥影評

義大利老牌導演塔維安尼兄弟(Paolo & Vittorio Taviani)對台灣影迷而言,算是陌生的名字。雖然他們早在1977年就以重揚新寫實精神的【我父我主】(My Father My Master)拿下坎城影展金棕櫚大獎,1987年描述兩兄弟到好萊塢為美國電影之父葛理菲斯(D.W.Griffith)作道具陳設的【早安,巴比倫】(Good Morning, Babylon)也被日本各大電影獎推崇為年度最佳外語片,然而台灣似乎只演過2007年的【雲雀山莊的情人】(The Lark Farm,且於2009年才上映)。原以為大師老去,鋒芒不再,然而兩人的新作【凱撒必須死:舞台重生】(Caesar Must Die)卻以壓倒性的好評擒下第62屆柏林影展金熊獎,也讓一票影迷得以快速見識這對合作長達半世紀的兄弟檔導演的寶刀未老。

由於宣傳的關係,現在進場看這部電影的觀眾應該都知道本片是由一群服刑中的囚犯來演出莎士比亞的名劇「凱撒大帝」。無獨有偶,今年五月在坎城影展獲得評審團大獎的義大利片【現實真相】(Reality,暫譯)的男主角也因為缺席首映,而爆出他仍在監獄服刑、比電影還精彩的「真相」。義大利犯人們一邊服刑、一邊拍電影,不知只是特例巧合?還是義大利獄政單位真的別出心裁的另類矯正方法?但可以肯定的是這些掀過大風大浪的罪犯,演起戲來還真是入木三分,莫非義大利人都是天生的演員?

不過我覺得【凱撒必須死:舞台重生】最精彩的還不是這項演員奇觀,而是導演的技法。尤其當我在柏林不帶任何資訊下初次觀賞的時候,直有種柳暗花明的驚喜。乍看之下,它像部紀錄片地描述一群囚犯經歷徵選、排練、演出「凱撒大帝」的經過,亦即會被很多人低估為一群未著戲服的囚犯的排演紀錄、甚至幕後花絮。然而看著看著,又不禁對部分明顯精巧的鏡位感到狐疑與弔詭。現下的紀錄片,也不是沒有擺拍這回事,厲害的不只是虛實難辨,而是你根本無須等到排好戲的演員上陣演出,整個「凱撒大帝」的內容其實早已在這些看似生活的片段裡,給精鍊地拍(演)過一遍了。

塔維安尼兄弟的過人之處,在於毫不浪費篇幅,八十分鐘不到的片長,卻作了各種有趣的辯證。從黑白到彩色的變化,最顯而易見;劇裡、劇外,藝術、人生的參透,也沒有太多為賦新詞的毛病;勝就勝在不落言詮的電影魔法。你以為看的只是表面的事件(排練),事實上他們最後要呈現的(公演),早已經在成果出現前,一點一滴被建構出來。塔維安尼兄弟也活用監獄的各個空間,讓它們隨時都可成為莎劇試煉人心的舞台,再賦予巧妙的構圖、運鏡、剪接,把生活、戲劇、電影三者融為一體,互為表裡,言簡意賅的程度,反而留下更多餘韻,讓你去咀嚼。年過八十的老先生們對於形式內容的實驗,可是一點都不輸給年輕的新銳,而那種圓滑的跨界手法,確實需要歷練。高齡八十九的法國新浪潮大師雷奈(Alain Resnais)問鼎今年坎城的新作【好戲還在後頭】(You Ain't Seen Nothing Yet)也給我類似的感受。

以簡馭繁、虛實相映,看似信手拈來,其實都是境界與領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