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5107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Jonas Kaufmann
Katarina Dalayman
Rene Pape
Daniele Gatti

Title 
華格納 帕西法爾

藍光版 ; 全區
義英法德西文字幕


摘自 博客來DVD館網站

回顧2013年適逢華格納兩百年誕辰紀念,在全球無數的慶祝演出中,就屬這場由紐約大都會歌劇院所推出的《帕西法爾》最讓人印象深刻,集結了全球最頂尖的製作團隊和華格納歌手,打造出當代最令人難忘的名演,宛如加冕皇冠上最燦爛的鑽石!

華格納的最後一齣作品《帕西法爾》,是改編自聖杯騎士之中世紀傳奇,描述安弗塔斯國王因創傷無法痊癒而痛苦不堪,神諭說唯有「純潔的愚者」方能拯救他,這就是年輕人帕西法爾。歷經女巫昆德麗的誘惑、魔鬼克林索爾的挑戰,帕西法爾取回聖矛治癒國王的傷口,並成為聖杯騎士之王。

紐約大都會歌劇院2013年二月所推出的《帕西法爾》,是由著名的加拿大導演法朗索吉哈(Francois Girard)製作執導,他過去以《顧爾德的三十二短篇》及電影《紅色小提琴》享譽國際。在這齣製作中,吉哈淡化原本故事中的宗教意涵,結合香港知名編舞家蔡敏儀所設計的肢體動作與舞蹈,加上「末日後啟示錄」的多媒體舞台景象,打造出超越時空、充滿世界觀並帶有東方太極色彩的亙古傳奇,而此等壯麗奇觀的戲劇效果,也只有在大都會歌劇院中方能展現。

音樂部分更邀請到當代最閃亮的明星陣容,包括炙手可熱的德國男高音考夫曼飾演聖杯騎士帕西法爾、近年快速走紅的瑞典女高音達萊曼詮釋從邪惡昇華的女巫昆德麗,及當代偉大男低音帕普演唱的老騎士古內茲曼…等等。指揮大師加提已多次在拜魯特音樂節上指揮過此劇,他統御全場的整合魅力,創造出令人屏息的華格納世界,成就這場被譽為當代最佳的《帕西法爾》名演。

摘自 世界新聞網 網站
歌劇「帕西法爾」 紀念華格納200歲冥誕 / 王海明 2013

華格納是一個相當具爭議的作曲家,而「帕西法爾」又是他最具爭議的作品,對非基督徒或不在西方社會長大的人來說,「帕西法爾」的宗教性確實有不少難以消化之處。

這齣華格納最後的作品,故事題材與他很多其他作品相同,也是取材自歐洲民族的神話傳說,但是他這次選擇的,是有著強烈基督教色彩的聖杯騎士的故事。

聖杯騎士是中世紀歐洲史上很受歡迎的一個題材,其內容主要都是描寫一群立誓要保護在耶穌基督受難時承接了他身上留下的血的故事。(這個題材在當代通俗文化堣揭h次被引用,電影「法櫃奇兵」第三集就是以尋找聖杯為故事主軸,暢銷小說和電影「達文西密碼」堳O藏的秘密,也是聖杯騎士。)聖杯騎士在英法文學堻怓y行的版本是亞瑟王和圓桌武士,在日耳曼文學堙A最流行的則是時13世紀Wolfram von Eschenbach所著的長篇史詩Parzival。他描寫的聖杯騎士隱居在西班牙北部的山間,護衛著聖杯,但是因為他們的掌教者Amfortas被叛教者Klingsor打敗,掌教的聖矛被奪,留下永不能癒合的傷口,時時刻刻受煎熬,幾乎不能執行最重要的儀式任務。

華格納改寫的歌劇版本,就從此開始。大騎士Gurnemanz曾受神諭,要等到一個「純潔無知者」才能來解除這個痛苦,所以當一個從小在山野堛齯j,對世事一無所知,連父親是誰、自己名字是什麼都不知的小夥子因為追蹤他射下的白天鵝而闖進騎士圈子堮氶AGurnemanz對他抱著很高的期待,甚至讓他留下來觀看最神聖的祭禱聖杯儀式。但他看完後似乎仍是無知無感,Gurnemanz又失望又憤怒把他趕下山去。

離開騎士領域的小夥子又闖入了Klingsor的城堡堙AKlingsor派出他頭號妖姬Kundry,希望誘得他像其他騎士一樣,轉投入他魔帳內。Kundry開始講訴他的生平故事,還告知他的名字是Parsifal(華格納的拼法),然後吻了帕西法爾。這一吻讓帕西法爾心智大開,他突然可以體會並同情Amfortas的痛苦,他抗拒Kundry的誘惑,當Klingsor拿著聖矛想刺殺他時,帕西法爾一把搶過來,Klingsor的罪惡城堡就此傾毀。

奪回聖矛的帕西法爾流浪多年,終於在精疲力盡時,回到聖杯騎士隱居之所,只是Amfortas早已不聞教政,致使教內分崩離析。已經改過向善的Kundry端來水幫帕西法爾洗腳,贖清了自己的罪,Gurnemanz也終於確定,帕西法爾就是將重建聖杯騎士的領袖。

伴隨Gurnemanz領悟到帕西法爾的領袖身份時的音樂,通常被叫做「耶穌受難日」(Good Friday)音樂,因此德國不少地方都有在復活節(耶穌被釘十字架三日後)期間演出此劇的傳統,加強了這部戲的基督教色彩。但是「帕西法爾」的宗教意義並不這麼單純。華格納在30出頭時就讀了Parzival,並有意要寫成歌劇,但等他真正開始動筆時,卻是30年之後。這時的他,不但已經是以「崔斯坦和伊索德」及「尼貝龍根的指環」改變了西方音樂的重量級作曲家,在思想上,也深受德國哲學家叔本華的影響,對佛教產生了興趣。

他構想中的以釋伽牟尼為主題的歌劇雖然未成,但許多音樂史家都從「帕西法爾」堿搢鴞繸訇邽q的影響,像是Gurnemanz對帕西法爾殺天鵝的憤怒,就有著「眾生平等」的思想。Kundry這個角色的來源,是因為她嘲笑了受難的耶穌,以至受譴永遠不能死去,而是被Klingsor所驅使,以不同的身份出現在不同的時代,幫他來誘引騎士誤入歧途。這也很明顯是取自因果輪迴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