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5379
音樂出版號:CNL 14014
演 出 者:

Willem Dafoe
Miranda Richardson
Rosemary Harris

Title 
詩人與他的情人 - 電影

3區 ; 中英文字幕

摘自 黃英雄電影部落 網站
詩人與他的情人 / 牟牟 老師 撰稿

1994年美國國家評論協會最佳女演員獎
1994年美國國家評論協會最佳女配角獎

1914年英國年輕女子薇薇.海伍出身有產階級家庭,喜好寫作詩歌,性格開放浪漫,她要當軍人的弟弟墨利斯.海伍開車到牛津大學默頓學院拜訪美國青年研究生現代派詩人湯姆.艾略特,兩人一見鍾情,很快的私自結婚,在倫敦過著簡樸的生活,薇薇積極的支持並幫忙湯姆寫作詩詞,卻因經濟困頓,湯姆接受岳父安排到銀行上班,為此薇薇很不以為然,處處阻攔先生上班,認為不該耽誤寫作詩詞,而她的舊疾頭痛胃痛及荷爾蒙失調也嚴重的影響著兩人的婚姻生活。

湯姆漸漸的融入英國文藝界新一代的布隆貝里文化,他與薇薇利用兩人生活點滴創作詩詞,受到布隆貝里文化精英崇拜,他還受洗天主教,並正式成為英國公民,這一切都與薇薇背道而馳,兩人心靈漸行漸遠,當他倆合作完成的詩歌大作(荒原)出版後,湯姆在英國出版業更是如日中天,薇薇甚至被限制與丈夫碰面,薇薇性情受到嚴重打擊,加上藥物與酒精作祟,她做出超乎常人的行為,夫妻倆已分房而居。

父親過世後,墨利斯與湯姆成為海伍家財產的受託人,善良懦弱的墨利斯因戰後工作不順,再次選擇到非洲,當他再次從非洲回來,湯姆安排他溶入他們的生活,相處了片段時刻,他感受到薇薇脫序行為對湯姆事業造成嚴重危機,他幫湯姆向母親訴說薇薇種種的失當行為,他倆請來私人醫師公會的醫療官員日夜觀察薇薇的生活行為,草率的讓藍姆大夫及米勒大夫各出一道測驗題,薇薇只答對一題,她求助的望向丈夫,湯姆竟冷漠無情的低頭迴避,就這樣法院判決薇薇精神異常,竟在喝下午茶的公共場所,薇薇被強制送進精神病院,湯姆堅定的擺脫掉妻子。

母親哀默的整理著女兒的衣物,感慨埋怨的對湯姆說著:在你來了之後,我警告過家人和朋友,他有點頑固,但很想融入我們,然後那些布隆貝里文化精英緊抓你不放,你千萬別覺得那些廢人是英國生活的代表,把八卦變成藝術沒什麼了不起,還把朋友寫進下流的小說,像海伍一家曾遠被埋藏至加拿大亞伯大省...還有我們家從未有人進瘋人院,湯姆,你發誓一輩子照顧薇薇,你現在已是出版界名人,我們能留甚麼給你...我終其一生希望薇薇能夠找到接納她的人,現在不是你耍聰明的時候。

幾年後,墨利斯已當上非洲拉哥斯警察局長,他來探望薇薇,他看到正常落莫的姐姐,而他是母親死後,第一個來探訪的朋友,她還隨時準備著親自製做的巧克力等待著湯姆------。

劇情賞析
T.S.艾略特(Thomas Stears Eliot)1888年出生於美國密蘇里州的聖路易斯,家境十分優越,父親是公司總裁,母親原是教師,後來積極参與社會工作,有五個姊姊。1905年進哈佛大學,最後獲得比較文學學士學位,以及英國文學碩士學位。1910年前往巴黎的索邦大學,深受前衛思想及學術影響,又回哈佛大學修讀哲學博士學位,1914年前往歐洲,當時哈佛部分的哲學老師已將他視為未來的同事,他打算同年秋天進入牛津大學默頓學院,1915年發表(J.阿爾弗雷德.普魯弗洛克的情歌),這是模仿法國象徵派詩人儒爾.拉夫格的風格,具有很濃的諷刺意味,刻畫當時社會背景下對於愛情對於生活的複雜心理。1916年完成博士論文,但因拒絕回國失去學位,1917年在洛依銀行(Lloyd’s Bank)擔任評估員,這一年出了第一本書(普魯弗洛克及其他),出版給了他很大的動力,由(自我主義者)雜誌印行,艾拉茲.龐德夫婦匿名出資,奠定了名詩人地位,1922年荒原(The Waste Land)出版,名氣高漲近似神話,至今被認為是英、美現代詩歌的里程碑,它宣示著第一次大戰後西方文明的危機和傳統價值觀念的失落,反映上一代人理想的絕望和幻滅。1927年入英國籍,1930年以後的30年是英國文壇最卓越的詩人及評論家,1948年60歲得到諾貝爾文學獎。

這是一部愛情傳記電影,是音樂劇(貓)的詩的真實故事,述說一個女人殘破的一生,一位妻子精神異常如何帶給她與作家丈夫生活上的沖擊,及寫作上的奇妙靈感,同時也披露了他們之間與眾不同的愛。幸福是什麼?兩個如此相愛又有共同的喜好,為何最後還是婚姻破滅?是傳統、現實與個人才能的衝突?

艾略特剛出道時還能對著女作家葛興頓.奧德琳替妻子辯解:我完全仰賴她,她是我第一位聽眾...她的不快樂是我的錯,照顧她是我份內的事,漸漸的艾略特自嘲著:詩不是抒發情感,而是逃避情感;到後來主教問他:你到底想要什麼?艾略特回答:我娶了我愛的人,可是我們所做的每件事都背道而馳,我渴望有人為伴,但我卻倍感孤寂。

當事情已到無法挽回時,薇薇敘述懇求著:結婚的誓言不是說我們依神的旨意結合,無人能分,你不是宗教專家嗎?...那裡的鼠輩要你全力奉獻,我根本無容身之處,我很氣被孤立,...你多麼成功名詩人,大出版商的要員,我也有份,畢竟那些詩寫的是我們的生活,我只想沾點光,...你要離開我一年,卻連告訴我的勇氣都沒有,墨利斯問我們的生活,我們卻一再說謊,...我嫁給你就是為了逃避這一切,但你老想完全融入英國;艾略特辯解著:這些年來,從一開始我們保守秘密,我們避開彼此目光,只因我們怯於承認我們竟是如此陌生,生活中只有藥、醫生、專家...我從未被告知,還有人們的目光...。

1933年薇薇.艾略特住進倫敦諾桑堡蘭精神病院,夫妻正式分居,直到1947年1月22日過世,她始終認為:我先生是世界上最甜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