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5623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理查勞斯伯格
芭芭拉荷西
彼得鄧肯

Title 
鋼琴師的靈慾樂章 - 電影

全區 ; 中英文字幕


摘自 開眼電影 網站

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是母親?還是愛人?派西是一個非常有才華的鋼琴家,也是個古怪的天才,他恣意的照著自己的方式過日子,完全不在乎世俗的眼光。本片的背景從派西出生、成長的澳洲鄉鎮拉到一次世界大戰前的英國,他居住多年的地方,當時的英國尚未在美國殖民。派西是個善變的人,他有多種不同的面貌,一個淘氣的壞蛋、一個溫暖的朋友、一個受到保護的人,同時也是個孩子。女人是通貫整篇故事的主軸,派西和他母親蘿絲之間的情感異常的深厚,這是種意味深長的愛,而非亂倫,但一般人卻不這麼認為。

當美麗的丹麥鋼琴家凱綸出現,母子的二人世界產生了變化,蘿絲一方面害怕會失去兒子,一方面又希望派西在愛情滋潤下可以結束自我鞭打的怪癖。凱綸不僅是派西音樂創作的伙伴,還是他性虐待的伴侶,然而派西卻開始感到煩惱,他根本無法離開母親獨立生活。

派西必須在兩個女人之中作抉擇,或是直接告訴凱綸,母親將永遠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而面臨一場即將引發的風暴......


摘自 台彎編劇藝術學會 網站

以澳洲著名的鋼琴演奏家波西為背景,大膽地深入鋼琴家苦悶與放縱的心靈世界,在音樂的釋放與情慾的自虐中,透析了複雜而令人難解的人性。縱然刻意隱藏一些個人隱私,然欲蓋彌彰的矛盾不禁洩露了令人不堪的訊息。

波西縱然才華洋溢,但一名藝術家在面對每日的挑戰與突破的焦慮,其思維必然是有異於常人的。波西在成長過程中很幸運(或者很不幸?)地有了母親蘿絲的精心規劃與安排,於是波西一步步地踏上了他的演奏生涯。在各國王公貴族的邀請中,透露了這些權貴的虛榮,於是波西只能演奏這些貴族喜歡的音樂。波西心靈中無窮的創作動力卻是屬於一種活潑的自然力量,他不願被拘束在以前音樂家的音符中,他有屬於他自己的詮釋方式,那是一種屬於心靈生命的對話。

影響波西生命的女人最重要的當然是他的母親蘿絲。蘿絲在為兒子的生涯規劃中是完全正確的,但問題出在她自己的生命規劃過程卻是失敗的,而這些誤失也無聲無息地影響了波西而不自覺。

蘿絲的丈夫染上梅毒後傳染了蘿絲,兩人因此離異,並大大影響了蘿絲的情緒。當病症發作時,蘿絲幾乎是無法自制的。波西為了醫治母親的病不得不接受羅沃利夫人的安排,使得波西在成長過程中陷入了永遠無法掙脫的宿命與不安。

在蘿絲面前,波西永遠像一名嬰兒,他不必擔心什麼,因為一切在蘿絲的掌握中,就像嬰兒只要張口就可以吸吮到滋養的母奶。這份的倚賴逐漸拓染開來之後,就會變成另一種原始的本能。那是來自古遠的慾望起點;也是今生生命的起點。

波西與蘿絲之間究竟有無母子亂倫?這是見仁見智的看法,但當波西逐漸疏遠羅沃利夫人而備受夫人埋怨時,直接印證了波西與羅沃利夫人的不正常關係,然而這一點也是編導的一種影射手法,何況蘿絲先前如何了解兒子的情慾是必須在「鞭刑」中才能得到釋放?這自然是蘿絲的參與才能了解的。更正確地說法是波西在這方面的怪癖也是蘿絲的誘導,原因是蘿絲身染梅毒,在激盪出兒子的慾望卻又無法讓他疏解後,似乎只有藉助在身體的疼痛刺激才能撫慰那份悸動與不安。問題是,當波西已經習慣或沉迷在那種痛的激點而不可自拔時,他的心靈早已受盡了扭曲與變形。

蘿絲自然想盡辦法極力要扭轉這份走偏鋒的釋予,她也期待兒子能回歸一種自然的男女情慾媾合,於是當女鋼琴家凱倫出現時,蘿絲自然樂觀其成。但波西卻已深陷在鞭刑的刺激而無法自拔。凱倫愛著波西,自然配合著波西的嗜好而接受鞭刑並拍照為證,然而這並非是蘿絲所希望的,因此當蘿絲無意中發現凱倫背部的鞭痕之際,自然替兒子的沉溺感到不安與難過。

事實上波西的一切怪異舉動全部來自蘿絲,母親從小的呵護在他的成長過程中逐漸薰染了情與慾,然而這份激情卻必須依靠另一種刺痛來渲洩,而被關閉的情慾就逐漸被封閉甚至遺忘。但其實這也只是一種過渡時期,當波西尋求到真正的慾望出口時,自然會有改觀的。只是這個前提是蘿絲的消失。

波西不是無法接受凱倫,真正的原由自然是蘿絲的陰影籠罩在他的心靈。當他選擇凱倫則意味著將失去蘿絲,猶如嬰兒失去奶瓶一般陷入前所未有的慌張與不安,於是縱然凱倫釋放出三人共享情慾的提議,但波西依然無法接受凱倫,原因不是凱倫值不值得愛,而是波西根本無法離開母親。

影片的最後以字幕打出蘿絲於1922年在紐約跳樓自殺,原因是不堪外面謠傳她與兒子波西的亂倫關係,但也有可能是她的梅毒已到了末期。波西的父親曾在一次演奏會後來見波西,他的臉上有著梅毒末期的潰爛傷口。如果這些難看的傷口出現在蘿絲的臉上,蘿絲自然是沒有勇氣活下去的。

情慾是人性的一種反應,雖然包含了愛與恨,佔有與侵犯,但更多的元素卻牽扯了靈魂深處的不安。當波西或凱倫的雙手遊走在黑白琴鍵之際,他們的思惟是否也牽動了某種慾望?

透過音符的幽揚,抒發了音樂家潛藏的心聲與悸動,在人性從旋律中獲得短暫撫慰後,是否一切就屬歸零?如果不是,那在演奏的琴鍵背後,驅動音符的心靈究竟尚有什麼隱藏?

人的情慾似乎是無窮無盡的,這不只限定在音樂中,在任何的藝術領域甚至日常生活中其實都是一致的。一舉手一投足,若不是深確了知分明,都將是無明妄念的逼催而不自知。但縱然如此,生命仍得在這些情慾的考驗中有所撿擇,透過這些撿擇,生命就能顯現它的真諦與意義。

也許人的靈感或創意,是來自歡愉激情之後吧,於是「鋼琴家的靈慾樂章」這部影片就有了另一種的新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