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5627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Maria Ewing
The concertgebouw orchestra
Bernard Haitink

Title 
馬勒 第4號交響曲

全區 ; 藍光版


摘自 http://www2.ouk.edu.tw/wester/composer/Introduction/Mahler/DasLied.htm 網站

馬勒第四號交響曲是馬勒交響作品中,演奏時間最短的作品,編制規模也較為精簡,馬勒將藝術歌曲<天堂的生活>融入樂章當中,試圖尋找生命中的純淨並渴望救贖。

在馬勒的交響曲中,完成於1900年的「第四號」最嗅不到死亡氣息,他再度回到「第一號」的手法,採用傳統的古典形式來表現此曲,風格清晰明快。第四樂章中加入女高音演唱「少年的魔號」傳達對天堂生活的渴望。

第一樂章,以雪橇的鈴聲和長笛描繪出天真活潑的童話世界,其活潑直接的手法不同於馬勒 之前交響曲的樂風。馬勒在以往的交響曲中,都會有一段 較長的前奏,然後在曖昧當中,導入主題,可是第四首交響曲卻是直截了當的放出主題,而且出現了馬勒的交響曲中非常罕見的以童真歡樂為主題。所以更顯現出本樂章的不平常。

第二樂章,自由的輪旋曲型式,別德勒舞曲及一個以小提琴為主奏的詭異主題,交織成第二樂章,又說別德勒舞曲代表天國的寧靜與柔美,小提琴主題部分代表死神之舞。樂章一開始法國號、木管吹出跳躍的音符,然後小提琴奏出神秘細膩的主題。讓整個樂章瀰漫著 詭異的氣氛。馬勒曾對這樂章的內容提出了說明:他在睡夢中,從天堂的夢境 中掉落,以為自己身處在神秘而恐怖的森林中,有如地獄般。因此整個樂章呈現出優美、沈靜、詭異不和諧的戲謔中。

第三 樂章,沉靜的慢版,一開始以弦樂器,柔美的奏出第一主題。然後是小提琴、雙簧管奏出激情的副主題。接下來,兩個主題反覆變奏,交織成第三樂章。有些學者專家認為,這一段是在描寫馬勒的母親,一生忍受不幸,但其慈愛與諒解卻從未改變;任何人聽到具有馬勒深刻情感的音樂時,很難不被感動。這段樂章,是緩和而優美的。

第四樂章,是天國的生活,由女高音來演唱。從歌詞中,我們可以發現馬勒非常嚮往天國,卻不能十分肯定天國是不識相他想像中的樂土,因此整章充滿了不安與矛盾,這種特質可說是馬勒的交響曲的特色。

馬勒的第四號交響曲最讓人費解的地方,就是在樂曲最末樂章那段極盡安詳、完全不似任何交響曲澎湃、洶湧的「天國之歌」,曲中用了女高音輕柔地演唱著,唱出孩童般對於天國純真的想念。這首終樂章的歌曲,如眾所知,是出於馬勒一八九二年的舊作「少年的魔法號角」中的一首,而在第三號交響曲譜曲過程中,馬勒原意是要將此曲放在該交響曲終樂章的;這樣奇異的交響曲結尾在當時當不能得到一致而良好的迴響,然而馬勒卻有著他的堅持,他希望藉這首交響曲表達他對這個世間的看法,那是一種「複雜與純真」錯雜的世界觀。而整首交響曲的過程,其實是以這最早完成的終樂章為目標,從複雜、完全成人的自我意識,朝向天真的童心的自我發現。從這個角度來理解這首交響曲,那麼就不只是單單能感受到終樂章女高音那純潔如天使歌唱般的美感,更能啟發任何一位聽者對於內在性靈的觀照和醒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