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5628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Hr-Sinfonieorchester
Paavo Järvi

Title 
馬勒 第9號交響曲

全區 ; 藍光版


摘自 http://www2.ouk.edu.tw/wester/composer/Introduction/Mahler/DasLied.htm 網站

馬勒的第九交響曲跟他的「大地之歌」一樣,常被視為他「告別人世」之作,也是這位德奧浪漫派最後一位交響曲大師最後一部完整的傑作。馬勒在完成他的第七交響曲之後,本來很擔心,他的創作力會衰退,想不到不光他的創作力,不但沒有衰退,以神來之筆,在兩個月內,就完成了他自認為是他一生最重要的巔峰之作:第八交響曲(千人)。果然1909年9月12日,馬勒在慕尼黑舉行此曲世界首演時,獲得空前的成功,歐洲所有文化界名人差不多都到了。

1907年四十七歲的馬勒在事業正在飛黃騰達之際,突然遭遇人生三大悲劇: 3月17日 馬勒被迫辭去維也納宮廷歌劇院的音樂總監,結束了十年他在維也納歌劇院的黃金時代,同年 7月5日 他那四歲半的大女兒瑪麗亞死於猩紅熱與白喉。女兒喪禮過後沒幾天,醫生診斷馬勒有嚴重的心臟病與心律不整,醫生禁止他一向熱愛的爬山騎車、游泳等活動,這點讓他身心大受打擊。大女兒之死對馬勒與愛人愛瑪都是重大的打擊,於是離開住了七年的梅爾尼格(Maiernigg)夏季別墅(馬勒曾在此創作五首交響曲第四到第八),搬到奧國義大利邊界和山區Tyrol附近的Toblach,他的最後三首大作都在此完成,而且也來不及親自指揮就去世了。

1909年他結束了紐約大都會歌劇院首席指揮之職,並指揮兩場紐約愛樂的客串指揮之後,回到奧地利的家約一個月之後( 1909年6月10日)馬上投入第九的創作,那時他寫信給弟子華爾特(Bruno Walter)說:「我從未像現在這麼熱愛生命,而且發現生存在世界上是多麼甜美的一件事。」,八月他告訴好友Theoder Spiering:「不久之前,我開始寫一首重要作品,現在我正完全投身於此曲的寫作。」八月底他又寫信給華爾特:「此曲將我長久以來埋在心裡的話,想說而未說的表達出來,因為我以瘋狂的速度創作此曲,因此原稿顯得雜亂無章,將使陌生者無法辨識,所以我熱切期待今年冬天我能有機會產生美好可讀的版本。」

因為貝多芬、舒伯特、德弗札克和布魯克納寫完第九就去逝,使馬勒內心有一個根深蒂固的迷信,認為他完成第九,上帝便會來召喚他,但馬勒對這個世界充滿了關愛,他對紐約愛樂的新工作充滿了期待,他並不想離開人間,於是1910年4月1日完成第九的可讀版本後,他第二天馬上投入第十交響曲的創作,以為這樣使可以逃過「鬼門關」。結果他在 1911年5月18日 去世時,他只完成了第十的第一樂章,第九仍然是他最後完成的交響曲。這首在他去逝之前十三個月完成的作品,直到他去逝後的十三個月,也就是 1912年6月26日,由他的親密戰友華爾特,在維也納世界首演,這是馬勒的作品首次在他的精神故鄉維也納首演。這首告別故鄉親友的作品,能在維也納首演,他地下有知一定會很高興。華爾德在世界首演時,描述此曲的最後一個樂章時說:「他充滿了向人間告別的情緒,這裡有他對人世別離的悲傷,但也看到人間天堂的光芒的喜悅,整個交響曲的氣氛不是由想像產生,而是真實的感情的產物,最後在和平的告別聲中結束,雲彩終於消失在藍色的天空中。」熱愛馬勒音樂的心理分析大師Theodor Reik說:「第九是一位偉大藝術家面對死亡的最好自畫像。」小澤征爾告訴他的好友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江健三郎:「馬勒第九告別了他過去所熟悉的調性音樂,到未知的領域去探索,是二十世紀第一首無調性音樂的傑作。」的確這首曲子對參加過世界首演的十二音列三大師荀白克、貝爾格、魏本都產生了刻骨銘心的影響。

馬勒第九不但是他本人告別人生告別調性之作,也成為二十世紀名指揮告別他心愛樂團的「告別交響曲」,例如馬捷爾離開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Barenboim離開芝加哥交響樂團、或Riccardo Clailly離開阿姆斯特丹皇家愛樂時,都以馬勒第九作最後一場演出。台灣很少演出過馬勒第九,深受馬勒影響的台灣作曲家兼指揮家金希文說:「指揮過馬勒第九的第四樂章之後,我覺得我蒼老了不少。」我個人雖然在德國聽過馬捷爾和美國聽過湯瑪斯分別指揮馬勒第九,但最感動的一場卻是在台灣呂紹嘉指揮NSO在新竹演出的那一場,那是一次終身難忘的美感經驗。現在NSO客席指揮赫比格也是目前德國碩果僅存的馬勒專家之一,他業已灌了三張馬勒的名盤,上一季他演出馬勒第六,也讓NSO有超水準的演出,相信他的告別演出:馬勒第九,一定會讓大家再度體驗馬勒感人的音樂世界,像四年前呂紹嘉那一場馬勒第九一樣的留下終身難忘的回憶,希望大家不要錯過。

第九交響曲自1912年首演以來,有些樂評家認為馬勒的第九是唯一完成的『未完成交響曲』。這一部作品,型式上雖然不算很正統,但卻是由四個樂章所構成。第一和第四樂章速度都是徐緩的,分別是D大調的[悠遊的行板]和降D大調的[慢板]樂章,中間C大調的[詼諧曲]和a小調[迴旋曲]和[詼諧曲]樂章。後面的三個樂章都是馬勒作品中很成功的部份,而且是獨特性的作品。所以他們銜接在第一樂章後面,實在有點令人出乎意料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