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5657
音樂出版號:732304
演 出 者:

Carlo Colombara
Anita Rachvelishvili
Kristin Lewis

Title 
威爾第 阿依達

全區 ; 藍光版
英德法西中韓文字幕


摘自 維基百科 網站

《阿依達》(Aida)是由朱塞佩·威爾第作曲的4幕歌劇。義大利文劇本由奇世藍多尼(Antonio Ghislanzoni)編寫,改編自馬里埃特(Auguste Mariette)所寫的故事。歌劇於1871年12月24日在埃及開羅的總督歌劇院首演。

對於該部歌劇的創作目的,坊間有很多誤傳。實際上《阿依達》並非為慶祝1869年通航的蘇伊士運河,或開羅總督歌劇院的啟用所作的。現在可確定的是該劇是由埃及總督伊斯梅爾爵士以150,000法郎(四千英鎊)邀請威爾第作曲,定於1871年1月上演,但因普法戰爭爆發而延遲上演。

《阿依達》是一部著名歌劇,當年一上演已獲高度讚賞。《阿依達》經常被演出,並有多個錄音版本。其中一首樂曲《榮耀歸於埃及》(Gloria all´Egitto)更成為歐洲的足球比賽時球迷經常詠唱的歌曲。


摘自 大紀元新聞網 網站

這是一部場面華麗,充滿異國情調的作品,故事感人肺腑,全劇洋溢著優美的旋律,是威爾第歌劇中,與「茶花女」一樣上演次數最多的作品。

故事發生在古代埃及。期待被選為埃及軍統帥的拉達梅斯,唱出詠嘆調「天上的阿伊達」,幻想著只要凱旋歸來,便能請求國王將女奴阿伊達賜給他。埃及公主安奈莉絲,一心想吸引拉達梅斯注意,卻始終未獲得回應。原是衣索匹亞公主的阿伊達,隱藏身世,如今以被捕女奴的身分出現,拉達梅斯對她無比傾心。

安奈莉絲雖一直懷疑他們兩人的關係,卻苦無證據,這時埃及國王接獲敵軍來犯的通告,於是任命拉達梅斯為統帥,率軍討伐阿摩納斯羅國王率領的衣索匹亞軍隊。眾人高喊「勝利歸來」後退場。獨自一人留下的阿伊達,夾在祖國與拉達梅斯的愛情之間而苦惱萬分,唱出詠嘆調「勝利歸來」。

女巫與祭司們在合唱與舞蹈中祈禱過後,祭司長蘭費斯將一把聖劍交給拉達梅斯,然後再向神明禱告祈求勝利。焦急等待拉達梅斯凱旋歸來的安奈莉絲,向阿伊達謊稱拉達梅斯已戰死沙場,企圖試探阿伊達的內心。安奈莉絲斥責暴露真情的阿伊達不過是個奴隸,怎能和她相提並論,使阿伊達十分傷心。

隨後傳來讚頌神明與祖國的雄壯合唱,拉達梅斯在歡呼中凱旋歸來,俘虜被一一押解出來,阿伊達看到父王阿摩納斯羅也在其中,不禁大叫出來。阿摩納斯羅要女兒不要洩漏自己的身分,然後請求埃及國王寬容。蘭費斯與祭司們都反對,要求將所有的俘虜處決。但拉達梅斯出面斡旋,最後只留下阿摩納斯羅一人當做人質,其他俘虜全被釋放。埃及國王褒獎拉達梅斯,當眾宣佈要把女兒安奈莉絲與王位賞給拉達梅斯。群眾高聲歡呼,拉達梅斯與阿伊達卻困惑絕望。在一旁的阿摩納斯羅則發誓報仇。

安奈莉絲在蘭費斯的陪同下走向伊西絲神殿。阿伊達唱出思念祖國的詠嘆調「啊,我的故鄉」。阿摩納斯羅出現後,逼迫女兒從拉達梅斯那裡打聽出埃及軍情,被阿伊達所拒。阿摩納斯羅立即斥罵說,妳已不是我的女兒,只是法老王的奴隸罷了。阿伊達心痛欲碎,只好答應父親的請求。阿摩納斯羅躲到暗處後,拉達梅斯出現後,阿伊達懇求他一起逃亡,拉達梅斯猶豫不決,阿伊達毫不容情逼他「既然如此,你就回到安奈莉絲身邊」,拉達梅斯迫不得已只好答應,於是阿伊達詢問他「從哪一條路逃走最安全?」,拉達梅斯不經意溜口說出「從納巴塔山谷」。偷聽到的阿摩納斯羅跑出來,表明自己就是衣索匹亞國王。拉達梅斯目瞪口呆,阿伊達居中調解。這時安奈莉絲與蘭費斯出現,大罵「叛國賊」,拉達梅斯阻擋住想襲擊安奈莉絲的阿摩納斯羅,束手就擒,阿摩納斯羅父女趁機逃走。

安奈莉絲對拉達梅斯苦苦相勸說,只要你忘記阿伊達,我願救你一命。拉達梅斯表示叛國是事實,自己不願蒙羞苟生。蘭費斯與祭司們開始審問拉達梅斯,拉達梅斯卻一言不發,安奈莉絲見狀非常著急。最後宣判拉達梅斯將被處以活埋之刑。安奈莉絲大聲抗議,祭司們不予理會,只是嘀咕說「叛國者該死」。

阿伊達為了與情人共生死,趁機潛入地牢,等到牢門被封死之後,她才現身,並與被關在地牢裡的拉達梅斯雙雙唱出永恆不變的愛情,並快樂地期待在天上結合。而地牢上層的神殿中,安奈莉絲穿著喪服,安詳地為她所愛的拉達梅斯祈求冥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