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5720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Miles Davis

Title 
Pictures brew, Part one

全區


摘自 百度百科 網站

邁爾斯·戴維斯(Miles Davis, 1926-1991)素有“黑暗王子”之稱,出身於富裕中產階級家庭的他,父親是一位牙醫師,而母親和姐妹都是音樂家。九歲的時候就開始接觸小號演奏。在13歲生日那年,Miles Davis拿到生平第一支小號生日禮物,他父親絕對想不到這支小號竟開啟了他的音樂旅程,並且讓他成為爵士發展過程上一位重要人物。

邁爾斯·戴維斯(Miles Davis) 1944年,他進入著名的紐約茱莉亞學院學習。並在那裡得到了爵士音樂家科爾曼·霍金斯的幫助,從此進入了神奇的爵士音樂世界。

由於家境富裕,因而得以負擔Davis到紐約茱莉亞學院唸書所需,但不久之後,他便離開學校到52街的酒吧表演,並因加入Charlie Parker的樂團而受到注意。事實上,年僅19歲的Davis,在當時尚無法與Parker相提並論,不過他的進步是有目共睹的。在四O年代末期所錄製的作品中,可以感受到Davis把溫柔深沉的思緒帶進躍動的Bop(咆勃)樂風中。

1945年的Miles Davis正值十九歲的青春年華階段,他與一般人一樣在學校讀書(茱莉亞學院-Juilliard School),但他與一般人不同之處,就在於此時的他已經與咆勃爵士樂(Bebop)大師Charlie Parker同台,錄下這張專輯的第一首歌「Now''''''''s The Time」,這首曲子的珍貴程度可見一般,除了一方面是Miles Davis的初放爵士光芒之作,另一方面則是這時正是音樂禁令的限制剛過,所有的爵士樂手就像出了籠子的老虎,極盡所能的發揮。而專輯的最後一首歌「Portia」是Miles Davis在60歲時所灌錄的(1986),這時的他雖然已經到了一個音樂演奏家的殘年階段,但似乎不甘願就此放棄他的音樂生涯,仍致力於Harmon - Muted(用於小號上面的弱音器)的音色發展,將傳統的樂器加上了電子合成樂器。

1955年的Newport爵士音樂節,Davis與John Coltrane、Red Garland、Paul Chambers及Philly Joe等人合組五重奏樂團同台演出,令人為之驚艷。 Miles Davis的悶音演奏相當出色,音色中具有些許神秘的特質,成為樂團表現之鷹架。 1959年,中音薩克斯風手Cannonball Adderley的加入,使整個樂團達到最佳狀況。 “Kind Of Blue”專輯便將爵士樂從和弦的架構中解放出來,拱出音階為獨奏基礎的結晶創作,被樂評評為爵士史上的不朽之作。

離開Parker之後的Davis於1947年認識了編曲家Gil Evans,並與Evans樂團的樂手組成樂團。他們於1957-1959年間所合作的管弦樂編制作品已被視為經典:包括“Miles Ahead”、改編蓋希文(George Gershwin)的“Porgy And Bess”、以及改編自西班牙作曲家羅德利哥的「阿蘭費斯」吉他協奏曲慢版樂章的優美“Sketches Of Spain”。而“Milestones”是首度以十九人弦樂編制為基底所編寫的作品,Evans恰到好處地融合富麗的弦樂與Davis的小號樂器,使其更加多采豐富。

1964年,The Beatles風潮席捲全球之時,Davis發現到傳統搖滾樂配上爵士樂的市場潛力,而創造出Jazz-Rock,後來被稱為Fusion(融合爵士),也因此吸引了許多搖滾樂迷加入爵士樂市場。

六、七十年代,邁爾戴維斯幾乎就是爵士樂壇的標竿人物,他的音樂只要一問世,就成為樂手崇拜追隨的對象,形成一種爵士風潮。 “我喜歡新鮮的東西,始終抱著每天學習的心情。對於那些走不出自己框框的樂手,我深深感到悲哀。”這就是邁爾戴維斯,一位永遠追求新音樂,走在時代前端的爵士巨星。他的音樂儘管多變,他的性格始終神秘,但是對爵士樂執著的心,以及不斷顛覆自我的理念,卻是數年來堅持如一,這樣一位爵士樂大師,相信再過七十年之後,受到樂迷懷念的程度一樣會如同今日深厚,不會有絲毫減損。

1975年,在一連串汽車意外、嗑藥等問題纏身的情況下宣布退休,甚而有人覺得Davis不能夠再表演了。六年後,出乎眾人意料之外的,Miles Davis又回來了,並且健健康康地推出“The Man With The Horn”這張專輯。之後發行“You're Under Arrest”這張以放克(Funk)為基調的專輯,甚且演奏Cyndi Lauper的「Time After Time」、Michael Jackson的「Human Nature」等流行曲目。

1991年9月28日Miles Davis去世於加州醫院。這位固執的天才酷公子哥兒身後所得到的評語不是阿腴奉承,也不是慍怒詞句,只是流傳百世的一些優良事蹟。他所留下來的音樂組織緊密、充滿理性,象徵不斷追尋藝術的精神。

他的一生都在創新,參與締造了Cool, Hard Bop, Modal, Fusion等曲風。 Miles Davis曾說過音樂對他來說是一種折磨,因為當他清醒時腦袋中除了音樂其他什麼也沒有。音樂是他的生命。 Miles Davis以他演奏的慢、幽怨、歌謠味重而聞名。他本可以演奏得更快點,但他寧願以中速演奏。他曾說他演奏的方法就是他聆聽音樂的方法。他演奏時常模仿火車,老人的說話聲,數年後,他還模仿電吉他的哇哇聲。他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他在演奏時很少說話,從不告訴聽眾他在演奏什麼。因為他認為音樂就是他的語言,小號和曲譜應該替他說出所有的話。

邁爾斯·戴維斯是爵士音樂史上傑出的指揮家和小號演奏家,在他的一生中,對許多風格的爵士樂都有深入的研究。 60年代後期,戴維斯開創了FusionJazz(融合爵士樂),馬上對世界爵士樂壇產生了巨大的影響,這種音樂也變成了當今極為時尚的音樂形式。這張雙碟唱片出版於70年代初,其中收錄了許多他的經典之作,是爵士樂迷們的一張珍藏佳品。

20世紀五十年代初,邁爾斯·戴維斯無疑是除奧斯卡·彼得森之外,另一位波普爵士樂時代的代表人物之一。與彼得森有所不同的是,邁爾斯·戴維斯每隔五年左右就會前進一步,他不僅演奏波普爵士樂,而且幫助創立了冷爵士樂、硬波普爵士樂以及具有鮮明個人風格的融合爵士樂。如果沒有邁爾斯·戴維斯的出現,爵士樂想必不會像今天這樣豐富多彩。

邁爾斯·戴維斯的巔峰之作,其樂隊陣容之強大簡直就是爵士史上的“夢幻組合”。包括薩克斯手約翰·科特蘭、鋼琴手比爾·艾文斯在內的幾位樂手都是爵士樂迷熟悉和喜愛的超級大師。就當時爵士樂的發展狀況來說,《泛藍調調》專輯中包含的音樂理念是非常前衛和深奧的,但邁爾斯及同伴們卻將其表現得非常優美,特別是幾段即興演奏,更將爵士樂的精髓表現得淋漓盡致。而在今天看來,《泛藍調調》中的旋律和色彩都動人無比,其魅力足以吸引任何聽眾。

在人人言酷的年代裡,酷的祖師爺倒成了遙遠的一盞忽隱忽現的燈。爵士樂到了九十年代經歷了陣痛,幾位巨星Dizzy Gillespie(迪西-吉萊斯皮)、StanGetz(斯坦-蓋茨)、Ella Fitzgerald(艾拉-費茲杰拉德)、邁爾斯·戴維斯(邁爾斯-戴維斯)等的離世令爵士樂造成了這樣的結局:一大批樂迷失去了可以得到安慰的隨著大師的音樂翅膀飛翔的機會。做過一次明星就有害怕失去關注的心態,但素有“變色龍”之稱的邁爾斯·戴維斯則不然,他幾次以寂寞為快樂,做老師的在學生之後揚名,不愧為爵士史上最有智慧的人物之一。

邁爾斯·戴維斯的唱片是他的Fussion風格的。這個黑人很有一種威嚴感,目光裡好像又有一種一眼看不盡的東西,邁爾斯·戴維斯在60年代的作品與搖滾結合得很緊密,像《BitchesBrew》這樣的作品總感覺有千軍萬馬在行進,而戴維斯的小號又像是一個領軍人物,在那裡駕馭大局。Fusion音樂為爵士增加了很多空間,邁爾斯·戴維斯是爵士史上最有畫面感的音樂家之一。

1926年出生的邁爾斯·戴維斯早年去茱利亞音樂學院深造過,但在求學期間就混跡於當地酒吧,並於18歲時錄製了首張唱片《First Miles》,1946年,邁爾斯·戴維斯和Gene Ammons合作出了咆勃爵士樂(Bebop)風格的《Bopping the Blue》,在當時如果你沒有Charlie Parker的號召力是很難出頭的,邁爾斯·戴維斯在Parker樂隊裡無法與Parker站在同一高度,為Charlie Parker錄唱片的Ross Russell還責怪邁爾斯·戴維斯學習得太慢,但在《Charlie Parker On Dial Vol4》中,邁爾斯·戴維斯表現出溫柔、深思的情緒狀態。或許受不了前輩們的輕視,邁爾斯·戴維斯於1947年離開了Charlie Parker,正好逢遇日後也在爵士界舉足輕重的編曲家Gil Evans,倆人一談音樂便很投機,並一起合作了代表一代樂風的Cool專輯《Birth of the Cool》,儘管在這之前鋼琴手Lennie Tristano有過類似的嘗試。

有一種說法總是貶低邁爾斯·戴維斯:這個人技巧平平,遠不及Dizzy Gillespie。可能這是邁爾斯·戴維斯剛入道時的惡劣名聲造成的,雖然邁爾斯·戴維斯並非整個爵士樂壇最出色的小號手。但他的思想遠遠彌補了他的天生弱點,甚至於戴維斯還創造了一種特殊的表達。聽邁爾斯·戴維斯不會覺得只有表面的東西,他太會令你出其不意了。

在1948年邁爾斯·戴維斯率領的那支九重奏只是一支幕間休息時穿場的樂隊,那時的Royal Roost俱樂部是貝西伯爵的天下。九重奏裡包括Gerry Mulligan、Lee Konitz、John Lewis、Max Roach這些未來大將。而在這期間,戴維斯的小號風格更靠近Dizzy Gillespie和Fats Navarro,強調中音區域,音樂更柔和而富有思考性。有意思的是邁爾斯·戴維斯後來還安排Charlie Parker和Sonny Rollins在​​他的專輯《Collector's Item》中一起演奏。

1951-1954年間,邁爾斯·戴維斯的生活令人捉摸不透,這期間他很少錄音,但幾乎都是經典,譬如在Blue Note公司錄製的《邁爾斯·戴維斯Vol1》和《邁爾斯·戴維斯Vol2》。在五十年代很時尚的樂手中,Gerry Mulligan、Lee Konitz等人皆從邁爾斯·戴維斯那裡沐浴到了陽光,那時加州流行ChetBaker閉著眼溫柔地演唱“我可笑的情人節”,邁爾斯·戴維斯自然沒有這樣甜蜜和傷感,他也有點厭煩了樂壇,人都是在不自覺中離自己越來越遠,邁爾斯·戴維斯不願意被人推著走,他要走自己的路。有什麼能引起他極大的興趣呢?在家鄉聖路易斯表演嗎?繼續以全明星的陣容橫空出世嗎?他的第一批大弟子們一個個都出名成家,他輝煌的第二批弟子們要到60年代才光彩奪目。五十年代對於邁爾斯·戴維斯來說是沉重的,他的健康狀況一直不好,不過他幾度沉淪又浮起正是從五十年代開始的。一個人一生中能有幾次高潮與低潮,下去了還緩得過來嗎?但邁爾斯·戴維斯有五次事業高峰,人的精力有限決定了人生在於大多數人只能靠慣性生活,邁爾斯·戴維斯看來是奇蹟了。

1955年,新港爵士音樂節終於為邁爾斯·戴維斯帶來了轉機,他的樂手實在太強大了,John Coltrane、Red Garland、Paul Chambers、Philly Joe Jones等人日後不是大師也是一流樂手。專輯《Misce Uaneous邁爾斯·戴維斯1955-1957》(Jazz Unlimited公司出版)、《Round About Midnight》(哥倫比亞出版)、《Miles& Coltrane》(哥倫比亞出版)都是爵士史上最經典的唱片。這期間邁爾斯·戴維斯和JohnColtrane的理解與磨擦很值得注意。 59年,邁爾斯·戴維斯的五重奏擴大到了六重奏,Cannonball Adderley加入了進來,Bill Evans替代了Red Garland走後留下的位置。這個陣容令爵士樂壇其他樂隊嫉妒到死。為路易·馬勒新浪潮電影配樂的唱片《AscenseurPourL'Echafaud》也是以前有興趣的。除了那張大名鼎鼎的《Kind of Blue》,1958年在哥倫比亞公司出版的《Milestones》和《Porgy & Blues》同樣好評如潮,還有早一年發表的《Miles Ahead》也相當不錯。可能還該關注的是邁爾斯·戴維斯和Gil Evans合作的六張一套唱片《邁爾斯·戴維斯 Gil Evans》。

在John Coltrane成為爵士樂教父的時候,邁爾斯·戴維斯開始沉寂。他不可能和Coltrane一樣以自由爵士的旗號改變自己的形象,他要自己創造一種流行。或許有和搖滾巨星Jimi Headrix交往的關係,或許電聲樂器的盛行,給邁爾斯·戴維斯改變樂風提供了一種依據。畢竟六十年代爵士被搖滾趕出了中心舞台。

邁爾斯·戴維斯在60年代後期以Fussion爵士創始人重出江湖也倚仗了一大批出色的樂手,儘管這些人成為大師也靠邁爾斯·戴維斯的栽培。像Wayne Shorter、Herbit Hancock、Chick Corea、John McLaughlin、McCoy Tyner、Tony Williams等等都是今天樂壇最有發言權的人。提起邁爾斯·戴維斯自然少不了提《Bitches Blue》,但可能要更多地看重他這期間的幾場音樂會的錄音:《Black Beauty:At Filmore West》、《Live-Evil》、《 Dark Magus:Live At Cornegie Hall》、《At Fillmore》。

1991年9月28日,邁爾斯·戴維斯逝世。對他的評價有很多了。最後想說的是:邁爾斯·戴維斯是智慧勝過激情的人,他的控制力與創造力在爵士樂壇無人能出其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