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5724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Branford Marsalis Quartet

Title 
Coltrane's a love supreme live in Amsterdam

全區


摘自 維基百科 網站

約翰·柯川(John Coltrane,1926年9月23日—1967年7月17日)是美國爵士薩克斯風表演者和作曲家。柯川在早期生涯上積極開展咆勃爵士樂和硬咆勃的音樂風格,他開創性地運用調式並成為自由爵士樂的先鋒。他以領團人的身分組織了至少50次錄音,並參與其他樂手的專輯錄音(包括邁爾士·戴維斯與塞隆尼斯·孟克)。

在他的個人經歷及音樂歷程中,柯川逐漸拓展了靈性的象限。他的第二任妻子Alice Coltrane是鋼琴家和他們的兒子拉維·柯川也同樣是個薩克斯風樂手。柯川影響了無數的音樂人,在爵士歷史中他一直都是最具影響力的樂手之一。他在死後接受過許多獎項及褒揚,包括被非洲東正教教會封為聖人Saint John William Coltrane。在2007年柯川被授與普立茲獎特別獎。

雖然他在1955年前已經很活躍,但他全盛時期是在1955至1967年之間,在這個時期他重新改造現代爵士樂,並影響了整個時代的音樂家。在這二十年中,非常的多產,作為領奏者的他共出了約五十張唱片,而在別的領奏者下,更另外錄了數十張唱片。1967年他在家中因肝病去世。

柯川被視為當代最重要的爵士樂手之一,以及是少數能夠與柯曼·霍金斯、萊斯特·楊以及桑尼·羅林斯在創造力與天賦相提並論的,他們是徹底改變過次中音薩克斯風的人。從更廣的時間視野來看,柯川也是二十世紀重要的音樂家之一。

1926年9月23日,出生在北卡羅萊納州的哈姆雷特(Hamlet, North Carolina),約翰·柯川成長於海波因特,就讀William Penn High School (現為Penn-Griffin School for the Arts)。 從1938年12月開始,約翰·柯川的姑姑、爺爺奶奶和父親都在幾個月內相繼過世,留下約翰·柯川由母親撫養長大 。在1943年6月,​​他搬到賓夕法尼亞州費城。他於1945年加入美國海軍,駐紮夏威夷期間,他開始於海軍爵士樂隊演奏。柯川在1946年退伍,並和費城吉他手和作曲家Dennis Sandole共同研究爵士理論。直到20世紀50年代初,柯川都接受Dennis Sandole的指導。原本吹奏中音薩克斯風的柯川,在此期間開始在Eddie Vinson的樂隊演奏次中音薩克斯風。柯川後來將這段時期視為「大量聆聽的時期」,並說「雖然當時我並不了解許多樂手如Coleman Hawkins、Ben Webster及Tab Smith在四〇、五〇年代所做的事情,但我卻感到心潮澎湃」。

1955年的夏天,約翰·柯川在費城四處兼差,並同時與吉他手Dennis Sandole一起研究音樂。當時他接到了小號手邁爾斯·戴維斯打來的電話。四十年代末已相當成功的邁爾斯·戴維斯,雖然之後為海洛因毒癮問題沉寂了一陣子,這次準備好再次復出組織五重奏樂團,邀請柯川加入。而柯川所加入的樂團就是人稱「第一個偉大的五重奏」(First Great Quintet),其中包括貝斯手Paul Chambers、鼓手Philly Joe Jones及鋼琴手Red Garland(和之後邁爾斯·戴維斯所領導的樂團的區別在於:之後由薩克斯風樂手由Wayne Shorter取代約翰·柯川)。樂團活躍的時間是從1955年10月至1957年4月,這段期間柯川在邁爾斯·戴維斯所錄製的數張專集中展現了其不斷精進的演奏能力。「第一個偉大的五重奏」最具代表性的創作就是《Cookin' 》、《Relaxin' 》、《Workin' 》和《Steamin' 》,這四張專輯在1956年於Prestige Records完成的兩次馬拉松式錄音之後發行。這個樂團於4月中解散,部分是因為柯川的海洛因毒癮問題。

1957年後半年,柯川加入了孟克所領導的四重奏樂團,並駐點在紐約知名的五點爵士俱樂部(Five Spot)。但因為合約間衝突的問題,在這段期間柯川和這個樂團只有發表一張錄音室專輯。柯川與孟克的樂團在1958年完成的私人錄音,要一直到了1993年才由Blue Note Records以 《Live at the Five Spot-Discovery!》發行。更重要的是,1957年十一月的一個現場表演錄音(由美國之聲錄製),一直不被人所知地存放在[國會圖書館 (美國)[|國會圖書館]]裡,一直要到2005年才被意外發現,重新以《Thelonious Monk Quartet with John Coltrane at Carnegie Hall》發行。

柯川唯一一張在Blue Notes Records發行的專輯《Blue Train》,一直被視為是他在這段時期最傑出的作品。由柯川領團,成員包括小號手Lee Morgan,貝斯手Paul Chambers及長號手Curtis Fuller。五首曲目中的四首是柯川原創作曲,其中〈Moment's Notice〉及〈Lazy Bird〉成為爵士標準曲(Jazz Standard)。柯川在以上兩手曲目中所採用的「替代和弦」(Chord substitution),正是「柯川的變革」(Coltrane changes)的早期代表作品。

1958年一月柯川重新加入邁爾士·戴維斯的樂團,在同年十月時,爵士樂評Ira Gitler創造「紙片聲」(sheets of sound)一詞去形容柯川所發展出的音樂風格,意指柯川為了在一個小節內盡可能地填入最多的內容,必須要將演奏速度加快,每分鐘上百個音符如瀑布奔流,以達到聲音質量「薄如紙片」。柯川在戴維斯的樂團裡一直待到1960年的四月,合作的夥伴包括薩克斯風手Cannonball Adderley、鋼琴手Red Garland、Bill Evans及Wynton Kelly,貝斯手Paul Chambers、鼓手Philly Joe Jones及Jimmy Cobb。這段期間柯川加入了戴維斯《Milestones》與《Kind of Blue》的錄製,以及現場錄音《Miles & Monk at Newport》。

柯川在這段期間也在Atlantic Records錄製了《Giant Steps》,整張專輯皆由柯川作曲,而專輯同名曲目〈Giant Steps〉,在所有被廣泛演奏的爵士曲目中,被公認為具有最複雜、最困難的和弦進行(chord progression)。《Giant Steps》便是「柯川的變革」中的經典代表。

柯川在中學期間轉而吹奏中音薩克斯風之前,他在社區樂隊演奏單簧管和中音號。在1947年,他加入King Kolax樂隊時,柯川又換成吹奏次中音薩克斯風,此後他便以演奏此樂器聞名世界。和柯曼·霍金斯或萊斯特·楊相比,柯川偏好用次中音薩克斯風演奏較高音的旋律,而此偏好被認為是源自於他早期在單簧管和中音號演奏的訓練。他對於次中音薩克斯風的「聲音概念」(由演奏者的舌頭、喉嚨所操縱)的設定高於該樂器的一般範圍。

在20世紀60年代初,在他和大西洋唱片合作時,他也越來越常演奏高音薩克斯風,最具代表的專輯為My Favorite Things。在他晚期生涯中,他嘗試在現場表演及錄音室內吹奏長笛(包括Live at the Village Vanguard Again!及Expression等專輯)。 據稱在1964年Eric Dolphy過世後,Dolphy的母親曾將他兒子的長笛和單簧管送給柯川。

約翰·柯川在音樂方面的影響已橫跨不同的流派及音樂家。 柯川在世時已展現其在爵士樂(不管是主流或前衛)上的巨大影響力,在他過世後其影響力仍不斷成長。1960年後,他是最具影響力的爵士薩克斯風演奏者之一,並啟發了整整一代人的爵士音樂家。 1965年,他被選入Down Beat爵士樂名人堂。在1972年,其專輯A Love Supreme因為在日本銷售超過50萬張而被RIAA授與金牌獎。 1982年柯川因為專輯Bye Bye Blackbird而在過世後被授予了葛萊美獎「最佳爵士獨奏表演」,並於1997年,柯川被授予葛萊美獎終身成就獎。柯川在2009年入選了北卡羅萊納音樂名人堂(North Carolina Music Hall of Fame)。

他的遺孀Alice Coltrane在經過幾十年的隱居生活後復出,在她2007年過世前短暫地收復她在公眾的形象。 柯川的兒子Ravi Coltrane(以約翰·柯川所景仰的印度西塔琴演奏家拉維·香卡之名命名),隨後追隨其父親的腳步,成為一個當代著名的薩克斯風演奏家。1999年約翰柯川在費城的故居被指定為國家歷史地標。 1964年至1967年柯川過世前在紐約亨廷頓的故居,於2007年6月29日被列入國家史蹟名冊( National Register of Historic Places)。他在爵士樂中對於「多重音調系統」(multi-tonic systems)之革命性的運用被稱為「柯川的變革」(Coltrane changes),而之後被廣泛運用於作曲及「再和聲化」(reharmonization)。在2002年,學者Molefi Kete Asante 將約翰柯川列入其「100個最偉大的非裔美國人」的名單中。

他在過世後所得的獎項及榮譽還包括被非洲東正教教會封為聖人Saint John William Coltrane。在2007年他因為其「精湛的即興表演、高超的音樂素養及在爵士樂發展歷史中的標誌性地位」被授與普立茲獎特別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