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5740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Stattsballett Berlin
Iana Salenko
Marian Walter

Title 
柴可夫斯基 芭蕾舞劇「胡桃鉗」

全區 ; 藍光版


摘自 博客來DVD館 網站

每年耶誕節期間,歐美各大芭蕾舞團推出柴可夫斯基經典芭蕾舞劇「胡桃鉗」,似乎已成為一齣不成文的應景賀歲大戲。

因1890年「睡美人」一劇大獲成功,1892年帝俄皇家芭蕾舞團再度委託柴可夫斯基,於耶誕節期間推出一全新芭蕾舞劇。

柴可夫斯基再度找來在睡美人中合作過的法國知名編舞家佩提帕共尋題材。佩提帕根據德國浪漫主義文學家E.T.A.霍夫曼小說「胡桃鉗與鼠王」進行改編,中途佩提帕因病退出而由助手伊凡諾夫續完;並於同年12月18日於聖彼得堡首演。

胡桃鉗故事充滿浪漫神奇色彩,音樂動聽、故事引人入勝,一直受到觀眾長年的喜愛,歷久不衰。

故事敘述在一個平安夜,小女孩克拉拉收到一個胡桃鉗軍官,夜裡克拉拉睡不著想看看心愛的胡桃鉗,便下樓去將它抱在懷裡並沉沉睡去。12點鐘聲大響,一群老鼠跑進家中攻擊克拉拉,此時胡桃鉗居然活過來保護克拉拉並與老鼠作戰,一番激烈打鬥,胡桃鉗刺死老鼠王贏得勝利。沒想到胡桃鉗居然變成一英俊的王子,並帶克拉拉前往糖果王國,在糖果王國中克拉拉非常高興,王子安排一連串遊行般色彩繽紛的舞蹈取悅克拉拉,最後當王子送克拉拉回家後,克拉拉隔天醒來發現手裡仍然抱這胡桃鉗,原來是做了一場美夢。


摘自 中舞網 網站

柏林芭蕾舞團的首席蘿莉

最初柏林團的團長Vladmir Malakhov並不看好Iana,認為她身材矮小而且滿是稚氣,那時的Iana Salanko在這位明星團長的眼中並不起眼。然而當Malakhov在基輔歌劇院看到Salenko的現場演出之後,他立刻改變了主意,並將她招入自己的舞團。那年Iana 22歲,已經在烏克蘭首都的芭蕾界小有名氣。而2005年來到柏林團對她來說意味著要重新開始,從群舞演員做起,偶爾在一些演出中擔任獨舞或領舞。面對挑戰年輕的Iana有著屬於自己的巨大動力——她和舞伴Marian Walter相愛了。愛情的力量讓Iana Salenko的事業上升很快,07年,Iana成為了團中六位頂級女首席之一,這意味著她可以在柏林的演出中擔任主角。和其他演員相比,Iana就像個小姑娘,玲瓏而活潑。舞台上的她同樣魅力四射,但又不循規蹈矩,她的灰姑娘是個聰慧的辛德瑞拉,她的睡美人則是個精靈古怪的小公主,而當她27歲第一次駕馭《天鵝湖》中奧傑塔/奧傑麗雅這雙重角色的時候,她又賦予角色與眾不同的解讀與魅力。不論編排本身對技術能力的要求多高,她也總會為舞蹈添加一道表演的熱情。

劇場裡獻給Salenko和Walter的“Bravo”如潮水一般,觀眾們對於這對首席夫妻組合表演的現代雙人舞“Not Any More”的喜愛程度不亞於古典作品。這個作品的編舞Raimondo Rebeck對Iana的印像是“永遠敞開心扉,無憂無慮”。而她這富有童心的性格也被編導Giorgio Madia視作芭蕾版《OZ國歷險記》主角多蘿西的最佳人選。已故編舞大師貝加也曾為嬌小玲瓏的Salenko編排過結合多媒體舞台效果的現代作品。

不論是扮演情竇初開還是冒失可愛的角色,Salenko的表演功底都會讓她的舞蹈極富敘事感。觀眾可以從她的動作中體會到人物內心的情感,即使在無劇情的芭蕾精品晚會“Malakhov&Friends”中,她的靈氣與俏皮也同樣有用武之地:她與同事Rainer Krenstetter合作表演《滑稽大雙人舞》 ,佩季帕的這個作品不同於以往,結合了馬戲團小丑、幽默詼諧等元素。

Salenko的才華同樣獲得了舞蹈界的肯定:2010年她被評為“德國未來舞蹈之星”,此前她還曾多次在日本、芬蘭、保加利亞、奧地利和獨聯體等國家和地區舉辦的國際芭蕾大賽上獲獎。而她和Marian Walter的愛情就是從6年前參加維也納芭蕾比賽開始的。對Salenko而言,丈夫和自己職業相同才能擁有共同語言並且彼此體諒扶持。比如在08年,Salenko懷上了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如今已經兩歲的兒子Marley——懷孕期間Salenko經常會突然大哭出來“和其他孕婦對於生產的恐懼不同,我的抑鬱來自於自己日漸增加的體重。”

是的,眾所周知芭蕾界對女演員的體重要求極致苛刻,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和搭檔在雙人舞中順利的完成各種托舉。另外古典芭蕾中招牌性的揮鞭轉也對演員身體各方面協調能力有著極大考驗,這從影星Natalie Portman主演的電影《黑天鵝》中也可見一斑。而這一切還要求演員必須在舞台上表現得輕而易舉。

Salenko如今的成功也得益於兒時明智的選擇,12歲開始正式接受芭蕾培訓,“但之前我練的是藝術體操”,她說,“因為這是我媽媽最喜歡的體育項目”。而當她偶然從電視裡看到芭蕾節目之後,她改變了主意“那時起,我就一定要去跳舞。”隨後她被基輔舞蹈學校錄取,接受專業課程,並且在同齡學員中表現得出類拔萃。 “這也是我為自己定下的目標~”小Iana對此頗為自得。

舞者每日的生活其實是枯燥而艱苦的,除了日復一日的練功之外她們還必須犧牲許多日常的樂趣,比如控體重會讓許多女演員告別她們鍾愛的美食,而且為了防止不必要的受傷,滑雪這類戶外活動也成了舞者的禁忌,然而對舞蹈濃厚的興趣使得Salenko對這些並不在意。當然,她同樣清楚演員的舞台生命很短暫,如她所說“我估計到40歲的時候就跳不動了。”那麼之後呢?她對未來還沒有明確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