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5762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Krassimira Stoyanova
Andrej Dunaev
Mariss Jansons

Title 
柴可夫斯基 尤金•奧涅金 - 歌劇


全區 ; 英法德西意荷文字幕

摘自 www.e-classical.com.tw 網站

西元1876年,柴可夫斯基在巴黎欣賞過比才的歌劇「卡門」之後,對於比才只用身邊的人物,就可以描寫出人類的悲劇,深深受到感動。從此以後,柴可夫斯基也開始尋找同類的題材。

經過朋友的推薦,他開始想將俄國大文豪普希金(Alexander Pushkin, 1799~1837)的十四行詩「尤金˙奧涅金」寫成歌劇。因此,在柴可夫斯基完成「第四號交響曲」後,就馬上投入歌劇「尤金˙奧涅金」的創作。

這部歌劇是以十九世紀俄國上層社會的愛情故事為背景,敘述在鄉村別墅發生的一段年輕人戀情。

柴可夫斯基的歌劇「尤金˙奧涅金」中,為了要表現故事裡女主角的純樸,使用比較短小的序曲,來增加整齣歌劇的親切氣氛,讓聽眾跟著音樂來到俄國鄉村地主的花園。故事中的男主角奧涅金,因為厭倦了聖彼得堡的生活,來到他將要繼承的鄉村別墅,遇見當地名人的女兒塔姬雅娜。塔姬雅娜是一位天真浪漫,又愛幻想的年輕姑娘,她多愁善感的個性,和妹妹奧爾加開朗活潑的個性形成對比。有一天,妹妹奧爾加的未婚夫連斯基,帶著朋友奧涅金一起來拜訪這兩個姊妹。奧涅金的翩翩風采,深深地吸引著塔姬雅娜,於是這位天真的姑娘愛上了來自聖彼得堡的年輕少年。

這樣的邂逅,讓塔姬雅娜的心情一直無法平靜,善解人意的奶媽早就發覺塔姬雅娜的心情變化,而純情的塔姬雅娜決定寫信向奧涅金表達自己的愛戀之意,也就是歌劇第二幕當中由女高音所飾演塔姬雅所演唱的,相當著名的詠歎調『寫信場景』(Puskai pogibnu ya, no pryezhde)。這首詠歎調是整齣歌劇最精彩的部分,在這段音樂中,輕輕地描繪出一位純潔少女心中的秘密,並表現出戀愛中少女的害羞與激動的心情。整晚沒睡的塔姬雅娜,在清晨來臨時,將寫好的信交給奶媽,希望能交到愛慕的奧涅金手上,期待奧涅金也會有同樣的回應。但是,奧涅金卻冷言冷語,指責害羞的塔姬雅娜,並且告訴她,自己不適合當她的丈夫,只能像兄長那樣地愛她,令塔姬雅娜十分的傷心與失望。

而在另一天,家裡為塔姬雅娜的生日舉辦一場盛大的舞會。奧涅金在好友連斯基的強迫下,也來參加這場生日宴會,但是心中卻十分埋怨連斯基的好意。為了要激怒連斯基,奧涅金在舞會中故意親近連斯基的未婚妻奧爾加,引起連斯基妒火中燒,對奧涅金破口大罵,並且邀他決鬥。這時,奧涅金對自己的行為開始感到後悔,但是,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連斯基衝出門外,準備和他來個生死對決。奧涅金自知理虧,但為了面子,也只好答應接受挑戰。

隨後,場景來到城郊的小河邊,時間是冬天清晨,連斯基和奧涅金決鬥的時刻來臨。連斯基和他的助手先行來到。他望著地上的白雪,若有所思地感嘆逝去的青春時光,以及對未婚妻奧爾加的愛。這段由連斯基所演唱的『我的青春哪裡去了』(Kuda, kuda, kuda vi udalilis),洋溢著深情動人的情感,可說是劇中最膾炙人口的詠歎調。

連斯基回顧過去他與奧涅金的情誼,同時他似乎也有著預感,這次與奧涅金的生死決鬥,將是他告別人世的時刻。不久,奧涅金在助手陪同下也出現了。過去曾經是好朋友的奧涅金和連斯基,現在卻為了小事而反目成仇,兩個人的心裡都知道自己既無聊又愚蠢,但為了尊嚴和面子,誰也不願意低頭。等到助手談好決鬥規則後,連斯基與奧涅金拿起槍枝,進行決鬥。在一聲巨大的手槍聲後,連斯基應聲倒地,奧涅金從此失去了他的好友。

經過幾年後,人事改變,場景來到聖彼得堡上流社會中的舞會大廳裡。柴可夫斯基為這個場景寫下現在經常被單獨演奏的波蘭舞曲(Polonaise),強勁的節奏和華麗的管弦樂手法,彷彿也讓聽眾來到了富麗堂皇的舞會。在這場豪華宴會中,大家都期待看到美若天仙的伯爵夫人。這時,奧涅金發現這位美麗的伯爵夫人,就是當年遭到自己拒絕的塔姬雅娜,令他心中懊悔不已,並開始對塔姬雅娜熱烈追求,雖然塔姬雅娜對於和初戀情人的重逢,也是心亂如麻,但是,經過內心掙扎後,塔姬雅娜為了保持自己的名譽,懇求奧涅金離開,並告訴奧涅金,他已經錯過機會,而且他決心留在先生的身邊。塔姬雅娜向奧涅金說了最後一聲再見,就起身離開,留下奧涅金獨自懊悔。

創作歌劇「尤金˙奧涅金」的柴可夫斯基,在現實生活中也有著和劇情相似的巧合。在柴可夫斯基三十七歲寫下歌劇「尤金˙奧涅金」的同一年(西元1876年),他就像劇中的奧涅金一樣,有一位音樂學院的女學生,熱烈地寫情書給自己。不過,柴可夫斯基遇到的音樂院女學生,卻比「尤金˙奧涅金」中的塔姬雅娜,採用更激烈的手段。女學生聲稱如果柴可夫斯基不娶她,她就要自殺。柴可夫斯基對這樣的追求非常困惑,因為他對這位女學生並沒有感情。柴可夫斯基後來雖然勉為其難地娶了女學生,但這段失敗的婚姻只持續了一個月。柴可夫斯基和女學生離婚之後,在幾乎是精神崩潰的邊緣下逃離了俄國,直到獲得梅克夫人經濟和友情上的協助之後,才重新展開他的人生,並且完成歌劇「尤金˙奧涅金」。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在歌劇「尤金˙奧涅金」,您或許可以一窺柴可夫斯基投射的內心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