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05949
館 藏 編 號 :DV05950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Ohad Naharin, Tzofia Naharin, Eliav Naharin, Natalie Portman

Title Mr. Gaga






DV05950為藍光版Blu-ray Disc ; 2區 ; 16:9 ; 英語希伯來語發音 ; 德英文字幕

簡介

跟著Mr. Gaga來跳舞
2015阿姆斯特丹紀錄片影展觀眾票選獎。被譽為是居領先地位的亞洲芭蕾舞團之一,韓國環球芭蕾舞的當家納哈林(Ohad Naharin)的紀錄片。
受身疾所苦的以色列國寶編舞家納哈林,創造帶有獨特舞蹈觀的 gaga 舞,有力而飽滿的身體律動,聆聽舞者內心的節奏。導演結合納哈林的訪談、家庭錄像、排練與現場表演,聽他娓娓道來從舞之路與對妻子的愛,試圖呈現舞蹈大師 真實的面貌。然而,一如Gaga舞的突破限制,最終意外的轉折,竟形成一道饒富深意的影像辯證。

(摘自開眼電影網http://app2.atmovies.com.tw/film/fmen83412684/)


簡介2
導演介紹
托默.賀曼,1970年出生於以色列,長期關注性別、國族等議題,15年已累積逾十部紀錄片作品。其代表作《紙娃娃》曾在柏林影展獲電影大觀單元觀眾票選 獎;自傳紀錄片《失去王冠的皇后》將鏡頭轉向了自己的家庭,關於自我認同與鄉愁;《跟著Mr. Gaga來跳舞》更獲得歐洲電影獎最佳紀錄片提名殊榮,是當代以色列最為重要的紀錄片導演之一。(摘自臺北電影節)

簡介3
「Gaga」令你聯想到的會是美國流行女歌手「女神卡卡」?還是享譽國際的以色列大師級編舞納哈林所創的動作訓練技巧?追訪以色列第二大城市特拉維夫的巴 西瓦舞團及納哈林達八年,由舞團日常運作、排練、演出到從未曝光的珍藏片段,導演湯瑪.希文為觀眾揭開舞團的層層面紗,解構當代舞蹈界男神卡卡的秘密。 (摘自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2016)


簡介4

歐哈德•納哈林:我們傾聽身體的聲音

舞蹈的本質不是用意志命令身體去做超越極限的技巧動作,而是聽從身體的聲音,釋放體內的能量寶藏,把內心的悸動變成流暢的動作,所有敏感的、憤怒的、狂喜的心思,所有欲說還休的心魔,都可以外化成肢體的表達。
一部分影迷在電影院裡領教過以色列巴切瓦舞蹈團熱騰騰的生命力——今年6月上海國際電影節期間,金爵獎紀錄單元有一部競賽片叫《嘎嘎先生》,電影的主角 「嘎嘎先生」就是巴切瓦舞蹈團藝術總監歐哈德·納哈林。4個月後,舞團亮相上海國際舞蹈中心,讓我們「在場」地體驗納哈林所革新的身體語言與獨特的編舞思 路。
納哈林的啟蒙老師是瑪莎·葛蘭姆,他隨她去了紐約,申請到茱莉亞音樂學院的獎學金,師從美國舞蹈界的名師大衛·霍華德,畢業後,他加入貝嘉的20世紀芭蕾 舞團在全世界巡演,直到1980年回到紐約,以獨立編舞出道。1980年代,納哈林很快就在紐約舞蹈圈確立聲名,接到荷蘭舞蹈劇場這類知名舞團的邀約。但 他會成為當代最受重視的編舞之一,是因為他創造出「嘎嘎」這套特殊的身體訓練方法。
最初只是為了緩解自己的背傷,納哈林摸索出一整套身體放鬆和調度的方法,後來,這套被稱為「嘎嘎」的身體訓練方式,被類比成瑜伽、普拉提和合氣道的綜合。 比起「動作技巧」或「舞蹈語言」,納哈林更願意把「嘎嘎」定義成一種身體哲學。在巴切瓦舞團的每一場演出前,總會有半小時左右的暖場,穿著西裝的舞者在舞 台上隨意地走動、跳舞、雜耍,像唱獨角戲的丑角,輕易調度起全場的情緒,我們看到一個能隨心所欲支配身體的舞者,每個毛孔都散播著跳舞的愉悅,鬆弛,從 容,肆意。
這就是「嘎嘎」的核心:跳舞是對身體的解放,是傾聽身體的聲音。身體是自由的,舞蹈也是。身體是愉快的,舞蹈也是。像他的啟蒙老師葛蘭姆,納哈林在動物的 肢體動作里得到啟發,他觀察陽光下慵懶的小貓,從它鬆懈下來的四肢里看到能量永不停息的流淌。於是他訓練他的舞者,鬆弛,然後跳舞。舞蹈的本質不是用意志 命令身體去做超越極限的技巧動作,而是聽從身體的聲音,釋放體內的能量寶藏,把內心的悸動變成流暢的動作,所有敏感的、憤怒的、狂喜的心思,所有欲說還休 的心魔,都可以外化成肢體的表達。
《十舞》選取了納哈林以往10部作品的10個段落,排列重組,它不是常規的新作,也不是簡單的拼盤。當這些舞蹈段落被「摘選」出來,既獨立成篇,又串聯成 奇特的有機體,就像其中一支作品的名字——「細胞分裂」。大部分時候,納哈林的編舞不是預設了「思路」,進而在「框架」中設計動作,相反,他追求動作的純 凈,在純凈所製造的快感中,動作自身具有的戲劇性浮現了,動作創造了戲劇。
所以他經常說:沒有舞蹈經驗的觀眾是最偉大的觀眾,也是他最在乎的觀眾,因為沒有經驗,他們會專注於感覺,專注於想像,專注於身體不可思議的表現力。
到任何一個城市,納哈林作品中反響最好的總是 《納哈林的病毒》,這是一支互動的舞,舞者們會走到台下,邀請觀眾上台和他們一起跳舞,跳得滿場熱氣騰騰,生氣勃勃。在上海的演出,也不例外。也許就像納 哈林自己說,他沒有編排傑作的野心,「我只是想讓儘可能多的人們來跳舞」。(柳 青)


(摘自每日頭條《最好的舞蹈,總是和人生相關》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zh-tw/news/omvzn9q.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