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05978
館 藏 編 號 :DV05978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蒙地卡羅芭蕾舞團
Title 天鵝湖別傳




全區 ; 16:9 ; DTS digital surround ; NTSC

簡介

《天鵝湖別傳》動律舞美富創意/劉玉華

任誰看蒙地卡羅芭蕾舞團(Les Ballets de Monte Carlo,簡稱“蒙芭”)現場演出《天鵝湖別傳》(LAC-After Swan Lake),均會即時被編舞家克里斯多夫.馬約(Jean-Christophe Maillot)極具原創性的舞蹈編排及場景調動,深深吸引。

  蒙地卡羅芭蕾舞團演出

劇中王子與白天鵝的悲劇依舊觸動人心。整台演出凝聚強大的震撼力:大家邊聽熟悉的柴可夫斯基舞劇音樂,邊欣賞眾舞蹈員新穎富現代感的舞姿動律,教人既感訝 異、刺激,又倍覺振奮、贊歎!

顧名思義,這齣克里斯多夫.馬約二○一一年為“蒙芭”排演的四幕舞劇,僅以傳統古典芭蕾舞劇《天鵝湖》的故事主線作藍本,這個版本的舞劇情節經過大幅度的 修改增刪,故稱之為“別傳”。

原先陳述邪惡魔術師跟王子白天鵝堅貞愛情的善惡對立主題,轉化作呈現王子的成長歷程、困惑和其童年心理創傷。此外,國王捲入疑似婚外情的孽緣,皇后冷眼盤 算,伺機報復;霸道的黑夜魔後為求女兒能攀附皇族婚盟,不惜狠下毒手謀害白天鵝。孤立無援的白天鵝則屢次遭受黑夜魔後、黑天鵝及眾多狂野兇猛的天鵝?肆意 欺凌虐待。王子和白天鵝雖短暫相?,互訴思念仰慕之情,最終仍難逃黑夜魔後的毒手。

為了豐富《天鵝湖別傳》的多層次情節,克里斯多夫.馬約特別請來法國著名小?家Jean Rouaud給舞劇撰寫台本,擬定各個分場。由是,甫啟幕,先播放一段黑白短片,展現王子憶記童年往事。

只見小王子跟穿白裙女孩遊玩,他倆相處融洽,女孩更親吻小王子前額。正值兩人愉快嬉戲之際,忽然來了不速之客。身穿黑長裙架上墨鏡的婦人,拖?黑裙女孩前 來,威迫小王子與黑裙女孩玩耍,並指使隨從強行擄走白裙女孩,不讓小王子與之結伴。小王子頓倍感失落迷惘。

播完短片,舞劇方正式開始。約長五十分鐘的第一幕結束後,中場休息,隨後開演第二至第四幕。

眾舞蹈員連場能量充沛,流暢瀟灑的姿態舞步,予人耳目一新的印象。編舞家自成一格的獨特動作語彙,成功凸顯了劇中主要人物的性格特點和心理狀態。

  編舞家馬約風格獨特

誠如演出場刊內介紹克里斯多夫.馬約創作風格的文章所言:“……既非古典芭蕾,也不是當代舞蹈,更稱不上介乎上述兩者之間,克里斯多夫.馬約拒絕依附遵守 單一的風格。他設計舞蹈時,猶如進行對話那樣,傳統的腳尖舞步與前?的表現手法互相呼應,而不是彼此排斥”(Jean-Christophe Maillot refuses to adhere to one style and designs dance like a dialogue...)。

事實上,克里斯多夫.馬約對自己重新詮釋《天鵝湖》的故事,自有其獨到的構想;他希望透過《天鵝湖別傳》傳達一己追求的理念。他曾表示,自己的編劇風格 “只有極小部分介乎芭蕾舞和當代舞的範疇。”

他進一步解釋:“我的創作風格不是枯燥乏味無聊?和的集中地,卻是帶來嶄新能量的一種途徑,為的是要給芭蕾藝術平添新的可能性。藉?這種融合的編劇方式, 能更有效地去開展故事情節,而不是去炫耀舞技。”

《天鵝湖別傳》(LAC-After Swan Lake)以偏向現代及情色的觀點(modern and erotic)解讀原有故事關於愛與被出賣、現實與幻覺等主題。

克里斯多夫.馬約直言:“我採用不一樣的表現手法處理這個劇目,想像讓大家依舊能被十九世紀傳統芭蕾舞表演和舞劇樂曲所感動。

“對我來?,舞蹈乃有關愛、眾人和他們彼此間的各種關係。我搜尋了一個關乎人們肉體官能快感的層面,去呈現劇中人物汗流浹背的狀況及其血肉之軀身處的現 實。”(I look for a level of sensuality that has to do with the sweat and the reality of flesh)

除了編舞家別樹一幟的“芭蕾語彙”外,《天鵝湖別傳》的服裝及舞美設計在強化整台演出的視覺效果,營造特定場景氣氛、戲劇性張力及高潮迭起場面……等多方 面,實在是功不可沒。

劇中主要角色的造型和服飾裝扮賦予各人鮮明的性格特徵,並標誌?他們不同的身份。國王皇后倆渾身穿戴金黃貴氣的衣裳革履,王子則是銀灰色俊朗套裝。

  角色服飾造型性格鮮明

黑衣魔後跟兩位暗黑大天使(Her Majesty the Night and the Archangels of Darkness)在第一幕堥鴙u皇宮舞會,甫進場亮相的段落,真箇是讓人看得訝異惶恐。體態魁梧,黑背心配束高腰闊長?的大天使,把滿頭黑羽毛冠冕、黑 緊身衣的魔後託舉起來,她先以高大駭人的身影,霸氣十足的威勢駕臨舞會。他們繼而藉?“三位一體”的動律形態,不斷陰險邪惡地扭動身軀,明目張膽地宣示心 懷鬼胎的奸計;即場凝聚懾人的壓迫感。國王、皇后和王子一時間倍感錯愕驚惶。

扮相冶艷性感,一身露肩全黑通花蕾絲透視短舞裙,頭上配襯同色系頭帶的黑天鵝隨後出場。她的姿態舞步妖媚誘人,極具挑逗性,間中又顯露一點別具侵略性的野 蠻獸性。王子雖對她產生興趣,卻同時感到困惑,有點不知所措。

第二幕方現身的白天鵝,一襲潔白背心短衣裙,裙面綴上無數三角形的布塊作裝飾,圍上純白頭巾,雙手則戴?羽毛長手套,以顯示她被詛咒變成天鵝。只有在?下 羽毛長手套,展現雙手時,才代表?她短暫地回復人形的時刻。

羽毛物料作為配飾裝扮貫串?全劇的開展:羽毛皇冠、鳥爪狀的羽毛頭套、羽毛面具、羽毛手套……等,是重點的舞美手段。

據服裝設計師Philippe Guillotel透露,《天鵝湖別傳》堛漱捙Z絕對不是柔弱、擁有修長頸項的優雅禽鳥。傳統古典舞劇中天鵝公主和眾天鵝優美高雅的女性形象不再復見。古 典舞劇女芭蕾舞演員慣常穿上“Tutu”(筆挺大圓周芭蕾短紗裙)的造型被徹底瓦解,重塑成以絹網紗(縫製Tutu用的衣料)及羽毛裝飾舞蹈員臀部的緊身 舞衣,營造儼如禽鳥毛皮鵝絨般的形態(the idea of fur and downs),刻意顯露牠們聚居森林荒野,兇狠好鬥的獸性。

Philippe重申道:“我們想藉?服飾使牠們幻化成活在蠻荒世界媄~性未馴,漠視法規的虛構生物。”(We wanted to conjure up imaginary beings through costumes that emphasise their bestiality and the lack of rules in their wild world)。

  皇宮與森林互相抗衡

皇宮與森林兩個世界堮i示的舞美服飾則以對比的手法呈現相互抗衡的狀況。一方面,宮廷內以明亮、色澤鮮艷的裝扮開展氣派高貴典雅、端莊得體的場景;另一方 面,黑黝黝的森林,隱藏?不可知的危機陰謀。黑夜魔後、黑天鵝、暗黑大天使與天鵝?墨黑灰白的扮相,富攻擊性的舉動威勢,倍令人覺得詭異可怖。

王子是唯一進出這兩個截然不同世界的人物。他的服飾反映了其仍然處於舉棋不定,猶疑未決的境況。他必須作出抉擇:挑選黑天鵝或白天鵝作為妃子;但他是個未 完全成長的人物,不足以堅決地決定一己的生命。

負責佈景設計的Ernest Pignon-Ernest給舞劇打造了簡約、線條橫直分明的宮廷場景,舞台左右兩側垂直懸掛?多幅布條、正中三個皇座既是寶座,也可當作屏風,各個人物 因應情節需要穿梭於其前後方的空間,或安坐其上或佇立側旁。森林場景多塊拔地而起、黑壓壓光禿禿的陡峭石壁,倍增陰森詭祕的氣氛。佈景與舞美服裝設計緊密 配合,可謂相得益彰。

二○一五年二月底我在上野東京文化會館接連欣賞了兩場“蒙芭”演出的《天鵝湖別傳》,兩組不同主要演員,加上全體舞蹈員高水平傾力的表演,發放出持久的感 染力。

當時心想,假若“蒙芭”在日本巡演結束後能順道訪港,觀眾將對王子與白天鵝的相愛故事“另眼相看”。從此,《天鵝湖》將不再只是千篇一律女芭蕾舞舞蹈員穿 上Tutu表演腳尖舞步的慣見規範場面。

可惜,事與願違,“蒙芭”沒有訪港。繼東京之後,三月中舞團前赴北京國家大劇院公演克里斯多夫.馬約編排的另一傑作《浮士德》。香港舞迷想感受《天鵝湖別 傳》展現的激情和創意,目前只能“望梅止渴”,在家觀看該劇的鐳射影碟。

作者按:“蒙芭”曾於二○一二年訪港公演馬約版本的《仲夏夜之夢》。然而,據資料顯示,早在二○一○年該團(內地譯作蒙特卡羅芭蕾舞團)已到訪北京及廣州 上演馬約版本的《灰姑娘》和《睡美人》;二○一三年舞團再度巡演北京及上海,推出馬約版本的《天鵝湖別傳》(內地譯作《天鵝湖》)和《羅密歐與朱麗葉》。
[摘自大公資訊 http://news.takungpao.com.hk/paper/q/2016/0103/32624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