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6117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Simon O'Neill
John Tomlinson
Daniel Barenboim

Title 
華格納 尼布龍根的指環 - 女武神

藍光版 ; 全區
法德義英韓文字幕


摘自 博客來DVD館 網站

華格納偉大的史詩歌劇《尼貝龍的指環》是由四部歌劇構成。他根據中世紀德國敘事詩,以及日耳曼英雄傳說、北歐傳說寫成劇本,全劇長度約十五個半小時,共有三十四個角色,整整花了近三十年的時間才完成。

《萊茵黃金》是《尼貝龍的指環》第一部。萊茵女神所守衛的黃金可以鑄成戒指,戴上它就可以統治全世界,不過這個人要先拋棄愛情。尼貝龍根族的侏儒阿貝里希因為被女神們嘲弄而偷走黃金並鑄成指環。眾神之王佛旦命令巨人兄弟建造宮殿,代價是美的女神。但是佛旦在宮殿完成後毀約,改以指環交換。兩個巨人用計得到指環,阿貝里希詛咒得到指環的人一定會有災禍。果然,巨人兄弟為了指環互相殘殺,佛旦則率領眾神住進城堡。

指揮家巴倫波因雖然是出生在阿根廷、在以色列長大的猶太人,但他可能是當代比任何德國人更像德國人的指揮家。他自許要成為福特萬格勒指揮技藝的繼承人,他的指揮更曾讓福特萬格勒的遺孀伊莉莎白福特萬格勒公開指著他對媒體說:「Er, Furtwangler」(他,福特萬格勒),這可以說是正式承認了他作為福特萬格勒繼承人的地位。

我們可以看到他對郎朗的提攜和影響,兩人都在復興一種後浪漫時代的個人詮釋作風,意在推翻二十世紀那種瀰漫的客觀主義所造成的過於追求精確和抽離格人作風的詮釋陋習。他尤其反對古學學派這一套以音樂學研究為基礎的詮釋,完全無視於最新版的貝多芬交響曲校定譜的問世,堅持要採用福特萬格勒等人傳下來的貝多芬詮釋法。

而在華格納上,巴倫波因更是當代公認的大師。他突破以色列長期以來不演奏華格納音樂的禁令,硬是在以色列的音樂會上演出華格納,硬是無視於華格納明顯的反猶太主義,堅稱:不是華格納造成種族大屠殺,雖然在抗議聲下他撤下這套曲目(女武神),但卻還是在安可中排出華格納,更說出:不喜歡的可以離開的話。

目前接替指揮家穆提成為米蘭史卡拉歌劇院常任音樂總監一職,更同時接掌柏林國家歌劇院和柏林國立管弦樂團的巴倫波因,可以說穩坐當代歌劇指揮的天王寶座。


摘自 輔仁大學網站 / 羅基敏 網站

劇情大意:
第一幕:
齊格蒙(Siegmund)為逃避敵人追逐,躲入一間屋中,筋疲力盡地昏厥過去。齊格琳德(Sieglinde)驚訝地觀察著這位突然出現的陌生人,在他逐漸清醒時,端水給他喝,並告訴他這是渾丁(Hunding)的家,她則是渾丁的妻子。兩人都對對方有著莫名的好感。

渾丁回來了,盡地主之誼招待著這位陌生人。言談中,渾丁證實了齊格蒙正是他追逐的對象,決定饒他渡過這一晚,次日兩人再決生死。渾丁和齊格琳德進房休息,留下手無寸鐵的齊格蒙怨嘆著自己坎坷的命運,落入敵人手中,而當年父親應允他在急難時會出現的寶劍在此時依然不見蹤影。

齊格琳德在渾丁的飲料中下了藥,待他睡熟後,即自房中出來,和齊格蒙交談。齊格琳德敘述著自己不幸的身世,自小和父兄失散。當年,她被迫嫁給渾丁時,在宴會中,有位陌生老人突然出現,將一把寶劍插入樹中,並言此劍將屬於能將它自樹中拔出的人,但是多年來,沒有人能將劍拔出來。由齊格蒙先前的敘述中,齊格琳德已然瞭然,他們就是失散多年的雙胞胎,齊格蒙應該就是那個唯一可以將劍自樹中拔出的人。不僅如此,兩人在一見面時,都已愛上了對方。齊格蒙果然成功地拔出樹中的劍,命名為「諾盾」(Nothung),一對雙胞胎戀人即相偕逃亡。

第二景:
佛旦命令他心愛的女兒布琳希德在齊格蒙和渾丁的決鬥中要幫助齊格蒙獲勝。兩人正在交談中,布琳希德遠遠地看到佛旦妻子佛利卡怒氣沖沖地前來,於是識相地趕緊避開。

身為婚姻的守護神,佛利卡接受渾丁對雙胞胎戀人的控訴,前來向佛旦興師問罪。佛旦揚言二人係因愛而結合,齊格蒙自己拔出了劍。佛利卡則道破這一切都是佛旦所安排,並言佛旦想藉著齊格蒙的手拯救諸神是不可能的,因為齊格蒙雖然很辛苦的長大,但是佛旦一直暗中庇佑著他。佛利卡更對佛旦在婚姻外的風流行為大加撻伐,要求佛旦不得再保護他的兒子齊格蒙,也不得令女武神保護齊格蒙。佛旦無奈,只有答應。

佛利卡離開後,布琳希德看到佛旦的垂頭喪氣,意識到方才的爭執帶給佛旦不快。在她的追問下,佛旦對他最心愛的女兒道出多年前的往事:年輕氣盛的佛旦不惜一切代價追求統治世界的權力,卻捨不得放棄人間情愛。尼貝龍根族的阿貝里希則發誓拒絕情愛,取得黃金打成指環,擁有統治世界的力量。佛旦在洛格的慫恿下,用計騙得指環,又在艾爾達的警告下,放棄了指環。佛旦想多知道些未來的事,於是以情愛自艾爾達口中套取消息,艾爾達並為他生了布琳希德。佛旦將布琳希德和其他八個姐妹一同養大,組成一隻女武神的隊伍,她們為佛旦收集在戰爭中死亡的英雄,將他們帶到神殿,護衛著諸神。但是若指環回到阿貝里希手中,這一切防護都將無效。指環現在由法弗納看著,佛旦和阿貝里希都想自法弗納處拿到指環。佛旦不能親自下手,因為他依著當年和法弗納訂下的合約,將指環交給了法弗納。佛旦必須經由第三者方能取得指環,因此,佛旦和威松族 (W绌sung) 人生下了齊格蒙,讓他自己長大,希望能藉他的手拿到指環,才好安心。為了保護齊格蒙,佛旦應允他一把寶劍。但是這一切計劃都被佛利卡看穿,一語道破他的計劃的不可行,更因雙胞胎的破壞婚姻契約行為,進而要求制裁齊格蒙。佛旦至此才明白,當年他曾接觸了指環,雖然適時逃過一劫,但指環的咒語並未放過他,他將失掉、甚至毀掉所有他心愛的一切。在得知阿貝里希強迫一女子懷了他的孩子後,佛旦總算明白了艾爾達的話中玄機,阿貝里希的孩子將會為他奪得指環,這也將是諸神毀滅的時刻,沮喪的佛旦但求這一刻到來。

佛旦並指示布琳希德在齊格蒙和渾丁的戰爭中要依佛利卡的意思,為渾丁而戰。布琳希德不解地問佛旦,他明明深愛著齊格蒙,為什麼要齊格蒙戰死。佛旦大怒,斥責布琳希德,並再次強調齊格蒙必須死去。布琳希德懷著沈重的心情去執行任務。

在逃亡中的齊格琳德已接近崩潰的邊緣,齊格蒙扶持著她,並要她休息一下。徘徊在破壞婚姻的自責和擔心齊格蒙的安危的兩種極端情緒之間的齊格琳德終於暈厥過去。確定她仍活著之後,齊格蒙細心地呵護著她。布琳希德找到齊格蒙,向他宣告他的命運:她將帶他去佛旦的神殿。齊格蒙在得知齊格琳德不能同行後,聲稱兩人要同生同死,寧願手刃齊格琳德,不能任其孤單一人活著。布琳希德被兩人的愛情感動,決定違反佛旦的命令,保護齊格蒙。

渾丁找到了齊格蒙,兩人打了起來。齊格琳德被雷聲驚醒,聽到兩個男人的爭戰聲。布琳希德護衛著齊格蒙,佛旦及時趕到,以他的矛毀了齊格蒙的劍,布琳希德亦無法繼續保護齊格蒙,渾丁得以殺死齊格蒙。齊格琳德聽到齊格蒙倒下的聲音,再度暈厥。布琳希德倉皇逃走,離開前,她撿拾了齊格蒙斷劍的碎片,並救走了齊格琳德。佛旦心碎地看著齊格蒙的屍體,嫌惡地賜死渾丁,又再度回到現實中,決定要懲罰違反命令的布琳希德。

第三景:
取得黃金打成指環的阿貝里希統治了尼貝龍根族,驅策眾侏儒為他搜括世界的寶藏,並要另一侏儒迷魅 (Mime) 為他打造一頂魔盔,帶上後可隱形,並可隨心所欲地變化外觀。有了指環和魔盔,阿貝里希可以高枕無憂地進行他統御世界的計劃。洛格和佛旦來到侏儒的世界,看到遍體鱗傷的迷魅,得知阿貝里希的力量。洛格用計誘阿貝里希展現魔盔的力量,先讓他變成大的龍,再變成小的青蛙,而趁機捕捉他。

第四景:
八位女武神忙於將戰死英雄的屍體運回神殿。她們驚訝地看到布琳希德神色倉皇地帶著一位女子前來,在得知發生的事情後,她們都不敢幫助她。恢復神智的齊格琳德只求一死,以和齊格蒙再聚。在布琳希德告訴她,她懷了齊格蒙的孩子後,齊格琳德又有了活下去的意念,向眾女武神求救。布琳希德要齊格琳德一人逃走,她則留下和佛旦週旋。眾女武神建議齊格琳德向東邊去,因為法弗納在東邊的林子裡看守著寶藏,佛旦則從不去那裡。布琳希德將斷劍交給齊格琳德,並為她肚中的孩子命名為齊格菲。齊格琳德萬般感激,滿懷希望地逃走了。

憤怒的佛旦追了上來,女武神先試著將布琳希德藏在她們當中,並為她求情。在佛旦的怒斥聲中,布琳希德自動出來受罰。佛旦決定削去她女武神的身份,逐出天庭,讓她長睡在山頭,直到有個男人找到她為止,她就得嫁他為妻。眾女武神被這個嚴厲的懲罰嚇到了,試圖求情,佛旦則更進一步禁止她們再和布琳希德接觸,眾女武神在驚嚇中退去。

再度獨處的父女布琳希德和佛旦回顧著發生的事,佛旦承認布琳希德所作所為才是他衷心所盼的,但是他也無力去改變這一切。布琳希德告訴佛旦齊格琳德懷孕的事實,佛旦則拒絕保護齊格琳德,並決定執行對布琳希德的懲罰。布琳希德請求佛旦在她長睡時,在她四週築起火牆,以嚇阻膽小的人找到她。佛旦答應了她的請求,親吻她的雙眼,布琳希德陷入了長眠。佛旦則不僅在她四週築起火牆,還加了一道障礙:任何人在進人火牆之前,必須先通過佛旦的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