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6118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Lance Ryan
Nina Stemme
Daniel Barenboim

Title 
華格納 尼布龍根的指環 - 齊格飛

藍光版 ; 全區
法德義英韓文字幕


摘自 博客來DVD館 網站

華格納偉大的史詩歌劇《尼貝龍的指環》是由四部歌劇構成。他根據中世紀德國敘事詩,以及日耳曼英雄傳說、北歐傳說寫成劇本,全劇長度約十五個半小時,共有三十四個角色,整整花了近三十年的時間才完成。

《萊茵黃金》是《尼貝龍的指環》第一部。萊茵女神所守衛的黃金可以鑄成戒指,戴上它就可以統治全世界,不過這個人要先拋棄愛情。尼貝龍根族的侏儒阿貝里希因為被女神們嘲弄而偷走黃金並鑄成指環。眾神之王佛旦命令巨人兄弟建造宮殿,代價是美的女神。但是佛旦在宮殿完成後毀約,改以指環交換。兩個巨人用計得到指環,阿貝里希詛咒得到指環的人一定會有災禍。果然,巨人兄弟為了指環互相殘殺,佛旦則率領眾神住進城堡。

指揮家巴倫波因雖然是出生在阿根廷、在以色列長大的猶太人,但他可能是當代比任何德國人更像德國人的指揮家。他自許要成為福特萬格勒指揮技藝的繼承人,他的指揮更曾讓福特萬格勒的遺孀伊莉莎白福特萬格勒公開指著他對媒體說:「Er, Furtwangler」(他,福特萬格勒),這可以說是正式承認了他作為福特萬格勒繼承人的地位。

我們可以看到他對郎朗的提攜和影響,兩人都在復興一種後浪漫時代的個人詮釋作風,意在推翻二十世紀那種瀰漫的客觀主義所造成的過於追求精確和抽離格人作風的詮釋陋習。他尤其反對古學學派這一套以音樂學研究為基礎的詮釋,完全無視於最新版的貝多芬交響曲校定譜的問世,堅持要採用福特萬格勒等人傳下來的貝多芬詮釋法。

而在華格納上,巴倫波因更是當代公認的大師。他突破以色列長期以來不演奏華格納音樂的禁令,硬是在以色列的音樂會上演出華格納,硬是無視於華格納明顯的反猶太主義,堅稱:不是華格納造成種族大屠殺,雖然在抗議聲下他撤下這套曲目(女武神),但卻還是在安可中排出華格納,更說出:不喜歡的可以離開的話。

目前接替指揮家穆提成為米蘭史卡拉歌劇院常任音樂總監一職,更同時接掌柏林國家歌劇院和柏林國立管弦樂團的巴倫波因,可以說穩坐當代歌劇指揮的天王寶座。


摘自 輔仁大學網站 / 羅基敏 網站

劇情大意:
第一幕:
迷魅試著為齊格菲鑄劍,但一如以往,齊格菲回來後,將迷魅做好的劍一撇就斷了,齊格菲譏笑著迷魅做的劍不經用,更追問迷魅自己生父母的來歷,迷魅先是說他就是齊格菲的父親兼母親,在齊格菲暴力相逼下,迷魅才對齊格菲說出當年在林中救了臨產的齊格琳德的事情。齊格琳德在生下齊格菲後去世,臨死前將嬰兒和齊格蒙的斷劍託付給迷魅。齊格蒙知道自己的身世後,要迷魅將斷劍重鑄,又出門去了。

迷魅正苦惱著如何將斷劍鑄回之時,佛旦裝扮成流浪者(Der Wanderer)出現。流浪者要迷魅招待他,迷魅卻很不願意,堅持要他走。流浪者聲稱自己知道很多事,並願以自己的頭打賭,讓迷魅問他三個問題。迷魅急於打發他走,於是接受流浪者的建議,問了三個問題:尼貝龍根族、巨人族和諸神族,流浪者都毫不猶疑地答對了。接著,流浪者也以同樣的相對條件,亦即以迷魅的頭為賭注,要問迷魅三個問題,如果他答不出來,就得輸掉他的頭。迷魅這才知道碰上難纏的對象,只有無可奈何地答應。流浪者的前兩個問題:威松族和諾盾劍,迷魅都答對了。第三個問題:誰能將斷劍鑄回,則難倒了迷魅。流浪者告訴他:只有學不會什麼是「怕」的人,才能將斷劍鑄回。流浪者更進一步告訴迷魅:雖然他贏了迷魅的頭,但決定讓它暫時寄在迷魅肩上,因為學不會什麼是「怕」的人自會取得這個頭。說完,流浪者就走了。

齊格菲回來質問迷魅鑄劍的情形,迷魅告知只有學不會什麼是「怕」的人,才能將斷劍鑄回。迷魅的話激起齊格菲的好奇心,想進一步知道究竟。迷魅告知在東邊林子的盡頭,可以學會「怕」。齊格菲要求迷魅立刻鑄好斷劍,迷魅承認無法將劍接回,又重覆那句話。齊格菲大怒,決定自己來。在他不按牌理出牌的鑄劍方式之下,斷劍居然重行接回。迷魅眼觀這一過程,逐漸明瞭齊格菲即是那位學不會什麼是「怕」的人,自己亦將葬身其手,決定先下手為強,在齊格菲忙於鑄劍時,迷魅則忙於調配有毒的湯,兩人都完成自己所要的東西。

第二景:
在森林中,阿貝里希和裝扮成佛旦的流浪者不期而遇,兩人鬥嘴一場,其實兩人都是為了觀察法弗納的動靜而來。流浪者甚至將化成大蟲的法弗納叫醒,警告他將有一位強壯的年青人前來要他的命,阿貝里希亦說同樣的話。法弗納則不予理會,又回窩裡睡覺。兩人亦退去。

迷魅帶著齊格菲亦來到法弗納藏身和守護寶藏的地方,齊格菲希望真的能由大蟲處學會什麼是「怕」,否則他亦將離開迷魅到他處繼續學,迷魅則語帶玄機地言,若他在此學不會,在別處也學不會了。齊格菲嫌惡地要迷魅走開,迷魅正好高興地在一旁坐山觀虎鬥。

齊格菲一人想著心事和一堆不解的問題,愈等愈無聊,於是吹起自己的號角,號角聲引來了以大蟲姿態出現的法弗納。齊格菲高興地要學什麼是「怕」,並說若學不會就要解決法弗納。法弗納則表示自己原本要出來喝水,這下居然還有食物可吃。雙方爭執起來,齊格菲以諾盾劍刺入法弗納的心。垂死的法弗納想起自己和兄弟法索德的死於非命,警告齊格菲,齊格菲完全不懂法弗納的話,只告訴他自己叫「齊格菲」。法弗納在重覆這個名字後死去。齊格菲拔出劍,舔著劍上的血,居然漸漸聽懂了林中小鳥(Waldvogel)的話。小鳥告訴他進洞去找寶藏,並告訴他頭盔和指環的魔力。齊格菲依言進洞。

洞外,阿貝里希和迷魅又見面了,迷魅面對沒有頭盔和指環的阿貝里希,自然不再害怕。兩人為如何分寶藏爭執不下,看到齊格菲出來,拿著頭盔和指環,阿貝里希趕緊躲起來。齊格菲擁有這兩樣東西,亦不知究竟有何用。此時,小鳥又說話了,它警告齊格菲迷魅的心懷不軌。如今的齊格菲不僅懂鳥語,還聽得出迷魅真正的心底話,知道迷魅要毒死他,一怒之下,拔劍殺了迷魅,阿貝里希則在暗處偷笑。殺了迷魅後的齊格菲覺得很無聊,於是問小鳥,他要做什麼。小鳥告訴他去找布琳希德,娶她為妻,齊格菲依言,很高興地出發了。

第三景:
佛旦叫醒長睡中的大地之母艾爾達,問她以後的事。艾爾達答以不知,並對佛旦的諸項作為表示不滿。佛旦告訴艾爾達,他不再害怕諸神的毀滅,因為他的威松族的後代齊格菲已在完全自由的情形下取得指環,由於齊格菲不知道什麼是怕,將能解去阿貝里希的咒語。齊格菲並將叫醒布琳希德,娶她為妻。以布琳希德的聰明,他們將會做出解脫世界的舉動。因此,艾爾達亦可以安心長睡了。

齊格菲在跟著小鳥前往尋布琳希德的途中,遇到了佛旦化身的流浪者。在對話中,齊格菲知道父親死在眼前這位人士手中,卻不知這就是他的祖父,舉起劍砍斷了佛旦的矛,佛旦在讓布琳希德長睡時的另一道禁制─要通過火牆者得先通過他的矛─亦解除了。

齊格菲穿過火牆,找到了睡著的布琳希德,吻醒她之後,布琳希德知覺如今已非神族,經過一番內心爭戰,全心接受齊格菲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