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6330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Kuijken ensemble

Title :
巴赫 音樂的奉獻

全區

摘自 古典啟示錄 網站
巴赫:奉獻樂

「奉獻樂」(Musikalisches Opfer,常做「音樂的奉獻」) BWV1079,是巴赫根據1個主題所寫的16首作品形成的曲集。

1723年,巴赫(1685∼1750)就任萊比錫聖多馬教堂教會音樂家之職,並兼任教堂附設學校教職。但自從與該校校長意見相左後,逐漸對教學工作失去興趣,轉而開始修訂以前自己譜寫的作品,並規劃出版幾首作品為自己所追求的音樂集大成。

自從1740年到1767年為止,他的次子艾曼紐(1714∼1788)在當時普魯士國王腓特烈二世的宮廷樂團中擔任大鍵琴手。艾曼紐的名聲在當時比他父親高,但善於演奏長笛,並深愛音樂的國王,不知什麼緣故不大欣賞艾曼紐。艾曼紐似乎也不滿國王不欣賞他的才能,曾對法國某樂評家發牢騷説:「國王愛好音樂?不對吧,國王只愛長笛。不,這也不對,國王只愛自己的長笛而已。」

1747年5月7日,巴赫受國王的邀請,赴波茨坦的皇宮謁見國王。謁見場所咸認為是在波茨坦城市宮殿,而非夏宮的無憂宮。現在波茨坦城市宮殿已不存在。經戰火破壞後放棄重建,並在1959年解體撤除,之後只立牌表示城市宮殿遺址而已。

國王接見巴赫後,請巴赫試彈吉爾巴曼(Gottfried Silbermann)所製造的7台鋼琴。於是巴赫在各台鋼琴上即興演奏。腓特烈二世自己也是業餘音樂家,因此給巴赫一段復格主題(稱為「國王的主題」),要他即興發展。巴赫當場就根據國王的主題,即興演奏3聲部復格,讓國王與在場的人們感嘆不已。次日,國王更要巴赫即興演奏6聲部復格,但是6聲部復格太難,無法以國王的主題即興演奏,因此以自己寫的主題演奏。

依現代的研究,很懷疑所謂「國王的主題」是腓特烈二世所創作,因而巴赫是否真的據以即興演奏後完成此曲集都存疑。這類故事在別的地方也可以看到。譬如「郭德堡變奏曲」,説是受失眠的凱撒林格伯爵的委託所寫,現在這一故事已遭否定。

謁見國王後,把3聲部復格與7首卡農印好,於7月7日呈獻給國王,9月底再加兩首卡農、6聲部復格,與有長笛(國王是演奏長笛的名手)參加演奏的三重奏鳴曲,題名「奉獻樂」出版。兩首復格被命名為主題模仿曲(ricercare)。完成的樂曲,有兩首主題模仿曲、1首三重奏鳴曲(有4個樂章,故以4曲計)、10首卡農,總共16曲。巴赫規劃的演奏次序究竟如何無從知悉,甚至於是否每次都要從頭到尾全曲演奏都沒有寫明。依1950年代開始發行的「新巴赫全集」,把兩首主題模仿曲(BWV1079/1, 2)與三重奏鳴曲(BWV1079/3)視為這套作品的重點,卡農群(BWV1079/4a〜4i,4k)就放在此3曲之後。要使用的樂器、配器幾乎都沒有指定。確實可以使用1台大鍵琴演奏的,只有兩首主題模仿曲與兩首卡農(BWV1079/4a,4i)。巴赫指定樂器的,只有「兩把小提琴的」同度卡農(BWV1079/4b)與「長笛、小提琴與持續低音的」三重奏鳴曲而已。

兩首主題模仿曲中3聲部的一首,咸認為可能最接近在國王面前演奏的一首。10首卡農中9首使用「謎題卡農」(Enigmatic Canon)形式譜寫,而其中7首更為「無終卡農」(canon perpetuus)。

所謂「謎題卡農」不是指特定的樂曲樣式,而是在文藝復興時期到巴洛克時期之間,時常使用的卡農的記譜方式。樂譜上只記載導句的單一旋律與對應旋律,上面以各種記號指示答句的開始點或音高以及形式。演奏者須要依記號所示補入答句,完成樂曲。今日的輪唱,有時也使用這種記譜法。由於答句只用記號指示開始點與音高,而非由作曲者明確寫出樂譜,因此補入答句的方法並非只有絕對而唯一的一種,如果也不明示終止點,這首卡農就可以無限制繼續下去。這就是這類卡農被稱為「謎題卡農」,又是「無終卡農」(或「無窮卡農」)的原因。這部作品在各式各樣的層次留給後人許多值得探討的謎題,這也就是說,有可能以許多不同的方式演奏這部作品。

這部曲集中的各曲,是根據同一個主題(「國王的主題」)譜作許多對位法作品。這種概念以及主題的類似,讓一些人指出這曲集與「復格的藝術」(Die Kunst der Fuge) BWV 1080有關聯。

音樂史的脈動從巴洛克逐漸轉換到古典主義樣式時,晚年的巴赫像逆流似的,或是要保衛逐漸消失的複音音樂傳統似的,繼續寫驅使高度對位法技法的作品,如「郭德堡變奏曲」BWV 988(1742)中的9首卡農,為風琴的「卡農變奏曲」BWV 769(1747),「b小調彌撒曲」BWV 232(1724-49)中的「信經」等就是。而集對位法技法大成的作品,就是「奉獻樂」與「復格的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