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6339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Thomas Allen
Dominic Harvey
James Lancelot

Title 
佛瑞 安魂曲

2區(日本區碼)


摘自 古典啟示錄 網站

佛瑞:安息彌撒曲

安息彌撒曲的原拉丁文Requiem,為「安息」之意。因其「進台詠」經文(也就是歌詞的第1句為「Requiem æternam dona eis, Domine」主啊,請賜給他們永恆的安息),因而稱呼這種樂曲為Requiem─安息彌撒曲,或安魂彌撒曲,或簡稱安魂曲。

欣賞西洋古典音樂,總是沒辦法避開宗教音樂。

例如巴赫的作品,有一大半是為教堂的儀式所作,或是為了在教堂裡演奏,或為教堂裡的管風琴譜寫的。欣賞這些作品不一定信仰西洋的宗教,只要能體會對一位全能者的敬畏、讚美、偎倚、祈求的感情,就可以了。而這種感情,正如小孩子對其父母親所抱有的感情,因此只要以赤子之心欣賞西洋的宗教音樂,就能體會得出在作品裡洋溢的虔誠感情。

彌撒 為羅馬天主教的祭祀儀式。其拉丁原文Missa,來自儀式最後一句「Ite, missa est」(儀式結束,你們離開吧)。教堂的神父每天都要舉行彌撒。有時候是自己一人舉行,有時候會有許多會眾。在彌撒儀式中,要唸好幾段祈禱文。這些祈禱文中有些是在每次彌撒都會出現的,稱為通用經文。還有一些是固定在特別日子,如耶誕節、受難節等才會出現的,稱為固定經文。

有許多會眾參加時,有幾段通用經文會採用歌唱形式,因而許多作曲家為常用經文譜曲。常被譜曲的通用經文有5段,即(1) 垂憐經、(2) 光榮頌、(3) 信經、(4) 聖哉經與降福經、(5) 羔羊經。

安息彌撒是為逝者舉行的特殊彌撒。安息彌撒中使用的通用經文,是上述5段中省略光榮頌與信經的3段,並增加安息彌撒的固定經文。如安息經、階台經、續抒詠、末日經、奉獻經、領主曲、安所經、告別曲等。安息彌撒曲是使用這些經文做為歌詞的聲樂曲,並以在安息彌撒中使用為其目的,但也有一些是在音樂會上表演為其目的的。這些經文,除垂憐經是使用希臘文外,其他都使用拉丁文。不過也有不使用拉丁經文的,如布拉姆斯的「德語安息彌撒曲」使用的是德語經文。

《佛瑞的安息彌撒曲d小調作品48》,是三大安息彌撒曲中的一首(其他兩首是莫札特與威爾第的),被認為是安息彌撒曲的傑作,是他創作中期的代表作,也是他全作品中演奏機會最多的一首。其作曲動機常被認為是1885年7月父親去世,與相繼於1887年12 月母親的逝世。但詳查佛瑞所留下來的草稿,早在1887年秋天他就著手此曲的譜作,因此母親的逝世,好像跟此曲的譜寫沒有直接關係。佛瑞還說;「我的安息彌撒曲並沒有意識特定人物或事物所寫。…如果一定要說,那可以說是為了樂趣所寫。」

在馬得琳教堂首演時,教堂的神父還責怪他太嶄新。

當時的批評家也說,「此曲沒有表現死亡的恐懼」「是異教徒的音樂」等。依當時羅馬天主教會的追思彌撒中,一定要有「神怒之日」等經文,但是佛瑞的安息彌撒曲欠缺這些經文,因此根本不能在追思彌撒中使用。對這件事,佛瑞曾在一封信中寫道:「我的安息撒曲被認為未表現對死亡之恐懼感,甚至有人說這是死亡的搖籃曲。但是我對死亡的感覺就是如此。與其說那是痛苦,不如說那是充滿永恆至福的開放感。」

1921年寫給盧內•佛修瓦(Rene Fauchois)的信裡面也說:「我所抱有的宗教幻想全都放在安息彌撒曲中。而且,這首安息彌撒曲,也從頭到尾徹底受人類感情的支配。那就是對永恆安息的信頼感。」

的確,這首作品與其說是祈求逝者的安息,不如說是撫慰生者的悲痛。

佛瑞的安息彌撒曲有數個版本。

第1版 自1887年開始譜寫,1888年1月16日在馬得琳教堂首演。指揮是佛瑞本人,當時是為一位建築師舉行追思彌撒。這次的樂曲構成是「安息經與垂憐經」、「聖哉經」、「慈悲耶穌」、「羔羊經」、「引向樂園」等5段,聲樂只有女高音獨唱與合唱,管弦樂只有中提琴、大提琴、低音提琴、獨奏小提琴(只用在聖哉經)、豎琴、定音鼓、管風琴。

第2版:經佛瑞屢次修改,在1888年5月左右追加法國號與小號各2隻,到1892年1月28日在國民音樂協會演奏時,追加「奉獻經」與「請拯救我」而成7段,聲樂加男中音,樂器加長號3隻。不過,男中音部份直到1893年或1894年才呈現現在的這個樣子,因此這一版也稱謂「1893年版」。

第3版:是一般演奏所用的版本。這一版於1900年5月在法國里爾首演,並在巴黎世界博覽會中也演奏而獲得大成功,因此這一版也稱謂「1900年版」。樂譜在1901年出版,管弦樂採弦樂五部與加上木管的兩管編制,聲樂是獨唱女高音、獨唱男中音、四部合唱。

在聲樂方面,「慈悲耶穌」一曲要用女高音或童聲高音,合唱要用女聲合唱或少年合唱,這需要選擇。一般如着重教堂氣氛,就使用童聲高音與少年合唱;如着重演奏會的表現效果,則使用女高音與女聲合唱。

這部作品的架構,看來是以第4曲「慈悲耶穌」為中心,前後安排得有對稱的特徵。而在所留下來的草稿中,此曲也在最早時期出現。因而無論在架構方面或音樂方面,都可以視為佔有核心地位。有幾個動機在各曲中共通使用,使各曲互相關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