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6345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Orchestra Sinfonica di Torino della RAI
Sergiu Celibidache

Title 
莫札特 第39號交響曲, K. 543

全區


摘自 愛樂電台 網站

在錄音事業蓬勃發展的二十世紀,當大部分的指揮大師都爭相留下自己的珍貴錄音時,來自羅馬尼亞的指揮家傑利畢達克卻說:「錄音會破壞音樂……錄音,就像是失去了原味的青豆罐頭。」傑利畢達克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他認為,只有現場音樂會才是真正的音樂,音樂的速度,必須根據不同的表演空間及其所能達到的音響效果而定;當音樂透過喇叭傳遞出來,加上播放空間與原錄音室的差異,所呈現出來的音響效果一定和當初不一樣。

也許一般人認為,帶領素質愈好的樂團,指揮的工作會愈輕鬆,但追求完美的傑利畢達克卻認為,好的樂團反而更需要排練,因為真正高水準的樂團,仍需經過嚴密的訓練,才能達到指揮所要求的完美境界。例如,一位優秀的長笛手,若能吹出愈多種音色,他和其它樂器之間的配合方式也就更多樣化,而指揮家必需從這些變化中選出最適當的音色組合。

除了在音色方面要求盡善盡美之外,節拍的精準度也是傑利畢達克非常重視的一環。從他在某一次與慕尼黑愛樂管弦樂團排練布魯克納第九號交響曲的實況錄音中,可以清楚聽到傑利畢達克不斷要求樂團的銅管分部,無論吹奏任何一個附點音符,一定要非常精確,不能含糊。

西元1979年,當傑利畢達克遇上慕尼黑愛樂,他的指揮事業有了轉機,也邁向了另一個高峰。在傑利畢達克眼中,慕尼黑愛樂擁有許多其他樂團所沒有的優勢,他說:「雖然把每一個聲部單獨拿來比較時,一些知名的管弦樂團確實比慕尼黑愛樂來得好,但若用室內樂團的結構和觀點來看,慕尼黑愛樂絕對有超越其他樂團的水準;另外,再從樂團整體的演奏來看,慕尼黑愛樂演奏時的完整度,是強而有力的。」

其實,對於任何一位指揮家而言,在保有樂團龐大氣勢的同時,如何兼顧整體音色的澄澈透明,實為一項艱難的挑戰。但傑利畢達克就是有辦法讓慕尼黑愛樂演奏出兩者兼顧的質感,使這兩種互相矛盾的演奏內涵,在傑利畢達克手中和諧並存。在他的帶領下,慕尼黑愛樂終於一步步成長茁壯,成為世界頂尖樂團之一。

「慢」是傑利畢達克在詮釋上的重要特色,但更值得注意的是,傑利畢達克把每個樂段都刻劃得極為細微,甚至樂句之間的呼吸,自始至終都沒有鬆懈過。這種力求完美的態度,使他所詮釋出來的「音色」、「聲音的層次感」、「聲部間的清晰度」及「整體的音響效果」,都散發出獨特的魅力。而這樣的「慢」,不但不會令聽眾出現打瞌睡的現象,反而會讓聽眾想要更仔細的聽,找出傑利畢達克究竟想透過音樂說些什麼。

由於傑利畢達克幾乎是用「放大鏡」將每首作品以一個小節、甚至一個音符來檢視,這對管弦樂團的樂手而言,的確是很大的挑戰,不但拍子要求精準,也考驗著樂手的音準度,若沒有深厚的功力,簡直是一種痛苦的折磨。另一方面,因為速度慢,自然延長了團員演奏的時間,往往一首交響曲不間斷地演奏下來,至少要將近一個小時,更遑論整場彩排所需花費的時間了。這一點,對於許多歐洲樂團中五、六十歲的音樂家而言,絕對是體力上的一大挑戰。因此,能夠長時間和傑利畢達克合作愉快的慕尼黑愛樂管弦樂團,絕對是實力雄厚的優秀團體。而這更不是一般管弦樂團在錄音室,透過剪輯合成所能比擬的。

如果說,音樂的終極目的是追求「真」、「善」、「美」的最高境界,透過錄音技術所留下來的音樂,充其量只能達到「善」和「美」,這也是傑利畢達克之所以堅持不進錄音室錄音的主要原因。他曾說:「世界至今還沒有認識到:音樂的目的不只是求『美』,『美』只不過是通往音樂的誘餌。音樂是『真』!」 就這點而言,如果錄音技術能解決「真」的問題,傑利畢達克會不會讓步呢?終於,在某些情況下,傑利畢達克妥協了,如廣播電台在音樂會現場的實況錄音,傑利畢達克就會點頭答應,因為他認為,在有現場聽眾的情況下進行錄音,音樂才有生命力,也才能達到音樂演奏的核心精神,亦即作曲家、演奏者以及聽眾三方面的心靈交流。

所以,「有生命的音樂會,必須一次完成」,但是「一次完成」卻需要極高的技巧、成本及耐心。因為經典真實再現,所以您永遠聽到的會是「相同的傑利畢達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