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6351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Nancy Williams
Julian Patrick
Leonard Bernstein

Title 
伯恩斯坦 大溪地風雲

2區(日本區碼)
日文字幕


摘自 兩廳院售票 網站

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 1918~1990),為二十世紀最傑出的音樂家之一。他在1957年成為紐約愛樂的音樂總監,帶領樂團登上顛峰。同時為該團拍攝了一系列電視節目「年輕人的音樂會」,對於古典音樂的推廣不遺餘力。而《西城故事》則是他身為作曲家最出名的作品之一。

《大溪地風雲》是伯恩斯坦1951年所寫的獨幕歌劇,背景為一個美國中產階級家庭中所面臨的各種問題,描繪夫妻之間感情不合睦,各有所思,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現實。然而,伯恩斯坦也從不否認劇中的男主角山姆與女主角黛納是他父母親的寫照。劇中有一幕一位不具名的小孩於學校的演出,而父母雙方皆未出席,就是在隱射伯恩斯坦年幼時於學校演出葛利格鋼琴協奏曲,但是父母親皆缺席的悲傷。此外,劇中的妻子在心理醫生的沙發上,說出心中所壓抑的苦悶與現時生活中伯恩斯坦長期接受心理諮詢也不謀而合。

伯恩斯坦在此作品中,同時將不同元素的音樂,如爵士樂,劇場音樂,歌劇等並置呈現,節奏緊湊,合聲豐富,而語韻的完美處理更凸顯出伯恩斯坦對語言的熱愛與天賦。

除了男女主角以外,劇中在壓抑的氛圍中,適時的穿差1950年典型的廣告順口溜,三人一組的廣告順口溜是五六零年代經典的聲音,也是伯恩斯坦最有創意的靈感。


摘自 FaceBook 網站

音樂大師伯恩斯坦女兒:他是個完美父親 / 撰文:鄭天儀

8月25日是已故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的百歲誕辰,他是20世紀最偉大的指揮家、作曲家之一,寫出百老匯經典音樂劇《夢斷城西》(West Side Story)等不朽名作。今年從德國、伊朗、香港到中國內地都響起他專屬的旋律,2018年至少有2500場大大小小紀念他的音樂會。

早前專訪了伯恩斯坦的孻女Nina Bernstein,她來港出席了香港管弦樂團舉辦的「伯恩斯坦百週年」活動,包括「伯恩斯坦–百老匯之夜!」。她跟文化者談音樂大師帶給她的童年,究竟卸下大師光環的父親又是一個怎樣的人?

「我有一個不一樣的童年(unusual childhood),刺激、充滿音樂和笑聲。」Nina很快就用簡單言詞總結。大師和天下父親一樣,不用工作的日子,他是個宅男。「他很喜歡玩艱深的英文拼字遊戲(Scrabble),要嘛就是寫詩,那是他的減壓方法。」

Nina記得,兒時父親在家中的工作室埋首創作,也非常歡迎三名子女去「騷擾」他。「就算你去問他一個蠢問題,他都願意隨時答你,全天候。他是個完美父親,給我們很多愛與擁抱。」長大了,Nina最難忘是每年的家庭旅行。

「我人生第一趟旅行是11歲時,全家跟父親到愛丁堡,當時他替費城樂團(The Philadelphia Orchestra)指揮馬勒(Gustav Mahler)第二號交響曲,我震撼了。」伯恩斯坦花了不少力氣,令同為猶太裔的指揮家、作曲家馬勒的音樂在20世紀後半葉成為主流,在他之前,並沒有指揮家演奏馬勒的交響樂作品,伯恩斯坦也是第一個給全套馬勒交響曲錄音並錄影的指揮家。

「我母親(Felicia Montealegre)也是個超凡的人,她無微不至的照顧我們,讓我們很安全舒適,讓父親可以安心做他想做的事,創作之外還有追求公義。」很多人都記得,1989年柏林圍牆倒下時,來自東西德、法英美及前蘇聯的音樂家合奏了貝多芬第九交響樂,將《快樂頌》改為《自由頌》,而領導這歷史性演出正是伯恩斯坦。當時,伯恩斯坦說道:「我肯定,貝多芬會同意我們這麼做。」超過20個國家,一億人通過電視轉播收看了這場音樂會。

伯恩斯坦與妻子之間的深情實在不為外人道。Felicia曾寫過最哀傷也充滿愛意的信給伯恩斯坦:「你是同性戀,可能永遠不會改變,但我願意接納你現在的樣子。」今年六月,伯恩斯坦的大女兒Jamie Bernstein便出版了一本新書《Famous Father Girl: A Memoir of Growing Up Bernstein》,形容父親為「熱心的family man」講述父親的種種,人性的榮與辱,當時子女並不知道父親的秘密和母親默默承受的一切。

伯恩斯坦是知名指揮家及音樂教育家之外,也是一位積極且多產的作曲家和紐約愛樂樂團的傳奇音樂總監,曾經寫下三部交響曲,也曾創作小提琴協奏曲、一眾音樂劇甚至為電影配樂。《夢斷城西》顯然是一部偉大的作品,其中的經典唱段如《Tonight》、《Somewhere》等時隔半個世紀,仍能感動觀眾。

1990年10月9日,大師累了,宣布從將近半世紀的指揮生涯的舞台退下,5天之後他就因為心臟病發猝逝,享年72歲。出殯那天,他的胸口放著一份馬勒《第五號交響曲》(Symphony No. 5)的樂譜。

「縱然我們三子女都是音樂狂迷,但沒有一位以音樂作為職業,父親比我們知道世情,他從沒有逼我們做任何事。」Nina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