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6437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Orchestre national de France
Leonard Bernstein

Title :
白遼士 幻想交響曲

藍光版 ; 全區

摘自 古典音樂漫談 網站
白遼士:幻想交響曲,作品14

幻想交響曲,是借用「末日經」的有名例子之一。

幻想交響曲是法國作曲家白遼士在1830年所寫的第1首交響曲。音樂描述因失戀而服毒自殺的年輕音樂家的幻想與夢,而這故事是根據白遼士自己的真實體驗而來。

1827年,白遼士在巴黎觀賞莎士比亞劇團上演的「哈姆雷特」,並熱烈愛上了飾演歐菲莉亞的女演員哈麗艾特•絲蜜斯宋。雖然他寫信約她,總不能獲得青睞,不久劇團離開巴黎。白遼士為了吸引哈麗艾特的注意,構想一部大規模作品。不過他對不接納他的哈麗艾特愛恨交加,而這種感情也反映在此作品當中。幻想交響曲就在這種混亂當中譜寫。

哈麗艾特隨劇團離開巴黎後,白遼士跟鋼琴家瑪麗•莫克談戀愛,並訂婚約。然而瑪麗的母親反對這婚姻,1831年瑪麗毀約另嫁,白遼士又失戀一次。然而,到1832年,女演員哈麗艾特•絲蜜斯宋特地來聽幻想交響曲的再演,白遼士又燃起愛的火燄,而這一次哈麗艾特接納他的愛情,1833年兩人結婚。

這首交響曲在西洋音樂史上的意義,在網路上都會看到,說是「標題音樂的嚆矢」,說是「引進日後發展成華格納『主導動機』的『固定觀念』(idee fixe)」,說是「獨創的樂器法」等等。

其實這首交響曲還有幾個值得一提的意義,即:「把劇場感覺引入音樂會」,「形式與表現之多樣性」與「獨創的節奏」。

這些項目,每一件都可以長篇大論一番,以後有機會再論吧。不過下面的解說裡,會提到跟這些項目有關的事情。

幻想交響曲由5個樂章所構成,並由作曲者附有樂曲前言與各樂章的故事(program notes)。其原題為「一個藝術家生涯的插曲,分5部分的幻想的交響曲」(Episode de la vie d’un artiste, symphonie fantastique en cinq parties)。

故事的大概是說,有位藝術家失戀而絕望之餘,服鴉片自殺,但藥量不致於死亡,卻讓他做一連串的惡夢。音樂的各樂章就是其中的各場面。這就是此曲被稱為標題音樂的原因,而其具有的故事性,就被認為是「把劇場感覺引入音樂會」。音樂的進行不是依據「音樂的論理」,而是依據「戲劇的論理」。這很重要,因為這就是此曲跟單純「描寫性標題音樂」不同之點。然而,此曲也沒有完整連貫的故事,各樂章也只不過是一些獨立的場景並列而已,各樂章間的關聯,很不夠緊密。因此,這首作品是交響詩,而不是交響曲。這種作法會削弱作品的凝聚力,但卻因「形式與表現之多樣性」而有令人耳目一新的效果。這種「以鬆懈的論理結合的五個場景」的構造,在德澳作曲家的作品中是看不到的。這種架構,真有點像是作「惡夢」,這邊看一點點,那邊夢一點點。因此這首作品是「惡夢」交響曲。其實,作曲者每次演奏此曲,就會對這故事稍作修改,目前知道的至少有13個版本,可見這故事的鬆弛性。現在最通行的是1855年的版本。

依最初出版(1845~6年)的樂譜上所記載的故事,在第3樂章為止是描寫現實,樂曲主角在第3樂章與第4樂章之間吃下鴉片,然後才是第4、5兩樂章的惡夢。的確,前3樂章的音樂有時還會呈現高雅,到後兩樂章才一口氣進入光怪陸離的世界。這種故事的推移,讓聽者覺得音樂的這種安排,還算合理。在最終的1855年版,全5樂章都成惡夢情景(也就是說,主角在音樂開始前就吃下鴉片)。這種安排,可能為了要演奏所謂「幻想交響曲續篇-『雷利歐』」時,會合理。

這交響曲有一段代表對女演員哈麗艾特之愛,也就是音樂裡主角的旋律。也就是所謂的『固定觀念』。這旋律會在各樂章裡出現。這是很接近歌劇的作法,也是「把劇場感覺引入音樂會」的表現。只是這裡的主角很特別,他在音樂裡什麼都不做。沒錯,他會出席舞會,會在田野間聽雷,會被處刑,會出現在魔山,看來也很冒險,但是他沒有什麼積極的行為。簡單說,他在音樂裡沒殺愛人。他殺愛人只是在作曲者講的故事裡提到而已。在音樂裡主角只是旁觀所有的情景,甚至包括自己被處刑的情景而已。這也是此曲的『惡夢性』特質之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