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6530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Fujiko Hemingu
Komatsu Sōichirō

Title :
藤子海敏 : 寂默鋼琴師 - 電影

3區 ; 中英文字幕

摘自 文茜的世界周報 網站

日本當今最傳奇的混血鋼琴家藤子海敏,媒體讚譽為「天生為演奏李斯特和蕭邦而誕生」的鋼琴家。

這是她一生孤寂流浪的傳奇故事,首度躍上大銀幕。

1932年誕生於柏林,父親是俄裔瑞典籍畫家/建築師,母親大月投網子是日本籍的鋼琴老師。

自小與父親疏離,父母的爭執吵架是她最熟悉的聲音,直到她找到了音樂,接著她失去了聽力,這對一個把一切丟進音樂的她,等於什麼都要失去,世界是一個:大零。

但藤子仍然認得鋼琴上的黑白鍵,於是她用了一個獨有的對話方式,再次揚起了琴聲。生理上她聽不見,腦海裡她有自己的音符世界正在飄揚。

人生本來就有悲有喜,她説:「所有的不幸,所有的悲傷,所有的孤寂,所有的失去,都是要推著我走向音樂。」

在巴黎郊區她有一個可愛的小房子,與寵物、花草、琴聲互相扶持。

她琴聲悠揚的獨特,受到國際關注並廣受歡迎。那是她多少的悲與歡,泣訴與寞然,笑看人生與懂得欣賞當下的情感釋放。

八十五歲了,藤子還是覺得自己是個小女孩,登台演出,她總是把自己打扮成如一個天才女孩首演的可愛模樣。她不畏老去,因為她仍有當下。

回到家裡,澎湃悠揚的樂聲已成記憶,取而代之的是可愛寵物小狗的呼叫。

過去藤子的經歷曾被改編為日劇,由日本氣質女星菅野美穗出演。此次搬上大銀幕。

摘自 MUZIK Air 網站
藤子海敏—85歲混血鋼琴家的不老童話

為了一段臻美的旋律,你願意投入多少精神一音ㄧ符的斟酌?願意為了一對靈活的手指,一次一遍消磨多少光陰去練習?

即使一度失聰,也沒有阻撓她用85個的年歲與琴弦同甘共苦。她是藤子海敏,現年85歲的日本混血女鋼琴家。

被讚譽為「天生為演奏李斯特和蕭邦而誕生」,藤子海敏外表雖如一般沉著的長者,在鋼琴前卻擁有讓聽眾為之傾倒的本領:彈奏李斯特(Liszt Ferenc,1811~1886)的《鐘 (La campanella)》,她便成為一位獨領風騷的王者,在黑白琴鍵上呼風喚雨;彈奏蕭邦(Frédéric Chopin,1810~1849)的《夜曲 (Nocturno)》,她又化身一位敏感而多情的詩人,細語心口最幽微的心事。阡陌交錯的聲線裡,藤子盡情扮演著各種角色,而作為一個天生的藝術家,她知道自己註定為美麗的樂聲癡迷一生。

1932年,藤子海敏誕生於柏林,父親是俄裔瑞典籍畫家,母親大月投網子則是一位日本鋼琴教師。藤子五歲時舉家遷回日本,父親因無法融入日本的生活,拋下母子三人獨自返回瑞典,藤子因此從小在艱難的環境下,受母親嚴格的監督學習琴藝。或許正因為這樣的童年經歷,藤子說話的聲調充滿著溫情,舉手投足既眷慕家庭溫暖又滿足於簡單生活,彷彿音樂是支撐她的一切勇氣。

第一次彈奏李斯特和蕭邦的曲子,是藤子十幾歲的時候。成長過程中,藤子漸漸展露不凡的音樂才華,除了和東京愛樂交響樂團共同演出,她也獲得德國音樂大學 (Berlin Institute of Music) 的入學許可,隨後更受到伯恩斯坦 (Leonard Bernstein) 等世界著名指揮家及音樂家的肯定。在1960年代的歐洲,藤子擁有前程似錦的職業生涯。

然而,不知是否天妒英才,藤子的右耳在她中學時患中耳炎已失聰,到了1971年,如同貝多芬遭遇突如其來的噩耗,她兩耳完全喪失聽力。

宛如舞台落幕,藤子為失聰的雙耳修養長達15年。所幸,她單耳的聽力在這段期間恢復了40%。

也許是老天為了回報藤子久被遺忘的音樂才華,1999年日本NHK電視台注意到了藤子的故事,為她錄製了第一張專輯。一夕之間,藤子海敏的名字傳遍整個日本及世界各地,專輯接連獲得日本金唱片大獎、年度最佳古典專輯等殊榮,到了2012年,銷售張數已超過兩百萬。

藤子海敏開始受邀往來於紐約卡內基音樂廳、巴黎、莫斯科等世界舞台,同時,藤子2009年收錄李斯特、蕭邦、舒曼作品的專輯《永恆的回聲 (Echos of Eternity)》獲得極大的讚揚,她的音樂才華更隨之獲得眾多愛樂者的激賞與感動。

儘管佳評如潮,卻同時存在著另一股聲音,認為藤子的演奏過於守舊。

然而若細探藤子的日常生活,便能充分感受她對於舊時代的眷戀與沈醉:她的居所中,小至一片玻璃大至整面衣櫃,全是有著不同身世的百年古董;就連外出散心,藤子都指定要去十幾年來沒有絲毫變動的舊城鎮,走入她所緬懷的美好年代,走入自己心中的風景。因此,我們在新舊世界的交界中,聽見了藤子的天生氣質,傳遞著她傾其一生追尋的美麗童話,無關乎任何外界的看法。

「終究,藝術是無法還原成技巧的。無法教學,也不是學問。藤子海敏親身證明了這一切。」這是某位日本聽眾在演出之後,對她的一段評語。

藤子海敏的大半生,整個世界經歷著最不安的動盪,包括牽動她家鄉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然而,我們真在她的音樂裡聽見那樣的劇烈嗎?

「我對我的音樂很有自信,它能帶來感動。」現今高齡的藤子仍一如往常,每天四小時的勤練鋼琴,不為台下聽眾的肯定,不需名貴樂器的烘托,是的,再多的掌聲也無法震動她一顆音符的專注。

當指尖觸到鍵盤,李斯特的《鐘》再次如浪潮捲起。原來,藤子海敏從不孤寂,此刻她正恣意悠遊在高低音群之間,等待著,深入你我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