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題:
「膠」我如何不想它
馬勒百年:「人聲交響的極致、生死課題的音符」
地點:國家音樂廳
          多媒體放影室
時間:2011年8月27日 (六)
          14:00~16:00

報名日期:7月25日起;限額60名,額滿為止

【7月25、26日為兩廳院之友優先報名日】
非會員請於7月27日開始電話報名
預約電話:02-3393-9999分機8504


主講人 
郭漢丞


參加這次的活動還可以抽獎哦!
詳情請點選看藝百送百禮活動網頁http://100.ntch.edu.tw/


馬勒百年:「人聲交響的極致、生死課題的音符」

在古典音樂史上,我們再也找不出第二位作曲家像馬勒ㄧ樣,用那麼多音符描述生與死的課題。在他的九大交響曲當中,幾乎無一例外,全部包含著送葬進行曲,透過音符尋找心靈的解脫。而從貝多芬的第九號交響曲「歡樂頌」之後,人聲首度與樂團交響,到了馬勒,人聲與交響樂團的融合達到了極致,透過無限擴張的樂團編制,馬勒把交響曲帶到音樂史上前所未見的巔峰,展現出龐大無倫的聲響,震撼世界。

許多人初接觸馬勒,受到龐大厚重的聲響震撼壓迫而卻步,事實上,在馬勒那個時代的維也納也未必能完全接受。馬勒曾說:「我的時代終將來臨!」經過百年焠煉,馬勒的音樂更顯發光發熱。要紀念馬勒百年,最好的方法就是用心聆聽他的音樂,感受每一個音符的巨大力量。

導聆大綱

1.第一號交響曲 「巨人」(第一樂章、第三樂章)
2.第二號交響曲 「復活」(第四樂章、第五樂章)

講座現況報導
文•郭漢丞 圖•黃敬熙
贊助廠商及音響設備
瑩聲國際有限公司 : PMC PB1i





U-Audio舉辦音樂講座至今將近三年,台灣北、中、南都跑過,但是8/27在國家音樂廳多媒體放映室的講座,大概是事前最讓我擔心的一場,主要是空間頗大,而我演講的題目偏偏是馬勒。想聽馬勒,音響非得要夠好,很早之前音樂廳圖書館邀約之時,就先問了可以使用的音響器材,但資源很少,我想得自己來了,但問題是:一個可以容納八十人的場地,我該用什麼器材呢?

圖書館邀約講座既定,我先約好去看了一下場地,這間多媒體播放室位於國家音樂廳地下室,不僅用來作多媒體播放,也是芭蕾舞練習室,具備多功能用途。由於同時要兼顧芭蕾舞練習,所以牆面有大片落地鏡子,讓舞者可以看到自己的姿勢,演講時可以拉起黑色厚布窗簾,視覺上比較不會那麼突兀。不過也因為多功能設計,所以空間聲響並不是針對音樂聆聽或單純演講來設計,而比較偏重隔音設計,避免這個空間的聲音與鄰近其他房間相互干擾。我第一次來這個場地時,試著拍手測試殘響,感覺空間聲響很活,殘響稍長,但因為空間很大,應該不會產生低頻駐波,可是殘響稍長還是有些令人擔心,怕聲音會有些模糊。

一間可以容納八十人的開放空間,其中牆面還有大片落地鏡子,加上挑高比一般建築物還要高,我該怎麼搭配器材?這可不是在家裡搞音響,想怎麼玩就怎麼玩,我得要在演講之前把器材弄進去,用最短的時間把聲音調整好,還要考慮這麼大的空間需要「耐得住操」的喇叭,擴大機也不能軟腳,真是傷腦筋。想了幾天,幾個品牌斟酌一下,決定找英國PMC喇叭上陣!

為什麼是PMC?要商借更大更貴的喇叭也不是問題啊,怎麼會選PMC?首先我去過PMC,和老闆Peter Thomas熟識,我知道他們家的喇叭夠耐操,在倫敦的幾間錄音室也見識過100dB以上音壓的聲浪洗禮。第二、PMC採傳輸線式設計,低頻延伸與量感都夠,尤其是在大空間裡面,PMC應當可以再生充沛的音樂能量。第三、音樂廳的圖書館裡面有一間特殊典藏室,裡面是曹永坤先生捐贈的大量CD與LP,而PMC當年就是曹先生慧眼識英雄引進的,在這場講座選PMC更有紀念故人的意義。既然想借PMC,自然就打電話給此間代理商,請他們跨刀相助這場純粹的「音樂文化饗宴」,瑩聲施先生爽快的答應了。



演講當天早上我卸下家裡的音響系統,一件件搬上車,就往音樂廳出發。圖書館的簡先生已經在演講場地等我,一起把NuForce R18、EC 4.8、North Star Design USB DAC 32和一大袋重重的線材搬進會場,不一會瑩聲施兄也把PB1i Signature搬進來,很快地就把整套系統組起來。我們先直覺地把喇叭擺放在差不多的位置,這個「差不多」可沒有個準,全都是憑感覺,先開聲瞭解音響在空間裡的概況。

很有趣,這個空間雖然殘響稍長,但卻和一般沒有處理過的大空間很不一樣,一般水泥磚牆的大空間,過長的殘響會連彼此講話都聽不清楚,那是因為受到空間殘響干擾,但音樂廳這個多媒體播放室雖然感覺殘響稍長,但傳聲效果很好,而且不會模糊不清。PB1i Signature一開聲,整體音樂能量充足且均衡,即便在大空間裡面這對落地喇叭看起來很小,但能量卻很足。我試著把音量催大,到「接近音樂會現場」的程度,只見EC 4.8的音量一路往上加,EC 4.8的音量沒有數字顯示,而是以長條圖示,若要量化,大概是開到80%~85%之處,而我在家裡聽音樂時,最多也只開到60%左右,可見PB1i Signature雖然唱得輕鬆,那前後級可是火力全開,勇猛地操駕PB1i Signature。

這場音樂講座的標題是「馬勒百年:人聲交響的極致、生死課題的音符」,我準備的曲子是馬勒第一號交響曲「巨人」與第二號交響曲「復活」,從交響曲的長度就可以想見,我不可能在兩個小時的音樂講座裡面把兩首交響曲講完。「巨人」的演奏時間大約50分鐘,「復活」全曲則長達90分鐘,所以我只能挑選其中部份樂章來解說,「巨人」挑選第一與第三樂章,「復活」則播放第四與第五樂章。為了解釋馬勒交響曲與藝術歌曲的關係,我還要騰出時間來播放「青年旅人之歌」。

不過我在試PB1i Signature時用的是「巨人」的第四樂章,原因很簡單,第四樂章的標題是「從地獄到天堂」,樂章一開始就掀起滔天巨浪,加上雷鳴閃電,那是世紀末日的景象,也是樂團強奏的樂段,用這個樂章的導奏我要決定音樂播放的「最大音量」。把EC 4.8前級推到80%左右的音量,R18猛力驅動PB1i Signature,果然代理商的信心不是蓋的,在這麼大的空間,PB1i Signature遠遠看起來簡直像玩具,但推出來的音樂能量卻是如此驚人,看來下午的演講我不用擔心喇叭會不會被我操過頭了。

不過「直覺式」的喇叭擺位終究只是先來測試「音量」,音場與定位還是要細細調整。因為PB1i Signature是向瑩聲借的,移動喇叭就麻煩施兄,一開始兩個喇叭位置很開,覺得喇叭中間的聲音密度有點稀釋掉了,於是請施先生把左右聲道的位置拉近。當施兄在移動喇叭時,我抬頭看了一下天花板,咦,這當中有玄機?演講廳的挑高很高,中央有一根大樑柱由前至後延伸,所以左右兩邊天花板都是向內凹,可是玄機就在這裡,向內凹的部份有設計過,樑柱都有建材包覆,內凹呈梯形。腦筋一轉,請施先生把喇叭移動到左右兩側梯形內凹的下方,以目測盡量讓左右擺設位置對稱。喇叭就定位,再開聲,對了!音場開闊了!定位也更清楚!更重要的是:PB1i Signature喇叭在空間當中消失了!找對喇叭擺放的位置,我對下午的講座更有信心。

原本音樂廳圖書館告訴我,講座的預定人數是60人,但報名很踴躍,大約有100人,所以他們盡力安排,把位置擴大到80人。可是8/27當天剛好遇上南瑪都颱風「山雨欲來風滿樓」,前一天我看新聞可是很緊張,心想怎麼這麼巧,幾個月前安排好的時間剛好遇上颱風。還好當天台北天氣狀況還不錯,雖然有些事先報名者還是缺席了,但座位還是有八成滿。聽眾坐定之後,每一位聽眾都是吸音體,PB1i Signature撐得住嗎?沒問題,我只是把音量再向上加一些,讓EC 4.8和NuForce R18「更操一點」,至於PB1i Signature呢?我一路播放馬勒,這對喇叭竟似「輕舟已過萬重山」,毫不費力地展現馬勒的壯闊。



兩個小時的演講,音響系統賣力地演出,在講座的最後一段是「復活」第五樂章人聲與樂團的交響,當合唱團奮力唱出「我死,是為了復活」,管風琴與鐘琴敲開邁向天堂的大門,復活主題反覆向上,直到樂章的終點,音樂乍歇,聽眾的鼓掌聲隨之響起。我知道PB1i Signature、EC 4.8、、NuForce R18與North Star Design USB DAC 32攜手演出,讓在場的所有人都「聽見馬勒」了。這番感動,豈是千金可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