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ing Song - 千秋的指揮處女秀

 
從德國被邀請來學校客座的知名指揮(兼好色老頭)休得列傑曼,挑選了學校中不被認同卻深具潛力的學生們組成管弦S團。第一次團練前,他因為想佔野田惠便宜而被打昏,千秋臨時上陣指揮,曲目即是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當然千秋的首此指揮不及格,但潛力卻被發掘出來;兩年後,千秋在出國進修前再次指揮Raising Star演出這首曲目而大受好評。

第七號交響曲大概是貝多芬所有作品中,最富於節奏性與舞蹈感的樂曲,李斯特說此曲是「節奏的神化」;他的女婿華格納又稱此曲為「舞蹈的神化」。

的確,第七號交響曲中有著無比率直又狂放的威力,感覺上像是貝多芬酒醉後,在極端興奮又精神錯亂下寫出來的作品;面對這樣的譏諷,貝多芬妙語回答:「我就是為人類釀造美酒的酒神,只有我能使世人嚐到精神上的陶醉之境。」 只要留意到貝多芬為每個樂章所定的速度,就會發現第七號交響曲與眾不同的趣味所在。

 

從第一樂章的甚快板(Vivace),經過第二、三樂章的稍快板(Allegretto)與急板(Presto),到第四樂章燦爛的快板(Allegro con brio),可以歸納出第七號交響曲根本沒有慢速度的樂章,這是貝多芬在不變中求變的高處,也是造成全曲渾然忘我的狂熱感、與生氣蓬勃躍動感的奧秘所在。 被稱為酒神的指揮家克萊巴,於1976年指揮維也納愛樂的版本,其妙處就在於指揮者對舞蹈節奏的掌握,與從頭到尾都流暢而不受絲毫拘束、給人一氣呵成的快感。

 
引用自
胡耿銘(2007.2)。交響情人夢教你聽古典音樂-8首交響情人夢必聽曲目。
MUZIK,66。

 
 

 

 

 

 
 
 
   

Symphonie Nr. 5, c-moll, op. 67 ; Symphony No. 7, A-dur, op. 92

館藏編號:C014458
音樂出版號:447 400-2

演出者:克萊巴 / 維也納愛樂
企鵝三星帶花 /日本五百名曲第一名
留聲機雜誌百大錄音

 
   
國家兩廳院表演藝術圖書館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