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別了!音樂的牧者:曹永坤先生

當獲知大家所敬愛的曹永坤先生於8月21日因肝癌辭世的訊息,心中湧起了一陣酸楚,頓時萌生痛失良師益友的悵然。曹先生平日雖常被賦與資深樂評人的稱呼,其實曹先生的淵博與識廣,遠超乎一般人的想像。

初次見到曹先生,已是二十幾年前的事了,在瑩昇電子的廠房裡,親切的暢談,如何突破萬難,取得杜比公司的認證,誕生出國產的第一部CATHAY杜比卡式錄音座,後來寫出來的報導,竟成為筆者第一篇工廠專訪的文章。

不久後,應邀到他家做客,才發現曹先生對音樂及音響的癡狂與投入,簡直是找不到文字來形容,滿地的唱片,隨處可見的音樂典籍,說不完的軼事典故。當時,他正沉迷於研究古樂器,不但翻出原文書來引經據典,竟然還有那種古老樂器的唱片放給大家聽,這樣的專精、這樣的深入,讓當時自認為已是「愛樂人」的筆者佩服不已。

曹先生愛音樂,也愛音響,特別偏好如臨現場的規模感,喜歡低音有如從大地湧出來的感覺,他說買不到這樣的喇叭,只好想辦法自己做,用的是高功率擴大機,還有很多隻15吋低音,為了增加效率、避免音箱共振,低音號角竟是以磚塊水泥直接砌在客廳裡。

過了一段時間,他搬新家,是使館級的大宅,一樓的音響室遲遲未能完工,卻買了三部名琴,在二樓客廳中辦起音樂會來了。多年來義無反顧的為音樂付出,讓樂界人士樂得共襄勝舉,無論曾受過曹先生協助的音樂學子、國內或旅外的音樂家,都自願在他家義務演出,與愛樂者親近。

曹府的音樂會,無需邀請函,不但招待點心,還有曹先生及演出者的即興講解,陌生人慕名來聽的不知凡幾,所以每有演出,門前就萬人空巷,停滿了車子,算一算,連樓梯竟可容納200人。筆者能夠有機會在近距離聆聽史坦威、Fazioli鋼琴、大鍵琴,以及吳文修的演唱也都在他家,曹先生說,聽的人多,對演出者是一種鼓勵。

數十年的愛樂實踐,主持節目、寫文章、演講,加上與音樂界、音響界的交往,還曾經是台北愛樂的音樂總監,台北鍵盤愛樂社的創辦人,讓曹先生累積了豐富的人脈,不只在家辦了數百場音樂會,李登輝先生主政時,還擔任音樂顧問,許多場府內音樂會就是曹先生安排的。

最近幾年,音樂會少辦了,終於把一樓的聆聽室裝潢好,前面擺的是比人高的PMC旗艦,後面還是要砌個三公尺高的水泥號角超低音才覺得安心,數萬張CD、LP繞滿四壁,還多了音樂廳設計與建築史的藏書,已經是達人了,還孜孜不倦。他曾經提過,想在聆聽室裝一組小型的管風琴,看來是打消了這個計畫,聆聽室才有機會落成,不然又不知要延宕到什麼時候。

台灣的富人很多,喜好音樂的也不少,但是能夠把推廣音樂當做是人生責任,身體力行,不計得失而全力投入的,這麼多年來,也僅見曹先生一人而已。如今,這位令人敬愛的長者離我們而去,在緬懷過往的點滴之餘,也感謝他為我們社會的付出。本刊的讀者,認識曹先生的也許不多,但是不能不知道,在過去數十年裡,本地音樂環境的改善,曹先生有著不可磨滅的貢獻。

2006/09 蒲總編 AV透視觀點